因此,不仅粉丝们很关注,公司也挺关心。

给了不少资源给叶景,配置都是全公司最顶尖的。

赵常鸣亲自跟着,叶景第一次化了个舞台妆,还挺有些不习惯的:“这,感觉有点浓。”

“舞台妆就这样的,背景会很亮,你妆太淡直接会被衬成大白菜的。”赵常鸣仔细观察了一下,又提示他千万记得不要怯场:“先拿这个练练手,以后这类行程会越来越多。”

检查再检查,才放心地让叶景上去了。

张迁也挺担心的,全程在后边盯着。

这首歌是聂思渺的新歌,叶景的部分其实并不多。

但是气氛还是挺到位,俩人对视的时候,空气里仿佛都泛着甜。

下面夏盈拍得嘎嘎认真,她以前都是只能买到好远的票,拼命拍都只能挑出几张好的。

现在可不一样了,她简直快要拍出花来了。

甚至,她一边拍脑海里面一边在思考,等会能剪辑成什么样的图,哪个角度发什么文案……

现场气氛很是热烈,叶景首次面对这么多的观众,开始还有些许紧张。

但是音乐一响起,他就渐渐放松了下来。

反正也看不清,灯光闪人眼,他全当自己在录音棚录歌好了。

时不时地,他和聂思渺还会有些小动作,牵牵手,递个眼神什么的。

每一次他们的交流,都会引起台下一片的欢呼。

舞台效果出了奇的好,甚至,比聂思渺原本设想的还要更好一些。

以至于他们唱完之后很久,还有人在念叨着叶景聂思渺。

聂思渺擦了擦汗,也挺高兴的:“合作愉快!感觉很成功呢。”

“合作愉快。”叶景跟她握了握手,微微一笑:“是的,我也觉得效果挺好的。”

效果何止是好,CP粉们已经在微博上过年了。

好些人直接劝他们公开算了。

但是聂思渺和叶景却同时发了现场图,表示和朋友合作,非常愉快。

朋友啊。

只是朋友吗!?

叶景看着聂思渺,给她读评论:“只是朋友吗?”

“那你觉得呢?”聂思渺很聪明地把问题抛了回来。

“我觉得,应该是别的吧?”

聂思渺微微睁大了眼睛,有点小紧张。

可是,她现在真的没办法公布恋情,她的人设是初恋女神,走的清纯路线,一旦官宣恋爱,容易崩人设啊。

严重的话,可能会需要她转型的。

叶景看出她的顾虑,微微一笑:“我们还是饭搭子啊。这不正好,我也没吃饭,等会一起?我请你。”

毕竟,这一次真的全靠她的帮助,他才能登上晚会。

“哈哈,对,啊,可以啊。”聂思渺说不清心里的感觉。

像是惊讶,又像是松了口气。

她其实是喜欢叶景的,可是如果和她的事业相比,又好像还是差了点儿……

叶景并不着急,他也觉得聂思渺挺好,但如果她有担忧,他不介意再看看。

反正他现在重心在忙事业,恋爱嘛,晚点也挺好的。

他们不着急,CP粉们简直要急死了都。

一个个的,天天催他们官宣。

而两边的唯粉就跟他们怼来怼去的,人人都觉得自己有理。

这样吵着吵着,居然让叶景和聂思渺的人气更上了一层。

这一下,两边的公司都觉得他们最好就这样。

先看看呗,不着急。

人气当然是越高越好。

不出所料的是,叶景这一次的中秋晚会,反响极佳。

不仅各界对他评价相当不错,连很多专业人士,都说叶景唱得可以。

赵常鸣也松了口气,愉快地道:“我觉得,现在再去约歌,应该不难了。”

“唔……尽量约唱法不太难的吧。”叶景还是觉得,自己得再多跟着老师学学。

“已经很不错了。”赵常鸣笑了笑,突然叹了一口气:“讲真的,之前你那大白嗓,我都没法给你约歌。”

人家一听他这唱法,直接就给拒了。

给再多钱都不肯,毕竟是人家的心血,也不想糟蹋的。

叶景点点头:“我这边《权谋》基本上快杀青了。”

他的戏份,演到这个月月底就到头了。

后面是群戏,解说,然后大结局。

因此,他后面的时间就空出来了。

“嗯,我问了庄导的。”赵常鸣翻了翻行程:“后面你空出来的时间,我给你约了几部剧的试镜,你都先去看看情况……另外,有几个综艺约你,我都按着没有接受也没拒绝的……”

叶景想了想,综艺暂时他不大想接了:“我先去试镜吧。”

毕竟,他明年已经和人约好了,到时一起去山里面拍公益片的。

如果现在接电视剧或者长时间的综艺的话,怕是时间上有些安排不过来。

“那成,但是广告和杂志你得抓点紧。”

叶景嗯了一声,利索地把行程过了一遍。

按这个计划来的话,杀青后他基本上都是没得休闲的时间,全天都在忙。

但是让叶景比较意外的是,他和聂思渺这些CP粉闹得太厉害了,让温朵朵有些无法接受。

她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些微博,越看心情越不好。

如果叶景和她分手后,过得很不好,一直自己一个人。

那么她并不恨他,甚至只会觉得,当初确实是自己太作了,把叶景给作走了,她会后悔,却不会怨怪。

可是现在,叶景和她分手后,不仅过得越来越好,甚至……

他已经有了新欢。

聂思渺不仅和她以前撞型,甚至比她好看比她温柔比她……

全方位的碾压,才最让她愤怒甚至憎恨。

尤其是叶景和聂思渺的对唱,她更是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

她盯着《权谋》杀青这天,直接在地下车库拦住了叶景。

一别数月,温朵朵和过去真的完全不一样了。

叶景都愣了一会,才认出来:“你这是……”

“你不能和聂思渺在一起。”温朵朵盯着他,感觉他变帅了变Man了变得更有味道了,内心也更不甘:“你和她分手。”

说真的,叶景就很佩服她:“然后呢?和你在一起?”

就这,温朵朵居然还思考了一下,摇摇头:“我现在不能和你在一起。”

叶景真的笑了,讥诮地道:“怎么,怕你金主不高兴啊?”

“我只是利用他。”温朵朵神色平静地道:“都是这个圈子里的,我相信你能理解……当然了,你不理解也没有关系,反正你会答应的。”

哈,叶景简直都被逗乐了:“我答应?我凭什么答应?”

“就凭这个。”温朵朵把手机屏幕打开,递给他看:“这些一旦公布,你人设马上全崩,你信不信,你会过得比糊更惨。”

他们以前的记录。

叶景瞅了一眼,哦,原主个死舔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