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红楼之逆风起兮 >  第41章 朕不能吃哑巴亏

大明宫御书房。

“万岁爷,今个是战狼营训练的第九日,任谁也想不到,贾蔷已带领百名精锐,轻车简从,直奔黑风谷。岛上的训练授权副千户焉虎有序进行,正如贾蔷所说,太上,不知有之。”

“万岁爷,老奴昨个到西山峡谷宣旨,亲自见证了贾蔷研制出了三种石破天惊的杀器,真是震掉了老奴的下巴?!

相对于神机营的火药、神枪,其威力如同大刀对上匕首。

老奴这才明白,攻打黑风谷,根本不是靠精锐,而是超级武器啊?!”

戴权上前给泰平帝和徐谦茶盏续上茶水,不失时机道。

“哦?”

原本浓眉紧蹙的泰平帝,立刻来了兴趣,目光灼热道,“石破天惊大杀器?细细说来!”

“根源在于火药的进化,同样的原料,仅仅是配比不同,堪称点石成金之术,威力比神机营火药大了数倍。”

戴权边说,边取出铁球和箭弹的空壳。

“他们将大威力火药装入这个中空铁球之中,命名为手雷,拉开引线抛射出去一旦爆炸,摧毁力可达方圆三丈,这也是他专门打造投弹队的原因。”

“将火药装入这种圆锥形空壳之中,取代现有的箭蔟,被他命名为箭弹,用弓箭发射距离很远,爆炸破坏范围周边一丈左右。”

“这两种武器,相对于火铳,威力大了几倍,且不会出现炸膛的危险。

最为震惊的是第三种武器,他称为飞雷炮,用水缸粗细的炮筒发射重达二十斤的炸药包,抛射出去山崩地裂,可以摧毁一座小山。”

“(⊙o⊙)???”

“朕还真是得了一块璞玉啊?!”

泰平帝虎躯一震,目光如炬,“有了如此惊天杀器,何愁不能打下黑风谷!

还有,把新型火药及武器纳入大乾最高军事机密。”

“此子贼着呢……”戴权弯腰谄媚笑道,“配置火药根本没让神机营插手,都是他的亲信亲自操作,连锦衣卫都不让进。”

“一个炸药包可以炸平一座小山?这如果用于辽东战场,岂非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徐谦一脸震惊,接过空壳细细的打量着,喃喃自语继续道,“此子,简直不像这个世界的人。

就这个造型奇特的手雷和箭弹,堪称奇思妙想,巧夺天工。

或许,视野和高度限制了臣的认知,匪夷所思的治军手段,简单直接有效,而蕴涵的道理却又浑然天成,简直超越了时空,超出了我等的思维边界。

此次不管是否能打下黑风谷,臣想将他编入兵部!”

心中叹息道,“可惜他已经订婚了,水儿整日与这厮混在一起,也不知是福是祸,否则,捆绑在一条战船,也不是不可以。”

“廷益就不要打此子的主意了,朕已有安排!”泰平帝乜了徐谦一眼。

……

“万岁爷……还有件事……”戴权期期艾艾,吞吞吐吐。

“说!”泰平帝龙心大悦,端着茶盏吹拂着热气,细细品茗。

“老奴去宣旨的时候,看见……”戴权小心翼翼看向泰平帝,欲言又止。。

“嗯?!”

泰平帝不悦的乜了戴权一眼。

“老奴看见,贾蔷与水哥儿抱在一起。”戴权速度极快的说完,随即低头哈腰,擦着额头不存在的虚汗。

“噗……”

泰平帝一口茶水喷出,这可是触碰了龙之逆鳞,又惊又怒,“竖子……”随之咳嗽起来。

徐谦半张着嘴,也是呆若木鸡,几息之后,撮着牙花子,喃喃道:“总不可能让水儿给他做妾吧?!”

“放屁!”

泰平帝爆着粗口,勃然大怒,“朕的女儿,大乾的公主,岂能给人做妾?竖子胆大包天,无法无天,居然敢亵渎朕的掌上明珠?”

“万岁爷息怒,水儿一身男儿打扮,他又不知水儿是公主啊?!”徐谦脸色也是极为难看,却理性开解道。

“朕,总不能吃个哑巴亏吧?!”

泰平帝面色阴沉的滴水,“竖子先将朕骂的狗血淋头,还未向他算账,罪恶的黑爪又伸向朕的女儿?”

徐谦心中暗道:“那也是水儿自动送上虎口的,头疼啊!”眉头顿时凝成疙瘩。

……

贾蔷当然不知道,居然惹怒了两头超级巨兽。

此刻正携百余人精锐,轻车简从,按箭矢型排列,风驰电掣向平安州方向运动。

出了京畿之地,自由自在的感觉让贾蔷踌躇满志,意气风发,连声长啸。

一个时辰之后,远离了繁华与安宁,心情便低落了下来。

路边三三两两的流浪百姓都是衣衫褴褛,灰头土脸。

壮年人很少见,多是幼儿妇女带着老人在沿路乞讨。

庄稼地大片荒芜,山上的野兽踪迹开始隐匿。

原本是春意盎然,草长莺飞的季节,果树还未开花树皮都被人剥开直接啃了,一眼望去,全是一片凄凉景色。

人们眼里的戒备无助已然定形,麻木或空洞似乎变成了所有人最统一的眼神。

稚子偶尔露出天真无邪笑容的时候,就是从蓬头垢面、枯瘦憔悴的母亲手里接过她不知从哪里揣出来的一点黑乎乎的食物残渣。

只有这时,面容憔悴不堪的母亲才会温柔的摸摸孩子的头,露出一个疲惫却温柔的泛着泪花的笑容。

马背上的贾蔷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原本自由欢快的心情顿时沉重无比。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这青黄不接之际,天灾来了。

难怪物价飞涨,鸡蛋都要十文钱一个,放在以前十文钱几乎可以买五斤米啊?!

难民潮如果不能缓解,灾民中混入趁机作乱的敌谍或者山匪,稍加煽动,灾民便化为流民。

一旦像潮水般涌入神京,京畿将陷入一片混乱。

流民之变的可怕在于,因为他们原本就在死亡线上挣扎,无惧一切,只需要稍加挑唆,便如蝗虫过境,烧杀抢夺一切。

而朝廷只能对灾民赈灾、安抚及疏导,还无任何王朝,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铁血镇压,灾民。

……

“还是先打下黑风谷吧!”贾蔷摇摇头,大喝一声,“全速推进!”

古代的战马耐力和速度远超于后世,近三百里的距离,三个时辰后,便来到平安州。

朝廷打造了一支名为战狼营的另类精锐之师,短期集训之后将攻打黑风谷,此消息军界早已满天飞,山匪岂能不知?

自古以来,兵匪勾结。

当然,在所有人,包含山匪的认知中,战狼旅登陆黑风谷怎么着也是三天之后的事情。

兵者,诡道也!

谁又能想到,岛上少了百人说是野外拉练,居然已直奔黑风谷,而且要实施闪击突袭计划。

即便让黑风谷刘黑闼知晓,恐怕也笑掉大牙?

百名精锐攻打黑风谷?

如同百条鬣狗去攻打百只插上翅膀的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