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慕归 >  第54章 坟前偶遇

吕掌柜苦笑道:“事实如此。”

他的人一路跟踪那村姑去了竹坡村,确定了就是住在山村里的普通村姑而已。

刁有德问:“可知这村姑的武道是几品?”

武之一道,按照实力,从低到高,分为九品至一品。

他刁有德现在是八品巅峰,在白云县少有敌手,即便是钟捕头,也会卖他几分薄面。

吕掌柜不习武,哪里知道杨慕是几品?忙将那日一群大汉满地找牙的事情说了。

刁有德若有所思的看着吕掌柜新镶嵌的满嘴牙,暗自思量。

吕掌柜之前找的那群大汉,不过是没有品级的力大之人,不算是武道中人。

按照杨慕与这十来人的战斗场面来说,村姑力气奇大,应该是八品的大力境界。

可一个村姑,能练武到八品境界吗?

刁有德不信。

吕掌柜看刁有德不说话,就催促道:“刁爷,您看这事……”

刁有德回过神来,微微踌躇道:“吕兄,按理说,你让我办事,我二话不说就得给你办了。可对方是个练家子,而且,照吕兄说的,只怕还是个八品的高手,我下面这些兄弟免不了会有些折损……”

吕掌柜何尝不知道刁有德的意思?他忙会意道:“刁爷放心,我做兄弟的,怎么会让您为难呢?”

说着话,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鼻烟壶来。

认识刁有德的人都知道,这人有三个爱好:钱、女人、鼻烟壶。

刁有德伸手拿来鼻烟壶,仔细瞧了又瞧,不禁赞了一声:“好货色!”

吕掌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虽然这鼻烟壶不便宜,不过能解决掉那小村姑,不至于让苗家少爷来了之后为难他,就算是值得了。

刁有德收了礼,自然不会再推诿,立马将此事满口答应下来。

“此事就交给兄弟了!只是吕兄上次找的那几个大汉,还得借兄弟用一用!”

刁有德笑得阴险,他要让这个小村姑彻底翻不了身!

……

这边杨慕并不知道吕掌柜和刁有德在算计自己。

她因为要等白衣公子,所以耽误了些时间,没有坐上牛老汉的驴车,只好自己走路回去村子。

既然是走路回去,就不必走大路,她绕了一条更近的小路。

在路过一片菜地的时候,她看到有一个穿着皮草的老太太站在一个坟堆面前,似乎是在落泪。

那坟堆杨慕认识,正是养父杨东和杨慕曹小雪的夫妻合葬墓。

杨慕站在乡间小路上,远远看着那位穿着皮草的老人,有心上去问一问是谁。

那老人却像是忽然发现了杨慕,转头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走了。

杨慕走到了坟堆前,看着那一地的纸钱和燃烧的火堆,暗自思索那老人的身份。

是……曹小雪的母亲吧?那位土匪女大王曹牡丹。

曹牡丹是鸡冠山土匪的女儿,后来继承了家产,当上了鸡冠山的女大王,后招婿伍大碗,生下女儿曹小雪。

曹小雪招婿杨东后,非要跟着杨东下山去,曹牡丹自此与女儿断绝了母女关系。

可是,作为一个母亲,还是没忍住,来给早亡的女儿上柱香,烧些纸钱的吧。

杨慕幽幽的叹了口气,她是孤儿,不曾感受过亲情,并不太了解为什么曹牡丹表面上与女儿形同陌路,可私下里却来上香烧纸钱。

既然心里有女儿,在她活着的时候与她和好,不好吗?

她没有想明白曹牡丹矛盾的心里,又怕火堆会引起火灾,不能一走了之。

所以,一直到火堆燃尽了,她这才离开这里,回去家里。

因为回来晚了,所以杨慕买了一些现成的包子,热了热,给大伙吃,又熬了鱼汤。

陈家父子明早就走了,杨慕想给他们做些好吃的,就在下午去了一趟后山,凭借着欧皇体质,在陷阱中捡到了一头鹿和两只兔子。

河边的渔网里也都是满满当当的鱼了。

下午,她去县城把鹿卖了四十两银子,兔子留下晚上吃烤兔肉。

活鱼她卖了一些,剩下一些吃烤鱼和鱼汤。

吃晚饭的时候,陈家小儿子偷偷抹眼泪,慕妹子做饭太好吃了,他都不想走了。

若不是慕妹子已经有了相公,他都想要娶慕妹子回家了。

木大郎接收到陈家小儿子幽怨的眼神,心里莫名其妙,脸上一点都不显示,只是用古井无波的眼神看着陈家小儿子。

这眼神,看得陈家小儿子一脸心虚,闷头干饭去了。

在众人吃饭的时候,球球趁人不备,又将东屋的桌子腿拆了。

杨慕赞扬的摸了摸球球肉乎乎的脑袋,并且赠送香吻一个。

然后杨慕抱着瘸腿桌子去找木大郎,她有了正大光明不练字的理由!

“呐,我也很想练字啊,可惜情况不允许!”

木大郎看着杨慕得意的笑容,默默指了指自己西屋的桌子。

“我的桌子给你用。”不深沉的时候,木大郎憋笑。

杨慕瞬间垮了脸,深深吸了一口气,蔫头去了西屋练字了。

木大郎则是在灶屋洗碗。

他做饭不成,可烧火洗碗却是一把好手。

如今他日渐回复,竟然也能提得动半桶水了,今日水缸里的水,就是他慢慢打的。

陈家父子在后院,给水井砌一个台子,防止杨石头不小心掉下去。

院子里,黑大牙吃完了今日份的晚饭,继续躺在院子里,沐浴着明亮的月光,独自emo。

杨慕练完字出来,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大黑牙身边,将它身边的小萝卜玩具塞进它怀里,好奇问:“你怎么吃饭的时候不抑郁,一吃完饭,就郁闷了?”

太奇怪了,吃饭的时候,这狗的眼睛比谁都亮,大尾巴摇成螺旋桨了。

可一吃完饭,就又无精打采的。

黑大牙看了一眼杨慕,把小萝卜抱得紧了些。

杨慕叹了口气,道:“之前在老杨家的时候,你吃不饱,睡不暖的,也不见你抑郁。可你一来我这里,就抑郁了。会不会是吃的太饱了?要不,我饿你几顿?”

黑大牙眼珠子转了几下,饿肚子?

不不不,它坚决不要再饿肚子了。

黑大牙伸出舌头舔了舔杨慕的手,小眼神带着讨好。

杨慕懵了,这……是听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