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十娘脸色一变,谁特么坏自己的好事,回头一看,温夫人和她的丫鬟,作证的正是那丫鬟,而一旁的温夫人看着杜十娘的眼神则是阴沉沉的。

“我亲眼看见,顾公子买了一对金耳环一根金簪子送给杜十娘。”那丫鬟再次脆生生的说道。

杜十娘脸色一变:“你故意陷害我,你的证词不能算。”

那丫鬟一脸讥讽。

“二位长老,我说的是真的,若有半句谎言,愿遭天打雷劈。”

人们还是很信誓言的,见这丫鬟发这么重的誓,二位长老自然信了。

“既有证人,杜娘子还有何话可说?”

“什么证人,她就是故意陷害我。”

莫长老:“她一个小丫鬟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陷害你?”

杜十娘也是豁出去了,直接说道:“因为她家主人温夫人嫉妒温老爷宠爱我。”

这相当于当着大伙的面承认,她是温老爷养的外室。

杜十娘从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孤女,最后能混到温必中外室,连逃难都没把她丢下,自然是有几分本事的。

她知道该强硬的时候强硬,该软弱的时候软弱。

比如此时,她又换上了一副软弱的样子。

“夫人,我是老爷的人,我受点委屈没什么,可我肚子里已经有了老爷的骨肉,你非要给我扣上一个不安于室的屎盆子,最后伤的也是老爷的体面。”

杜十娘梨花带雨,众人看着她不自觉的又多了一分怜悯。

不过这温夫人作为正经太太,那也是有几分修养的,虽然很生气,但基本的风度还是保留了。

“杜娘子,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如今你与顾二公子做出有违风俗之事,你在此时拉扯我家老爷,到底意欲何为,我想大家心中有数。”

“我家小丫鬟不过是仗义执言,你就能倒打一耙讹上我家老爷,你以为这世上只有你一人聪明,别人都是傻子么。”

“假的不会真的,真的也说不成假的,既然我家丫鬟能看见,必然还有其他人会看见,若有了其他证人,你又当如何说?”

杜十娘一愣,但随即安慰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看见,即使看见了,也不会那么无聊的来掺和这种事。

陶长老:“还有其他目击者,不知夫人可知是谁?”

“是我,我当时也看见了。”随着声音,隔壁舱房门打开,龚如云的丫鬟小红站了出来。

杜十娘脸色一白...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红。

“小红姑娘?”

小红看着杜十娘,一脸的抱歉。

“杜娘子,不好意思,我实在是过不了良心这关,只有实话实说了。”

小红不解释还好,这样一解释,众人更加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了。

杜十娘双拳紧握,这时候她要还看不出来,那就是太傻了,只怕温婆子这老虔婆跟龚如云早勾搭上了,这是要联手置自己于死地。

温夫人看着杜十娘吓得苍白的样子,眼神中闪过得意,一个贱人,还想跟自己斗。

“二位长老,既然有了多位证人,该如何处理,还请你们定夺。”

李薇看到这也明白了,温夫人是要借这两人之手把杜十娘搞死,搞不死也要弄残。

“后日早上到沙门码头,杜娘子到时候下船吧。”

陶长老直接说出决定。

杜十娘吓得直摇头。

“我是冤枉的,我不要下船。”

那莫长老看着杜十娘的样子,仿佛有一丝怜悯,摇摇头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杜娘子所作之事,只是让你下船已经是格外开恩,不然就是浸猪笼也可以。”

杜十娘见那两人不心软,吓得直接跪倒小红面前。

“小红姑娘,求求你帮我向龚小姐求求情...”

小红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杜十娘。

“十娘,这事你让我们家小姐怎么求情?不过...”

杜十娘一听不过,瞬间燃起了希望。

“通奸是两人所为,为何只有一人受惩罚,男方没有错吗?”

小红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顾老二。

顾老二害怕被赶下船,赶紧否认。

“什么通奸,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啊,不关我的事...”

小红一脸嘲讽。

“什么事都没做,舍得花几百两银子送首饰,家里媳妇挺着个大肚子也不管。”

“依我看你这种男人才是应该被赶下船。”

“能够养出这种男人的家庭也不是什么好家庭,应该通通赶下去。”

“泥腿子就是泥腿子,真是道德败坏。’

李薇好笑,这是连带罪都要出来了。

小红说完,抬头见李薇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就像是看出了自己的用心,有些心虚的吼道。

“你笑什么?”

“你说完了吗?”李薇不慌不忙的反问。

“说完了,我等着两位长老做决定呢。”

李薇:“不急,你说完了,我也说几句。”

“你们说我儿子跟这杜十娘通奸,证据就是他买了一对耳环一根簪子送给杜十娘。”

......

小红扬起脖子:“自然,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李薇笑笑不说话,只是又来到温夫人面前,对着她身边的小丫鬟说道。

“你看到我儿子付银子了?”

那小丫鬟有些心虚,但还是点头。

“看见了。“

李薇又问小红:“你也看见了?”

小红扬起个脖子回答:“当然。”

“你放屁,老子连银子都没有,怎么付?”顾老二蹦起来就为自己叫冤。

“闭嘴,我没问你。”顾老二被李薇这么一吼,又弱弱的怂了回去。

“我儿子说没银子,我是相信他的,我们家的银子全在我手上。”

“二位长老,我儿子一个农村种地的,敢问这五百两从哪儿来?”

两位长老一听李薇的分析,说的也对,一个泥腿子,哪里来的五百两。

小红被说得有些心虚,大声说道。

“哼,说不定是你装神医骗的银子多了,你儿子偷了你的银子拿去哄女人开心。”

“我自己的银子被偷,我自己会不知道?”

“你为了保你儿子,替他撒个谎算什么?”

温夫人:“顾神医,我们都很尊重你,也相信你儿子的所作所为与你无关,不过放着家中有孕的妻子不管,与其他女人勾搭,这样的儿子你也不必为了她撒谎。”

温夫人温温柔柔的,可几句话,就将李薇为儿子撒谎的事给板上钉钉了。

“还说这么多干什么,把他们全赶下去得了。”

“既然喜欢瞎搞,让他们下船去瞎搞个够。”

突然不知道人群中谁说了两句话。

李薇看着这些人,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各位,这么急干什么,放心,我虽然疼儿子,但还不至于是非不分,只要证实我儿子真跟这杜十娘行了那不轨之事,有通奸之嫌。”

“不用二位长老出面,我就亲自把他赶下船,包括我们一家人,也主动下船。”

“娘...”顾老大听见李薇这样说,忙着急的叫住她。

顾老二也是一脸愧疚,他没想到这件事会闹得这么大。

李薇扫了顾家这些不孝子一眼,随后又看着众人,目光如炬。

“但是,如果他们二人是清白的,我自然也要让冤枉他们的人给一个说法。”

“我们一家虽然是农村人,但也不能白白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