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娇滴滴庶女一睁眼,禁欲王爷失控了 >  第五十四章 互救

阮娇娇心里憋屈极了,心道别人穿书好歹安排个金手指什么的,为什么她啥都没有,手无缚鸡之力,甚至还要三番两次的遇险。

阮娇娇看着那几个山贼,又偷偷在一旁的树枝上系了半块丝帕。这个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些无助,也只能寄希望她的便宜爹能早点来救她了。

阮娇娇一路顺从的跟着山贼走,沿途偷偷留下记号。就在她走得腿脚都发软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山贼的老巢,是一处峡谷,易守难攻,是个天然的庇护所。

这伙山贼也是仗着这天然地势一直躲在这峡谷中,日渐壮大。官府的人很难围剿他们。所以平日里他们主要就是劫财,尽量不伤人性命,这样不做绝了,官府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尽全力来绞杀他们。但饶是如此,他们每个人身上也都是背了人命的。

阮娇娇跟着这伙山匪进了峡谷,里面有木头搭建的房子,看起来像个村落。

阮娇娇发现这里面也有一些女子,衣衫褴褛,有几个表情麻木的在干活,还有两个脖子上拴了铁链,像狗一般被拴在柱子上。想来是不肯屈服的几个。

阮娇娇捏紧拳头,心中一阵愤怒,她忽然想到监狱里遇到的那个脏老头,他若真是毒医,阮娇娇向他学点下毒的功夫,将这一窝渣滓全都药倒!

阮娇娇怜悯的目光略过地上坐着的那两个女子,其中一个女子脸上虽然很脏,但眼里带着不屈服的光,亮的吓人。

络腮胡见阮娇娇看向那两人,不无得意的道:“这两个贱货不听话,就叫她们吃点苦头。”

阮娇娇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愤怒,她紧紧咬住两腮,将两颊的肉都往里吸,在脸上显出两处凹陷来,看起来神情十分严肃。

络腮胡看她这模样想来是被吓住了,伸手勾过她的肩膀,就往一旁的茅草房里带。

阮娇娇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那一瞬间差点没哭出来。不过越是害怕的时候,越要镇定。

阮娇娇强颜欢笑道:“大哥这是做什么?”

“哈哈哈。”络腮胡大笑起来,“做什么你不懂么?自然是做我的压寨夫人。”

阮娇娇故意轻轻推了他一下:“大哥就这么急么?我走了一路出了不少汗,想先梳洗一下。”

络腮胡皱眉,这小娇娇怎地这么麻烦。但难得遇到一个不是哭哭啼啼,暂时又表示愿意跟着他的女人。

络腮胡心情好,也就不计较了。他随手指了一个在一旁烧火的妇人:“你去打点水来,给她擦洗一下。”

阮娇娇看向地上那个眼睛亮晶晶的女孩子:“我想要她来伺候我。”

络腮胡犯难:“这个不行。她凶得很,还会些拳脚,一般人近不了身。”

阮娇娇几步走到她身边,低头问她:“大哥要娶我做压寨夫人,我还缺个丫鬟,你愿意伺候我吗?”

说罢阮娇娇狡黠的冲她眨眨眼,其实就算阮娇娇不眨眼,这个女孩子也明白她的意思了。

女孩抬起有些脏污的脸,用嘶哑的嗓音道:“我愿意。”

络腮胡还是有些不情愿,阮娇娇开口道:“不是吧大哥,你想要我做压寨夫人,连个丫鬟都舍不得给我?我在家里还有七八个丫鬟伺候。还是说你有一寨子的壮汉,还怕治不住这个手无寸铁的丫头?”

阮娇娇这几句话倒颇有气势。络腮胡哈哈一乐:“好,不愧是我的女人。来人,把这丫头给我解开,送给夫人当丫鬟。”

说罢他一把搂住阮娇娇,就要往她脸上亲:“人都给你了,让哥哥亲一下。”

阮娇娇忍着恶心,将他推远一些:“你身上汗味好重,你也去洗洗。”

络腮胡皱眉,不过为了得到美人欢心,他还是忍下了,闷声闷气道:“好,我去洗洗。你就在那间屋子里等我。”

说罢,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朝别处走去。

很快就有人来解开了那女孩的锁链,女孩缓缓站起身,倒是没别的动作,只是很顺从的跟阮娇娇进了那间茅草屋。

一进屋,阮娇娇就关上了门,看向那女孩子道:“你来这里多久了,可熟悉这寨子里的地形?”

那女孩子脸上虽脏,一双眼睛却亮的惊人:“我被他们关了半个多月,我倒是知道一条下山的小路,只是我们逃不出去的。因为那条路上也有人把守。”

她上一次试图从那里逃下去,差点被打了个半死。

阮娇娇急得在屋里团团转,“你会些拳脚?不如等会他进来的时候,我们二人将他打昏,挟持他逃下山去。”

姑娘摇摇头,“他身强力壮,我不是他的对手。你觉得我若是能制服山匪首领,还会被他们掳到这里来?”

阮娇娇有些绝望,又四处打量这间茅草屋:“我们不如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待天黑后再想办法,拖延一阵,我的父亲或许会上山来救我。”

女孩闻言眼里多了几分希望,她看阮娇娇生得白净娇软,想来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你刚才救了我一次,我便还你一次。这样,我和你互换衣服,你等会假装出去打水,在那个水井的右侧有一间简陋的茅房。你掀开茅房后面的草帘子,就能跑到后山上去。只不过后山地势险峻,寻常人跑不下去的,说不定还会丧命山崖。你只消在那里找个地方躲一躲,等你家里人来了……别忘记将我带下去就行。”

“这猪狗不如的日子,我是一日也熬不下去了。”姑娘说到最后,也有哽咽。

阮娇娇自然是想跑来保全自己的,但是她看向那个女孩子,浑身是伤,如果那个山匪进来了……

“我们一起去打水吧。然后……”

“然后两个人一起上茅房?那伙人没那么傻。你不用内疚,我在这里这么久,早就……”姑娘亮晶晶的眼睛黯淡了一瞬,“再说我确实会些拳脚,等会他来了,我死命同他缠斗,最多被他再打一顿。他想要的是你,见你跑了,也没心思再对我做什么。”

阮娇娇犹豫了,姑娘说的有几分道理。

“快点,等他回来,我们就都没机会了。等你家人寻来,一定要杀完这伙渣滓,替这里落难的女子报仇。”

“谢谢你。”阮娇娇眼红了一瞬,就开始飞快的脱衣服,“若我能出去,一定好好报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