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被骂丧门星?全村哭唧唧求我带飞 >  27 就差被点名

说定后,洛掌柜和沈念签好协议,到县衙做了备案。

合作达成。

离开前,沈念卖了个好,“洛叔,我听说县里要开新书院,双层床什么的,你可以提前准备起来。”

洛掌柜先是一惊,片刻后,哈哈大笑。

划算,这笔买卖太划算了。

此时的他,丝毫不知后面得到的好处多着呢。

身怀三百两巨款的沈念,带着满哥儿开始了买买买。

粮食、肉,买。

棉花、布料,买。

笔墨纸砚,买。

……

让店家把东西送回村子,沈念和满哥儿吃了顿肉丝面,买了二十几个大肉包,然后骑马回家。

一马两人回到村子,哒哒哒的马蹄响起,孩子们听见后纷纷跑来。

“满哥儿回来啦。”

“满哥儿,县里好玩儿吗?”

“……我们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

沈念:“??”满哥儿在村子这么有人气。

“阿姐,能放我下来吗,我玩儿一会儿再回去。”满哥儿说道。

“行。”

把弟弟放下,沈念轻扬马鞭先回了。

离远了还能听见孩子清脆的声音。

“满哥儿,骑马好玩儿吗,那么高你怕不怕……”

满哥儿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润明亮,“好玩儿,我不怕。”

“那,县里好玩吗?”

“嗯。”满哥儿点着头,从怀里一包糖,“这是我阿姐买的糖块,她让我分给你们。”

这年头家家过得艰难,能吃得起糖的少之又少。

听到有糖吃,一个个眼睛都亮了。

“真甜呀,谢谢满哥儿……”

年纪最大的大鹏说:“满哥儿,以后你阿姐就是我阿姐,谁要敢骂咱阿姐,得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千里千面,村里有好人,也有臭虫。

孩子们跟着自家大人有样儿学样儿,有的人人爱,有的讨人嫌。

大鹏是村里的孩子王,敢惹的没几个。

听见他的话,一群小孩儿很社会地应下来。

“放心吧,要是沈福全他们再骂满哥儿阿姐丧门星,我就把他裤子剪了,让他溜蛋。”

“还有我,我给他扔臭老鼠。”

“……我,我来打下手吧。”

满哥儿听着,心满意足地笑了。

沈念可不知道弟弟一直暗搓搓的在想法子,替她报被骂丧门星的仇。

这会儿,她回到了家。

李秀娘正在织布,听见哒哒的马蹄声,连忙出来了。

“念姐儿回来了,还顺利吗?”

沈念把马绳绑好,拎着个大袋子走过去,“很顺利,我和满哥儿吃了肉丝面,给你们带了肉包子。”

李秀娘接过袋子,一看里面包子真不少,净了手,拿一个吃起来。

“味道真不错。”

嫁到沈家,她就没这么舒坦过。

没想到沾了闺女的光。

沈念语气随意,“娘要是喜欢,我改天再去买。”

反正家里有马。

李秀娘不是抠搜的人,闻言笑着点头,“好,娘没想到现在就享受到你的孝敬了。”

她看着沈念的眼神柔和极了。

明明是再好不过的孩子,怎么有人那么瞎呢。

就差被点名的老高氏等人:……

沈念一点不骄傲,把剩下的银票和碎银给李秀娘。

“娘,这是卖图纸剩下的。”

“图纸三百两卖给了洛家木匠铺,我买了点东西,花了二十多两。”

说着,把两张一百两的银票,并一些碎银递过去。

李秀娘只觉恍恍惚惚。

“卖了这么多?”

沈念摇摇头,“人家会挣更多。”

钱能生钱,这就是钱都让有钱人挣了的原因。

沈念并不在意。

人家也是靠实力挣钱,没有什么好酸的。

李秀娘摸着银票,感到人生到达了巅峰。

沈二回到院子看见沈念,带着烦躁的脸上露出笑来,“念姐儿回来了,没出啥事吧?”

“没有。”

李秀娘回过神,对沈二招招手,男人拍了拍身上,走过去。

“怎么了?”

“看看。”李秀娘把手里的银票塞过去,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沈二不明所以。

低头看去,“!!!”

“银票?”

李秀娘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忍俊不禁道:“你宝贝闺女赚的。”

沈二惊讶地看向沈念,“图纸卖出去啦?”

就在这时,沈柳花跑来报信了。

“二叔,二婶儿,门口来了两辆马车,都是来找你们的。”

沈念:“我买的东西送到了。”

一家人连忙往门口走。

沈家门口,两辆马车停在那里。

“姑娘,您要的东西送到了。”说话的是米铺的小二。

“……都搬进去吧。”沈念说道。

送货的人麻利的搬东西,沈二带路招呼。

李秀娘应付着疯狂的村里人。

“秀娘,这些东西是你们买的?!”

“哎呦,那个小哥我看着眼熟,好像是县里粮铺的。”

“另一个好像是杂货铺的!”

“沈二一家发达喽。”

李秀娘听着众人的话,眼神一闪,说道:“这不是我家念姐儿,眼瞧着快入冬了,再一看家里的被褥都不保暖了,买了些棉花和布料。”

邻居妇人道:“买了这么多,卖野物的钱都花的七七八八了吧?”

李秀娘听她把话点到这里,感激地朝女人看了一眼。

“那可不,花的干干净净。”

财不露白,因为念姐儿卖野物挣到钱,跑到她跟前借银子的人都超过十个了。

眼下这种情况,对家里来说,倒是好事。

那妇人冲李秀娘挤了下眼睛,接下来没再开口。

其他人听了李秀娘的话,一方面觉得沈家二房不会过日子,一方面又羡慕他们置办了那么多东西。

“棉花那东西早晚得买,早些买也好。”

李秀娘脸上带着笑,“可不是,家里啥都缺。”

等马车上的东西被搬完,沈家门口的热闹才散去。

高月红听说二房把银钱花光了,买了一堆东西,急匆匆回家。

到家时,门口早没人了。

她气的拉下脸,赶紧去了正房。

“娘,不好了,二房把钱花光了,五弟的束脩没着落了。”

“啥?”老高氏正在给沈光耀做鞋,听见这话,针差点儿扎进肉里。

“你说的是真的?”

高月红着急道:“村里都传遍了,说二房买了不少棉花和布料,把钱花的干干净净。”

“娘,你不是说会想办法慢慢把钱弄到手吗,现在咋办?”

二房肯定在防着他们,太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