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辉映,小白身影出现在三眼魔物上方。

如蜘蛛般束缚其身,一口咬在魔物脖颈上。

然而,这一咬之力竟是没有起丝毫的作用,反而是激起这三眼魔物暴怒,上身六只手齐齐朝着小白抓去,同时张开了獠牙大嘴,想要将小白一口吞了。

发生的过于突然,楚辞已经来不及出手。

就在小白即将被抓住的瞬间,突然一道剑气从院外斩来。

‘锵’的一声。

这剑气斩落在三眼魔物的手臂上,如同斩落在硬铁,但依旧是为小白创造了一瞬的时间。

小白趁着这一刻,身影极速往后退,回到了楚辞身侧。

而那道剑气的主人。

洛之玉站在院墙上,月下玉树临风立。

只见洛之玉双手环抱长剑,手指拨了拨额前飘曳的几缕龙须刘海。

“楚兄,来晚了,见谅。”

说完,洛之玉一个翻身,华丽落地。

混登仙楼的,最熟悉的莫过于魔物。

故而在洛之玉看来,这魔物与其他魔物并无什么区别。

“呵,区区魔物,何足挂…”

洛之玉掌心一个盘旋,一枚白银令牌在手,这是登仙楼长老的身份令牌,与那青铜令牌一样,拥有威慑魔物之用。

然而,洛之玉突然发现。

他亮出白银令牌,可眼前这三眼魔物却是压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莫说威慑,反而引得这三眼魔物越发疯狂。

那三只倒竖的大眼透着嗜血。

“这,这怎么回事?”

洛之玉看着逐渐朝着自己靠近的三眼魔物,拼命敲打着手中的白银令牌,依旧是没有什么卵用。

一声嗜血低吼,流着哈喇子的三眼魔物猛的朝洛之玉扑了上去。

以剑抵之,稍一触碰,强大的力道便是将洛之玉震退十数丈。

“楚兄助我!”

接着洛之玉就像是一只被猛兽追逐的兔子,在这院子内左突右冲,上蹿下跳。

楚辞看了眼白痴一样的洛之玉,稍稍松了一口气。

洛之玉的出现完全吸引了这三眼魔物的注意力,自己可以有空隙可以做出其他安排。

“小宗师级别的魔物。”

以力扛之,几乎没有可能。

楚辞下三天的实力加上暗器和纵横剑术,与中三天搏一搏还行,对上小宗师,那就是完全被碾压,毫无胜算。

“只有一个办法了。”

楚辞深吸一口气。

虽说,他很舍不得,但现在也别无他法。

毕竟「千叶怒莲」一套材料就得耗费上万白银,更别说组装耗费的心力更是非钱财可以衡量。

洛之玉先行送来了两套材料,足足耗费三个月,楚辞才组装完成一套「千叶怒莲」,期间失败上百次,简直比乐高还要乐高百倍。

若是楚辞先前花费千两白银采买的那套材料,大概率对这三眼魔物没用。

可洛之玉送来的材料,皆是上乘,锋锐如芒。

此时,玉树临风洛之玉,正被三眼魔物像鸡仔一样甩飞,‘砰’的砸在墙上‘哇’的就是狂吐血。

他的剑砍在这三眼魔物身上,就像是砍在铁墙上一般,连道剑痕都留不下。

“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青国第一美男,令万千女子倾心的青国洛氏第十八代家主洛之玉,岂能被你这无知魔物看轻!”

洛之玉倚着墙,拄剑缓缓站了起来,擦去嘴角鲜血。

“纵是今日豁出这条命,也要让你这魔物知晓我青国洛氏的厉害!”

洛之玉眼中有着剑意交织,这俨然是准备开大招。

不过在这大招之后,估摸这货也得寄了。

“不用急着死,你我之间的交易还未完成,我没有问死人要债的习惯。”

楚辞身影出现在洛之玉咫尺之前。

“楚兄!”

洛之玉一愣,接着脸色埋怨。

“原来你还知道我快死了。”

楚辞淡淡一语。

“借剑一用。”

抬手一摄,洛之玉手中青玉剑便是被楚辞握于手中。

他的那柄剑太过于普通,扛不住现在的楚辞全力罡气注入。

三眼魔物身高一丈之高,哈喇子狂流,一步一步朝着楚辞逼来。

远处的小白,那灰白倒竖的瞳孔中,罕见的有着神色流露,那是担心。

可楚辞命令她立于原地,她不敢动。

‘横断八方。’

楚辞缓缓深吸,接着骤然剑风狂起。

‘浮生,万刃!’

一剑,斩出。

这院中万千落叶齐舞,每一枚落叶都是锋锐的剑刃,尽数交错这三眼魔物之身。

“这,这是…”

身侧的洛之玉看着这一剑,懵逼了。

对于这一剑散出的剑意,他并不陌生。

他清晰记得三个月前,阎君卫龙的剑气之霸道,与此时楚辞给他的感觉,几乎无二。

吼…吼…吼!!

三眼魔物狂吼了起来。

以楚辞现在的实力,纵然是以浮生万刃也斩不了这魔物,但在这魔物的身上留下了数之不尽的血口。

这一刻的三眼魔物,怒火攀升到了极致。

而楚辞,要的就是惹怒这魔物。

三眼魔物速度极其之快,骤然朝楚辞杀去。

它快,楚辞更快。

‘云庄梦蝶。’

身形如幻影,残影化作道道梦蝶消散,看的洛之玉一愣一愣。

他见识过世间一等一的身法,但是这般优雅,这般流水行云,如若蝶舞的身法,还真是头一次。

三眼魔物屡屡扑空,怒火持续攀升。

此时,楚辞的身影,已然是来到了梧桐树下。

在这落雪垂叶之中,一道「莲」已然是缓缓流转,即将绽放。

“来。”

持剑立于梧桐树下,楚辞微微昂首,以睥睨目光看向那三眼魔物。

魔化之后,失去神智,但并不是听不懂人话,尤其是这种心有滔天之恨的人魔化,对他人的挑衅更是尤为敏感。

然而,令楚辞意外的是。

三眼魔物并没有立刻朝他扑来,而是站在原地,那三只倒竖的大眼死死盯着楚辞,那张獠牙大嘴中不断发出‘嗬嗬嗬’的声音。

正当疑惑之际。

突然,楚辞眨眼,发现三眼魔物消失了。

‘糟。’

心头猛的一个咯噔。

那三只倒竖的大眼瞳孔,已然映入楚辞眼眸。

丈高身躯,近在咫尺。

‘妈的,这狗比刚才是在蓄力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