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汪!

丛林中,狗头人的叫声令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游侠小姐手握短剑,紧追着前面的狗头人不放。

忽然间,正在奔跑的她只觉得脚尖落地的地方有些虚不受力,下意识强行一个小跳跳到了一旁。

轰隆隆!

就在她跳开的瞬间,地面突然塌陷,露出一个近两米深的坑洞来。

哼!

安洁莉卡的嘴角微微翘起,心情甚是得意。

她就知道,这群狡猾的狗头人没安好心,一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否则为什么别的方向不跑,全都一窝蜂朝这里跑了?

可惜的是,再狡猾的猎物也斗不过猎人的

然而,下一刻,形势瞬间发生了变化。

一个精心编制的绳扣突然从草丛中弹起,收起,将安洁莉卡的右脚紧紧套住,还没等少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前景色突然来了個大翻转,整个人被瞬间倒吊在了半空之中!

连环陷阱!

狗头人布置的不仅仅是陷坑,还有吊脚陷阱!

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奔逃的狗头人们扭头向后望去,看到追杀自己的人类中了自己的陷阱被倒吊在半空中,纷纷刹住了脚步。

“汪汪汪汪!(狗头人语:干掉她,为族人报仇!)”

“汪汪!(人类,母的,肉嫩,香!)”

突然翻转的现实让少女的情绪瞬间由得意变成了惊吓,惊慌失措的她不断挥舞着手中的短剑,试图驱赶慢慢包围上来的狗头人。

“你们不要过来啊!”

看到这一幕的雷恩忍不住把头扭到了一旁。

虽然说,没有经历过狗头人陷阱,没有被地精围攻,没有被豺狼人夜袭的冒险者生涯是不完美的,但这也……

就当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吧!

摇了摇头,正当雷恩准备出手干掉这些狗头人,将游侠小姐救下来时,一个人影突然从一颗大树的阴影中冲了出来,手中匕首划出一道凛冽寒芒。

寒光过后,一名狗头人投石手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一击毙命!

兔起鹘落间,便有三四只狗头人毙命。

这一次,面对着这个神秘的杀神,狗头人的士气彻底崩溃了,无论是普通狗头人,亦或是狗头人战士和投石手,纷纷扔掉武器掉头逃跑。

真正的逃跑,是连武器都觉得会降低自身速度的逃跑。

扫了一眼逃跑的狗头人,出手解围的冒险者并没有追击,反而转过身,抬起头,饶有兴趣的望着被倒吊在半空的游侠小姐,似笑非笑道:

“小姑娘,玩得挺花啊!”

纯洁的安洁莉卡虽然不明白对方话语中的意思,但看对方的表情,也知道几分其中的含义,瞬间从脸颊到脖颈,红得如同烤熟的大虾一般。

按照雷恩前世的说法,这就是妥妥的社死啊!

调侃了一句之后,那名冒险者扭头看向雷恩藏身的地点,手中匕首挽了个刀花,轻笑道:“那边的先生,你准备偷看到什么时候?”

“咳!”

雷恩面色不变的从树后转了出来,向对方表示了感谢。

“谢谢你的帮助,上面那位是我的队友。我只是想让她增加一点儿冒险经验,却不料出了这种情况。”

说罢,雷恩拿出游侠小姐的复合长弓,弯弓搭箭,一箭射断麻绳。

少女瞬间就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但她凭借着过人的敏捷,在半空中调整身形,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

嗔怪的看了一眼雷恩,半蹲在地上的安洁莉卡站起身来,向着对方鞠了一躬。

“多谢你出手,姐姐,否则雷恩他还不知道要在旁边看到什么时候呢!”

少女说着,扭头向雷恩不满的举了举小拳头。

竟敢看我出丑?

哼!

“一名圣武士,一名菜鸟游侠,真是奇怪的组合……”身穿皮甲,头发蓬乱的半精灵女子嘀咕一声,皱眉问道,“这些天,荒野生物大量聚集在这附近,你们跑到这里来,不怕遇到麻烦吗?”

“怕麻烦,就不当圣武士了。”雷恩笑着接口道,“说实话,我们是接受一个人的委托,才来这里寻找目标的踪迹的。”

“哦?能和我说一说吗?”

对方皱了皱那双淡绿色的眉毛,方才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悄悄关闭【神圣感知】的雷恩点点头,“我们是受一位武僧的委托,前往那些荒野生物的营地,寻找他的同门师妹的。”

“你说得那位武僧是……”

“姐姐,他叫莱奥森·厄兰泽,因为道路被毁的原因,他的师兄不能及时赶到赫默镇,所以才拜托我们来这里寻找。”说到这里,安洁莉卡的眼睛一亮,不确定的问道,“某非伱就是?”

“没错,”半精灵女子直接了当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师兄口中的艾希。”

“这可真是……幸运女士的安排啊!”

雷恩愣了愣,没想到自己方才的猜想竟然是真的,对方真的是自己要找的那位。

只是,她没有被龙巫教给俘虏吗?

“怎么没有!”说起这个来,艾希就恨得牙痒痒,“我本来潜伏在营地中好好的,连负责管理营地的高阶法师都没有发现我的真实身份,谁知道那个半蓝龙来到营地之后,不到半天就把我给揪了出来。要不是他们想知道我到底掌握了龙巫教的哪些情报,恐怕我根本撑不到逃出来的那一刻。”

“半蓝龙?你是说那个名叫兰卓萨·青怒的暗黑卫士?”

说起半蓝龙,雷恩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强到离谱的暗黑卫士。

“你也知道那家伙?”

艾希的语气里满是诧异。

“不仅知道,而且交手过。”雷恩苦笑着点点头,“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我估计也接不到你师兄的委托了。”

“一名暗黑卫士对一名圣武士手下留情……真搞不明白。算了,反正也与我无关。”

艾希嘀咕了一句,想不明白的她果断的放弃了这个话题。

“对了,艾希姐姐,你是怎么从营地里逃出来的?”

游侠小姐好奇的问道。

“就狗头人那绑人的手艺,能困得住我?”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暴露了些东西的艾希急忙用轻咳掩盖了过去,“这几天那座营地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乱了起来,我是趁着这个机会才逃出来的。”

“原来如此,”雷恩点头表示明白,“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艾希小姐你要和我们一起回赫默镇吗?”

找到委托目标,那他和安洁莉卡也就不用再去劫掠者营地跑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