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姜子牙?

比干古怪地打量着算命之人……原本,他正想着回去后和太师等人商议,怎么取缔命馆,取消姜子牙入朝之路……

可没曾想到,陪大王出来一趟,居然遇到了关键性的人物,封神之战的执掌人!

见到疑似姜子牙,帝辛也顾不上比干就在一旁……反正,按照剧情,比干和姜子牙关系极好,他自然而然也就放松了警惕。

“不知这位老先生,姓甚名甚?”

帝辛直接开口问道,但话出口后,他才觉得有些不妥,连忙又找了个理由:“我也想让先生算上一算。”

姜子牙抬头望向帝辛……然后下一秒,起身躬身行礼:“昆仑山练气士姜尚姜子牙,拜见人王!”

【果然是他!】

比干在一旁颇有意味地说道:“哦?不知这位老先生,是如何看出大王身份的?”

“大王身负人皇气息,普天之下,能有如此皇气者,唯有人王。”

姜子牙起身解释道,内心也不由得有些疑惑……师尊是不是真的搞错了,不是商灭周兴,而是商兴周灭?就人王身上这股子皇气,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要颓败的啊!

这皇气浓郁程度,都堪比大商的开国君王了!

听到姜尚自爆门面,帝辛也生出了兴趣,尤其是对算命一道……

“姜子牙,孤有些疑问,不知尔可愿回答?”

“大王尽管相问,若子牙知晓,一定知无不言。”

姜子牙如今还没有造反的心思,下山后的见闻更是让他觉得师尊任务渺茫。无有长生未来,被生活蹉跎,一心想要博得人间富贵的他,对帝辛甚是尊敬。

“就是……你能算几日祸福?能不能给我算算?”

【还好我改口快,差点把量劫二字说出口了!】

“大王有所不知,仙法其中有‘术’字一门,可请仙扶鸾,问卜揲蓍,能知趋吉避凶之事。子牙上山三十三年,学得便有此道!但大王祸福,子牙不可算。”

“哦?这话怎么说?”

帝辛挑挑眉毛,颇有兴趣地问道。

姜子牙躬身答道:“人王之身,有人道皇气护体,万法不侵,诸邪不染。且如今天道有变,即便专修‘术’字法门,亦不可探查未来祸福。”

比干冷着脸说道:“既如你所言,不可探查祸福,那你与人算命,又何来吉凶一说?”

“王叔有所不知,虽天道有变,不可探查,但人之面相,却随时间而变幻。凡人者,祸福加身,修为高深者可探知一二,获知吉凶。”

“若我等公卿子侯呢?”

“非君王,非修士,皆可探查!”

姜子牙摸着胡须,极为自信地说道。

比干愣了愣,此言,就连太师闻仲,亦不敢说!

也就是说,面前的姜尚,当真有鬼神莫测的卦术……如此神异,难怪,他能执掌封神之事。

【吹!你要是真那么牛,未来也不会打那么多败仗了。】

【我要是记得没错,你还会经历三死七灾……估摸着所谓的算得准,其实就是天道给你开的外挂!】

【而且,还是时灵时不灵的那种!】

帝辛在内心对姜尚的话嗤之以鼻,真要那么牛,封神一战,也不会打的那么艰难了。

多的不说,单单是能看透凡人当日吉凶,那每次打仗,随便拉个军士出来看看不就知道胜败了?而且,量劫之时,圣人亦不可推算,真当这句话是吹牛的?

伱姜尚再牛,还能牛过圣人?

【越想,越觉得封神的水,很深哪!果然,还是躺平等系统带飞最好!】

原本对测算很感兴趣的帝辛,一想到姜尚在原剧情中的遭遇,还连续死了三次,瞬间就没了兴致。

“若真如尔所言,本事极大,想来,要不了多久,孤就能听到你的名声。”

帝辛若有所指地说道:“到时招尔入朝为官,姜尚可不要推辞啊!”

【现在招进宫也没人信他,等他打出名声再说吧……拔苗助长,不可取也!】

【吃了那么多亏了,国运也涨近千年了,还是谨慎一些好!】

姜子牙愣住了,他那么吹捧自己,不就是想入朝么?大王你这反应,也太弱了点。

“姜尚定不推辞!一定会为大商百姓出力!”

“嗯,孤相信你。”

【我信你个鬼!】

帝辛点点头,无视了姜子牙极度渴望的目光,带着王叔比干离开了命馆。

比干低头的双目中,闪烁着寒光……他将今日听到之事记在心中,并暗暗决定,等回去后,就和太师商议,如何趁姜子牙入宫之时,斩了对方!

要不是害怕对方有逃跑法术,需要人王宫,乃至太师压制……今天晚上,他就能派刺客斩了他!

“大王还想去哪?”

回到大街上,望着周围明显热闹了许多,熙熙攘攘的人群,比干开口问道。

帝辛刚想说,要不去其他街道看看时……突然脑海中一声轻响,系统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宿主!你丫又做什么了!大商国运,怎么又涨了?!”

【我啥都没做啊……你等等,回去再说!】

“今日孤有些乏累了,先回宫吧。”

听到系统声音,帝辛哪里还敢在外呆着,赶紧拉着比干,返回王宫。

刚入宫内,王后就迎了上来……

“大王……”

“王后啊,孤今日有些乏累了,想要自己一個人休息一晚……”

比干在后面偷偷给王后做了个手势……系统来了!

王后了然,悄悄地点了点头,全然不管帝辛想要休息的意思,将头凑到他耳边:“大王,妾身想要与你一起尝试一下冰火九重天……”

“啊?这……”

帝辛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冰……冰火九重天?】

【系统,要不,咱等晚上再聊?王后相邀,没法拒绝啊!】

系统:“你……行吧,荒淫也是你的人设。那就晚上再聊……”

【嗯,晚上再说……】

比干、王后心领神会,相视一笑。计策,成功!

夜晚,辛勤了一夜的帝辛,好不容易等王后睡去……小心翼翼地抽出手,看了看沉睡的王后,这才闭上眼,联系系统。

殊不知,当他抽出臂膀时,原本沉睡王后微微动了动眼皮……而后又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像是完全睡熟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