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豪门后妈在娃综靠躺平爆红了 >  015楚虞:远方传来风笛

“小崽,把那个零件拿过来。”

楚虞侧头去看牧长疏,然后指了指离自己比较远的那块零件,很自然的指挥牧长疏过去拿过来给她。

牧长疏很听话,伸长了手去抓那块离自己不近不远的零件,然后将抓到手的零件递给了楚虞,“妈妈,给。”

“嗯。”

楚虞应声,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牧长疏站在椅子上,脑袋一直往楚虞的方向凑,去看她是怎么安装的。

“妈妈。”

“嗯?怎么了?”

楚虞抽空侧头看了一眼牧长疏。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牧长疏,让他能够看的仔细一点,她直接用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重新安装回原来的样子了。

“妈妈,这个零件不应该在这个上面吗?”牧长疏的小胖手指了指零件原本应该在的位置,“为什么妈妈要把它装在下面?”

疑惑,眼神中透出几分迷茫。

难道是妈妈记错了吗?

不对,妈妈肯定不会记错,应该是他记错了才是!

“是在这个位置才对,你看……”

楚虞详细的跟牧长疏解释了一番。

全是专业名词,如果没有接触过的人,就像跟拍的工作人员,基本就像是在听天书一样,都是人话,组合起来却像是外星文。

牧长疏看完了牧夙烨书房里关于这方面的书,比跟拍的工作人员们好多了,虽然大脑吸收的速度有点慢,但至少听得懂。

等到后面讲的差不多了的时候,牧长疏的眼睛一亮,恍然大悟。

“好了,剩下的你来,要是哪里不会,我教你。”

“好的妈妈!”

牧长疏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手上安装着零件,没有多少迟疑,毕竟刚才楚虞分析的时候,就差告诉他哪块零件应该放哪块了。

牧长疏在楚虞的指导下,零件一个个被安装到了属于它们自己的位置。

而从刚才开始,直播间内的网友们……

【???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说的那些话都听得懂,却听不懂?】

【上面的,就好比你现在发的这句话,我看的懂却看不懂,沧国文字,博大精深!】

【不是,楚虞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她在说什么?!还有!为什么疏崽一副听懂了的模样,连疏崽一个五岁的小幼崽都听懂了,我却听不懂,淦!哭了啊——】

【这是科技类专业术语,楚虞刚才跟疏崽说的这些,可比我们教授说的要浅显易懂多了!求讲课!!!】

【……】

《我和我的全能妈妈》这档节目在第一季的时候就成了全民综艺。

第二季有第一季的基础,看的人只会更多。

所以在节目的直播间内,还是有科技类专业的,毕竟人员复杂,干什么的都有。

在直播间内网友们疯狂不可置信的时候,牧长疏已经在楚虞的指导下,磕磕绊绊的把器械给拼好了。

不管是直播间内的网友们,还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现场的工作人员们,都一脸不可执行的看着面前已经恢复原状的器械。

这器械是一只机械胳膊,这模样,就跟刚才方毅拿过来时的样子差不多?

有机智的网友刚才就截图了,现在刚好能做对比,然后将两张对比图发了出来。

确定了。

不是差不多,是就一模一样!

他们是全程看下来的,要不是因为这,他们怕是会觉得楚虞和牧长疏根本没有把机械手臂拆开过……

【我的妈!震惊我全家!竟然,竟然真的被恢复原样了?!楚虞这么厉害的吗?还有牧长疏,他才五岁吧,是吧是吧!!!】

【我已经被震惊到只想说一句了,那个说要直播倒立吃屎的人呢?赶紧出来直播了!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会有机会看到那么“壮观”的一幕!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上面的别想了,我刚刚去看了,那个狗币注销账号跑路了,淦!我都已经已经准备好录屏,当传家宝传下下去的,可惜了,哎……】

【……】

有震惊的,当然也是有不相信的,刷着各种“只是安装好了,但是能不能动还是一回事”这种弹幕。

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楚虞打脸了。

全身上下,就嘴最硬。

负责跟拍楚虞这组的组长项锐进耳机里传来了导演的声音。

导演在幕后,得等到出发去真正的录制地才会出现,当然,也不会过多的露面,他只需要安排下面的人,然后在后台看看数据就行了,做事多的还是副导演。

现在导演在耳机那头说话,则是看到了楚虞直播间的弹幕,让项锐进配合,让看直播的网友们得到答案。

项锐进只是组长,导演才是节目组里最大的,所以在导演吩咐后,他就在镜头后,询问楚虞,道:“楚老师,这机械手臂被重新安装好了,是可以重新运行吗?”

这届的网友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觉得机械手臂万一跟那个遥控器一样,只是外面看着是安好了,其实却是不能动的呢?

他们选择性无视了之后遥控汽车的遥控器在楚虞指出错误的地方,被牧长疏重新安好后,是能正常运行的。

“当然。”

虽然一开始楚虞没看牧长疏是怎么照着记忆重新安装最前面的,但中间最难的一部分零件都是她亲手安上去的,后面牧长疏也一直是在她看着的情况下完成的。

所以楚虞并不担心这个机械手臂能不能运行的问题。

【呵呵,想都没想就说了,话说的这么满,小心最后被打脸了,一个娱乐圈的戏子,哪里来的自信?虚张声势,为了洗白,真是不择手段,是想营销自己是科研天才吗?简直笑死个人。】

【我觉得有些人话才不要说太满了,先是怀疑楚虞碰运气,又是怀疑楚虞装模作样,现在疏崽真的在人家的指导下将东西安装好了,又来说这些?楚虞是怎么着你们了,做什么都要被你们说三道四的是吧?一个个的怎么嘴巴就那么欠呢?】

【楚虞打不打脸我不知道,反正我的脸已经被楚虞打肿了。】

【我只想对黑子说一句,远方传来风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