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崛起1993 >  第二十五章 轮番上阵

“你俩咋来了?”

林河在技术科加班,看到两姑娘就很惊讶。

不知道两人晚上来找他干嘛。

两姑娘走过去,先瞅了一下屏幕。

顿时惊讶。

苏小美问:“你这又搞的啥?”

林河随口回道:“高分子复合材料的结构!”

两姑娘一听就头大,直接点忽略。

张雅洁问:“你是不是打算下海经商?”

林河先是惊讶,随即了然:“听你爸说的?”

两姑娘都点头。

林河也没多想,道:“你爸说了没有,他们商量的咋样了?”

苏小美问:“商量什么啊?”

林河说道:“我的条件啊!”

苏小美好奇道:“你提啥条件了?”

林河纳闷:“你爸不是都说了吗,我要生产的摩托车省内独家经销权啊!”

苏小美也纳闷:“我爸没同意吗,我以为他同意了。”

林河那个无语:“那你爸都说了些啥?”

“我爸说……”

苏小美吱唔了起来,目光躲闪。

林河一下就好奇了:“还有不能说的?”

张雅洁忙转移话题:“你为什么下海,难道你不当工人了?”

林河一脸嫌弃:“当工人有什么好的?”

张雅洁瞪大了眼睛:“当工人有什么不好,伟人都说,工人阶级是革命的领导者,是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代表,肩负着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光荣使命。”

苏小美眨眨眼,不发表意见。

她思想没这么先进,没想过这些。

林河:“……”

瞅瞅义正严辞的张雅洁,招招手:“过来!”

张雅洁问:“干嘛?”

林河说道:“我摸摸你脑袋被门夹了没有。”

张雅洁气的捶了他一拳,轻飘飘没力道:“你脑袋才被门夹了呢!”

林河像打量外星人:“你这思想很先进啊,照你这么说,那我是不是饭也别吃了,最好工资也别要了,全都捐出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得了。”

“这……”

张雅洁噎了下:“你这是强词夺理。”

林河就来了劲:“怎么强词夺理了,你的意思不就是这个吗?”

张雅洁不满道:“胡说,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我的意思是工人很光荣。”

林河问道:“那些下岗摆地摊的工人也很光荣?”

张雅洁道:“你又没有下岗。”

“迟早的事情,有什么区别?”

林河目光炯炯:“这两年多少厂子倒闭了,这些厂子为什么会倒闭,咱们厂子是个什么情况你心里难道没个数?除了你爹一心为公,还有谁真心为厂子着想的,但凡手里有点权的谁不在钻窟窿盗洞的捞好处,下面的职工都是咋想的你还不清楚?全都在混日子,有点技术的不想着把厂子的工作干好,天天琢磨出去干私活挣外块,你觉的还能撑多久?”

苏小美道:“你不是都设计出摩托车了嘛,听说摩托车很好卖,等生产出摩托车,厂里的效益会更好,职工待遇也会提高的,怎么可能倒闭。”

“想法很美好,但是不现实!”

林河耐心教导:“咱们厂子现在待遇也不算差,这都是你爹的功劳,可厂子的订单为什么在下降,生产的齿轮为什么质量越来越差,这是什么原因你们考虑过吗?”

张雅洁道:“是工人没有责任心。”

林河问道:“只有工人?”

张雅洁咬咬牙:“有些领导也没责任心。”

林河又问:“为什么领导和工人没有责任心?”

两姑娘你眼望我眼,答不上来。

显然没考虑过这么深奥的问题。

林河说道:“老话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现在已经过了靠理想和热情就能让人玩了命往死里干的年代,利益分配不公平,一个组织就没有活力,也不可能有生命力,大领导看的透彻,所以要进行改革,不改革就得死。”

张雅洁撇撇嘴:“反正只要我爸当厂长,厂子就不会倒。”

林河问道:“你爸还能干几年厂长?”

张雅洁张张嘴,答不上来。

林河又道:“你爸不可能当一辈子厂长,咱们厂子有你爸这样的厂长算是幸运的,可你看看其他厂子,那些厂子为什么会倒,他们的厂长在干什么,你能保证你爸退下去新来的厂长能和你爸一样大公无私为厂子鞠躬尽瘁?不能吧?”

张雅洁愤愤道:“那你说怎么办?”

林河呵呵笑道:“我又不是厂长,哪能操得了厂长的心,要不你跟你爸商量一下,让他把厂长的位子让给我坐,我好歹比他年轻,再干个三十年也不成问题。”

张雅洁扑哧笑出声:“你想的美,你有胆就跟我爸说去。”

林河兴致缺缺:“没兴趣,就算你爸真想让我当我也不稀罕。”

苏小美好奇问:“为啥啊?”

林河侧下身子,翘起了二郎腿:“厂子又不是我的,我干嘛要费那个劲,凭我的本事自己开个厂子当老板,赚了钱都是我自己的,干嘛要给别人赚钱?”

张雅洁批判他:“你这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倾向。”

林河语重心长:“你这傻姑娘,伟人都说过了,不必纠结姓资还是姓社问题,只要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就行,伟人还说要实现共同富裕,要让先富带动后富,我赚了钱多给工人发点工资,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这难道不是落实伟人的指示精神?”

张雅洁撇撇嘴,心服口不服:“全是歪理,你就会胡说八道。”

苏小美想说点什么,却又忍住了。

她觉的林河说的有道理,但不想跟妹妹争这个。

自己知道就行。

争来争去的没意思,也没那必要。

两姑娘待了半小时,各怀心事的走了。

林河继续加班,一直忙活到十二点才回了宿舍。

时间不够用啊!

脑袋里有太多东西要拿出来,可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甚至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全部拿出来。

郭鹏已经跟杨小红梦里相会去了。

林河没有开灯,抹黑上了床,不忘感慨下这苦逼的生活。

次日一早。

刘书记上班后,就去了张厂长办公室。

“老刘啊,来来来坐。”

张振国招呼了一下,等刘书记坐下后才问:“跟林河谈了吧?”

刘书记点点头:“昨天下班前谈过了……”

把谈话情况说了说。

张振国一点不意外,似是早就有心理准备,听完后和刘书记商量了一下,又让厂办通知其他领导过来开碰头会,谈判这种事肯定要集思广议,不然怎么才能体现民主决策。

听了刘书记的谈话结果,领导们毫不意外。

一省的经销权,这个要求其实不过分。

让领导们不肯痛快答应的是省份问题。

但凡换一个省,领导们没人会有意见。

唯独本省市场,不能轻易让人拿捏住。

摩托车生产出来能不能卖出去,现在还是未知数,要是畅销就罢了,要是不好卖本省市场就显的尤为重要,外省销路不畅,本身还可以努力一下,怎能轻易被人卡脖子。

“本省不可能,除了本省,其他任何一个省都行。”

陈副厂长一口咬死:“就算给他五个省都行。”

领导们心里都赞同,但不敢随便点头。

张振国却不给领导们当墙头草的机会,直接点名:“老赵你的意见呢?”

赵副厂长装不住了,模凌两可道:“我觉的还是再谈谈?”

张振国又看向曹副厂长:“老曹你的意见呢?”

曹副厂长就学赵副厂长:“我赞同赵厂长的意见。”

其他领导纷纷附合,赵副厂长就觉的有点坐蜡。

张振国充分发扬了民主精神:“那就再谈谈,这次老赵你去!”

赵副厂长没处甩锅,只得应下来。

散会后回到办公室,就让厂办的人去通知林河。

“赵厂长叫我?”

林河很快上来,一点不意外。

谈判就是扯皮,就看谁先绷不住。

赵副厂长让他坐下,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道:“不可能给你本身的独家经销权。”

林河淡定如狗,不急着开声,静待下文。

赵副厂长打量他的表情,心里就犯嘀咕,这小子好特么的淡定,一点不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只好继续道:“除了本省,其他省任你挑,给你五个省的独家经销权都行。”

林河也不废话:“不要,我就要本省的独家经销权。”

赵副厂长眉头一掀,有点不高兴:“我说你这个小同志怎么一点觉悟都没有,你还是厂里的职工,给厂里做出贡献,提点要求也算应该的,但不能狮子大张口。”

林河光棍的很:“那我就辞职吧,厂里总共给我发了两个月的工资,我把这两个月的工资也还给厂里,就当是我给厂子义务劳动了,我这觉悟确实不适合在厂里上班。”

“你……”

赵副厂长差点吐血,多少年没被工人顶撞过了。

更不要说赤果果的威胁。

简直岂有此理。

可技术在人家手里,发动机虽然成功制出来了,但好多关键技术厂里还没能掌握,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掌握的,不爽也得忍着,只能重新换个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