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的胸口集束炮处于过载状态,发射出来的能量炮正好打中了你所穿的Mark2胸前方舟反应堆,能量协同效应下又产生了成倍的爆炸冲击威力......”

“行了,托尼,不用说下去——”

“这股力量推动你以极高的加速度撞上了后面墙壁,根据我的计算这撞击威力相当于超过一千米的高空直接自由落体坠落......”

“听着,托尼,这不是你的错——”

“而我早该知道Mark2的装甲材质有问题,在极端环境下会失灵且无法操控,而且是我默许你使用我的装甲......”

“托尼!!”

罗德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现在这位海军陆战队上校从腰部以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托尼,这根本不能怪你。我是自己自作主张穿上你的战甲,而且作为军人在战斗中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但即使如此,托尼那原本总是玩世不恭、狡黠聪慧的双眼,依然显得十分黯淡消沉。

“听我说完,罗德,这就是我的错。如果我不是喝成烂醉的话,如果我可以早点发现入侵者的话,如果我不是......那么冲动鲁莽的话,是我害了伱,罗德。”

“别说这些话,托尼,这不适合你。”

罗德露出乐观的笑容,拍了拍托尼的肩膀。

“不管怎么说,能看到你完好无损,对我来说就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无法释怀的话,就快点回去打起精神来,找到袭击我们的那两个家伙,我们的国家需要钢铁侠保护——这可是你说的。”

托尼用力握住罗德的手,直视着自己挚友充满坚强不屈的眼睛。

“我向你保证,就算耗尽我剩余的生命,我都一定会找到把你治好的办法;我还要找到的,还有把你害成这样的家伙,让他们为此负责......”

“不惜一切代价!”

——

史塔克家的豪宅中,钢铁侠的实验室里。

“谢谢你,雷德,要不是有你帮忙的话......”

“不用在意,佩珀。这是我分内事——小心头上!”

“什么——啊!”

突然,就在小辣椒头顶上,本来已经残破不堪的天花板咔啦一声掉落了一大块混凝土,雷德眼疾手快伸出手一拉佩珀手臂,将她拉到自己怀里。

轰!

要是佩珀还在原地的话,一定会被砸个头破血流。惊魂未定的她本能地往雷德怀里缩了缩,确认危险已经解除之后才按着不断起伏的胸脯长舒了一口气。

“谢谢你,雷德,又被你救了一次......”

但就在此时,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从天花板的空洞传来。

“能解释一下你和其他男人在我的私人实验室里面卿卿我我是什么情况吗,小辣椒?”

听到这個声音,佩珀就像触电一般迅速从雷德身上离开,惊喜中带有些局促地说道。

“托、托尼?你已经醒了,我都不知道......等等,太乱来了,你怎么自己就跑出医院了?”

“如果不是哈皮跟我说,你和另外一个男人跑到我家来,我是打算在医院里给你个惊喜的。”

只见脸色阴沉的托尼先是扒着天花板的洞口吊下,然后直接跳了下来,结果崴了一下脚差点一个踉跄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托尼,刚才的事情只是误会......”

误会?才不是误会。事实上雷德在五分钟前就感应到一肚子怒火的托尼史塔克靠近了,他是故意用红灯能量挪动了一下天花板的裂缝,制造这个“意外”场面。

至于他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雷德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东西,然后主动走前一步。

“史塔克先生,我是作为佩珀的助理来帮忙抢救你实验室里的物品,避免因为房屋坍塌或下雨浸水的缘故产生进一步损害。”

听到雷德的话,托尼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出去,不然我就报警擅闯民宅。”

在看到佩珀那哀求的眼色之后,雷德耸了耸肩装出一脸无奈的样子转身离开,但就在这时托尼眼中精光一闪,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而大喝一声。

“站住!”

只见托尼一瘸一拐地绕到雷德面前,伸出手一把摘下了雷德的墨镜。然后他凝视着雷德的红眼,声音冷峻地说道。

“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眼白和瞳孔都呈血红色,难道你和那天晚上的伊凡万科还有罐头人有什么联系......”

“够了,托尼!”

但就在这时,佩珀即使上前推开了雷德和托尼,然后拦在雷德面前严肃地对托尼说道。

“雷德那天不但救了我,还把你和罗德从碎石里挖了出来。我明白你现在心情很不好,但这不是迁怒别人的借口。”

然后佩珀转身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向雷德,声音轻柔地说道。

“今天你就提前下班吧,雷德,明天公司见。”

托尼看着佩珀严厉的眼神欲言又止,当雷德完全消失在他视野之后,他轻叹一口气颓然坐在了一堆碎石上面。

“你就这么相信他吗,佩珀?而且还让他当你的私人助理,呵呵......”

佩珀抿了抿嘴,看向托尼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起来。

“我只是给他一个机会而已,如果他无法胜任或者别有所图我会立刻开除他——倒是你,托尼。我知道你现在很不好受,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心事告诉我,如果你正面临困难的话,我想和你并肩作战。”

托尼一开始似乎想说什么,但听到后面“并肩作战”这个词语的时候,他脑海里突然闪过自己朝罗德进行攻击的那一幕。

“不,没什么,能让我一个人待一段时间吗,佩珀。”

——

“哈哈哈哈哈......我能想象托尼史塔克那个就像是吃了苍蝇的表情......可惜我没能在场。”

看到伊凡在沙发上叼着牙签笑得前仰后翻的样子,正在撸猫的雷德撇了撇嘴,他可不是只为了帮伊凡出气才故意激怒托尼史塔克的。

而且他是纯爱战士,才不是什么牛头人。

“托尼的直觉还是挺灵敏的,要不是我激起他和佩珀的愤怒情绪,说不定让他回过神来,让贾维斯搜我身的话就麻烦了。”

愤怒和嫉妒都会让人智商下降判断失误,雷德知道自己不算聪明人,但可以通过引发愤怒情绪给别人降智,把他拉到和自己一个水平线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他。

这也是一种智斗。

雷德从兜里取出一块口香糖大小的蓝色长方形晶片,然后抛给了伊凡。后者接过晶片之后,凝视着上面写着Friday(星期五)的字样。

“做得好,雷德,最后一块拼图现在也终于集齐了。”

——

深夜,托尼史塔克依然坐在自己的地下实验室里,和佩珀担心的一样,今晚下起了滂沱大雨,临时钉上的木板无法完全挡住雨水。

但托尼依然没有挪动,这份孤独就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轰隆!

一道惊雷之后,在电光的映照下,托尼突然看到地上的积水上映照着一个人影。

“是谁?!”

托尼警惕地抬起头,现在他手无寸铁比任何人都虚弱,但幸运的是,对方看起来对他并没有恶意,而是友善地伸出了手。

“我叫埃里克·克尔芒戈。”

一个黑人看着托尼史塔克,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觉得你需要一个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