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你就靠吃软饭成圣是吧 >  54.你救了姨姨

黑影,或者说太子元治,双指如刀,猛然斩下。

目标正是藏在被单里的白风。

可被“接管”了身体的白风,却在众目睽睽之下,骤然一拉被单,将太子妃也包裹了进去,没人知道里面开始发生什么.........

黑影愣了下,他心里似乎跑过了某种历程,而改斩为挑,显然他不想连太子妃都一起斩了,至于为何,是因为两人关系,还是爱情,再或者是其他,却又不得而知。

可当他挑开的一刹,却听门外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却见一阵狂风卷着落叶泥石的巨人轮廓从外奔袭而归。

这是太子妃以元神凝聚泥石草木而形成的巨人。

巨人还未看清,那威猛的自然之力构成的拳头就从远呼啸着轰砸而来。

转瞬已近!

拳,未至,屋内一切却已被掀翻。

轰隆隆的声音,就好像火车的鸣笛在耳边炸着。

劲风道道,把刚跑来的豆包给吹飞了,撞到了墙上。

黑影只觉斗篷往后烈烈而扬,面具几欲裂开,他急忙转身,左手扣住面具,右手五指动了动,似想捏成拳头,却终究还是以掌平推了出去。

轰!!!

这一掌对上巨人的拳。

黑影直接被打飞了,撞穿离梦宫的墙壁飞了出去,斗篷粉碎,在半空化作蝴蝶似的碎布。

可惜,黑影却并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显然他体魄很强。

黑影正要翻身落地。

巨人却也追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一道水墨般的持镰黑影掠了过来,挡在太子前,“刷刷”银光之间,巨镰挡住了巨人的一击,却又倒退两步。

哧~~

双方再度拉开距离。

持镰的水墨黑影和太子站在一处。

而另一边,袁魁却也站起了身,扭着脖子,震开周身的泥石,拦在了太子妃面前。

此时...

天空忽地响起一声尖锐的唳叫。

这是撤退的信号。

一瞬间,所有进攻者都开始了撤退。

太子府的刺客,侍卫自然不会任由他们离开,又是一阵追杀。

而太子妃也是紧随了出去,疯狂追杀。

花木泥石构成的自然巨人,浮空而掠,俯瞰着地面逃跑的入侵者,猛不丁地一阵俯冲,抬拳之间,砸谁谁死。

就好像狂暴的猎鹰在追杀着地面的兔子群。

道士有多猛?

这一看,看的清清楚楚。

在撤退的太子和持镰黑影亦是飞快掠行,时不时还要躲避从天而来的攻击。

此时,那持镰黑影似乎缩小了不少,显出娇小的体型,只不过和太子一样,都是戴着面具、裹着斗篷。

“不应该啊!她中了毒,应该发挥不了力量,也不敢恋战。怎么会这样?”太子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话。

毒是他亲手下的。

下的方式很特别...

这是一种条件激发型毒素,亦即:两个分开没有毒的东西,凑到一起就有了毒。

这一样东西,是皇都某个宅子的床榻,恰好...太子妃就睡那床榻。

另一样东西,是他送给皇后的茶叶,恰好...皇后喜欢拉着太子妃说话,这遇上了好茶,自然也会给太子妃分享。

至于个中细节,自又是需要些手段。

对这毒素,太子很有信心,可现在......对方却根本不像中毒的模样。

太子妃操纵自然巨人,在空中疯狂追击,皇都路道复杂,可从高处看,却一目了然,无论对方逃到哪儿,她都能追上。

就在这时,太子和那持镰黑影却又分道扬镳。

持镰黑影骤然停下,双手舞镰成残影,背后水墨般的黑色骤然膨起,骤然升腾,化成了一道数丈的虚影。

虚影拦截住了太子妃,双方再度交锋。

然而,那虚影明显比太子妃差了半畴,之前之所以能打的有来有往也是因为太子妃中毒。

现在,太子妃的毒素似已去了,虚影便不再是对手。

十几回合后,虚影便被一巴掌拍到了地上。

地上尘埃腾腾,自然巨人看准了,继续从天而降,又是一掌落下。

这一落,却骤然停了。

因为那娇小的持镰的黑影骤然不见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自然巨人伫立街头,远处传来城防军铁骑的声音。

未几,一队铁骑拦在了自然巨人面前...

为首的是个穿着漆黑刺甲、双目幽深的将军。

这将军正是城防东军的张校尉。

张校尉冷声问:“哪里来的道士,大半夜的肆虐皇都?”

太子妃冷冷撇了他一眼,道:“逃跑的人你看不到,就偏来拦我,是吧?”

张校尉抱拳道:“不敢,职责所在。还请真身相见,以免误会。”

太子妃眯眼看了他一眼,冷笑着撤去巨人。

巨人消失,太子妃自然也回归了本体。

之前因为中毒的缘故,她没有能够元神投影,而是本体作战...

此时返回,她的娇躯宛如回魂般恢复了温度,而自然地发出一声“嘤咛”。

可旋即,她又发现被单依然披着。

而被单里,那少年正蜷缩着,双目紧闭,已经昏了过去。

太子妃自然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少年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他抱起自己的脸颊,嘴唇贴在自己眉心,然后运力狂吸,这一吸居然将她体内的毒素全吸了出去。

这就很神奇...

美妇也顾不得他是怎么做到的了,她掀起被单,抱起昏迷的少年,美目里流转过一抹罕有的温柔。

...

...

片刻后。

床榻上。

白风悠悠转醒,他只觉躯体犹寒,毒素固然免疫,可毒素里掺杂的那一抹冰寒却未曾免疫。

稍作复盘。

这“托管”,果然很高效。

在那种必死的局面下,无论他做什么,其实都无济于事。

所以,“托管”中他把太子妃的毒给解了。

太子妃的毒一解,顿时就变得格外凶猛。

怎么解的毒,他却不知道。

想来元神之毒伤口就在眉心之处,而当他贴过去的时候,理论上来说,毒素存在直接流出的几率。

然后...那毒就好像寻到了发泄口,真的一下子流了出来。

而他却偏偏毒素免疫...

至于其他的...就超过他的理解了。

“小风,你救了姨姨。”美妇坐在塌前,端庄的俏脸上犹然显着一抹温柔,“姨姨让大夫给你看过了,只是寒毒复发,其他没什么大碍...

不过,你是怎么想到在姨姨眉心解毒的?”

白风“露出回忆之色”道:“我小时候也不知道听谁说过,毒在哪儿就可以从哪儿吸出来。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感到白姨眉心最冷,所以想着也许能有用。

结果才贴上去,就感到一股冰冷的气直接从白姨眉心跑了出来,之后我就晕过去了。”

美妇一脸惊讶。

这一波...是最高端的毒素居然用最低端的法子解了?

不过,谁能想到这么解?

这是什么样的幸运才能做到的事?

她忽地神色一变,妖媚地笑了下,挺了挺胸,轻声问:“若是这伤不在姨姨眉心,而在姨姨胸口呢,你怎么办?”

白风:......

又开车?

美妇见他这表情,轻佻地道:“吸不吸呢?”

白风:......

这车是漂移了,是吧?

然而,美妇并没有追击,两句调笑过后,她微微闭目,再睁眼,又恢复了原本的端庄优雅的模样。

可是,她却忽地微微低头,红唇轻柔地在白风额间点了下,然后又闪电般地抬起。

“这是姨姨还你的。”

“你好好休息,今后...你还要和姨姨一起做许多事呢。”

说罢,美妇起身,临到门前时,对门外人淡淡吩咐了声:“照顾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