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殿下他对我心怀不轨 >  第50章 脸毁了

苏文嫣挣开他的手。

“大长公主的身后,是太后,是韩家,韩氏一党,盘根错节,你敢得罪吗,殿下,你做不到的,你既然做不到,那我,便亲自动手。”

“苏文嫣!”

这是岑瑱绪头一回听她说出如此渗人的话。

她一个深宫里的小小承徽,若没有他保着,也走不到今日。

既无根基,也无实力,如何能亲自动手。

“嫣儿,气话就莫要再说了。你知晓的,正常人干不出这样的事,大长公主她,确实是个疯子,气来时,她连国公爷也敢鞭笞。”

苏文嫣心底那根弦被他说碎。

自入东宫来,她一向谨小慎微,不与人惹事。

对韩广香的恨也好,对太孙嫔的算计也罢,她一直潜伏者,蛰伏着,只待抓一个时机。

可这些人,却怎样也不放过她。

“她要是疯子,我只会比她更疯。不能因她与常人有异,我便要原谅她,殿下,你知道的,这事我没有错,我家小弟,也没有错,我们没错……”

岑瑱绪将她抱住,任凭她歇斯底里哭了起来。

终于哭出了声,这口气便算发泄出去。

岑瑱绪摸着她单薄的肩胛骨,感受着她在自己怀里哭的撕心裂肺,这一刻里,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扎根。

嫣儿。

孤答应你的事,必会作数。

这些在前方碍着他登位的刁人,他自会一个个清理。

岑瑱绪压住眼底冉冉升起的野心和狠碎,将苏文嫣抱在怀里,嗓音也哑了两分。

“嫣儿,孤会请最好的太医给你治脸,你遭的这份罪,不会白白受过。”

这夜里,苏文嫣哭了两次。

一次,是在他怀里为自己的无能和委屈哭,一次,是在为他擦脸,看见他脸上的伤时哭。

大长公主能被他几句话说退,乃是自己理亏。

因她冲动,掌掴了太孙一巴掌。

而这一巴掌,不仅仅是打在太孙的脸上,同样是打在了东宫的脸上。

苏文嫣知晓,他岑瑱绪,这辈子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比起她今日挨的巴掌,他受的这一掌,其实要厉害的多。

给他擦着药,没忍住,手在发抖,泪水便也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岑瑱绪按住她发抖的手。

“无妨,孤的这一巴掌,孤会讨回来。”

苏文嫣扔了手里的签子,转过了身去。

拼命压着自己的哭声。

岑瑱绪从身后抱住了她。

“嫣儿,不要心疼,你这样哭,孤比你更要心疼。”

苏文嫣到底没忍住,哭出了声。

“这群王八蛋,我去庙里写签子咒他们!”

岑瑱绪笑出了声。

这才是她会说的话。

“好,多写几个,孤亲自给你挂上。”

**

这事最后的处理方式出乎太孙嫔等人的意料。

太孙嫔又问了宫婢一遍,宫婢说自己打听的没错。

“是太后的意思,大长公主和太孙起了冲突,皆是因为苏承徽,不,苏昭训,苏昭训的母家怠慢小郡主,已被太孙责罚,迁出了书院。”

太孙嫔来回在屋里走动。

这事闹得那样大,皇帝也知道了。

皇帝最是偏袒太孙,不等日程,便叫永安国带着大长公主出了京。

可太后却不满意了,将太子妃皇后都叫去训了话。

话里着重说了苏昭训的不是,一切事情,都是因她而起。

皇后当时便下了令,将那个苏氏贬斥,还罚了她半年的俸禄。

“苏氏又被降为了昭训,殿下什么反应。”

宫婢答:“殿下已经有三日不曾去过暖香阁了,倒是常在书斋召唤您引荐的那位离溪姑娘。”

听到此,太孙嫔终于放下了心。

又问:“胡良娣去看过苏昭训没有?”

“胡良娣没去看过,倒是……”

“倒是什么。”

“倒是曾良娣和蕙良娣,她二人去看过。”

太孙嫔眉头一蹙:“蕙良娣她现下愿意出门了?”

“像是,昨儿奴婢还在御花园里看见了她。”

苏文嫣脸伤太重,蕙良娣和曾良娣都来送过药。

她二人的药,她一个也没用。

一并叫银环放入了小仓库,压了箱底。

因脸伤重,她也没有心思出门,每日只在房中作画。

晌午的功夫,暖香阁迎来了第二拨客人。

太孙嫔才到暖香阁,就见宫女从院里走出来。

瞧着那宫婢眼熟,问过才知道,原是太孙妃宫里的,派来送药的。

到这会儿,她忽然觉得,这微不足道的苏昭训,原来人缘这般好。

一个个的,都来看她。

连太孙妃也不例外。

进了屋,就瞧见脸上裹了面纱的苏昭训在案上作画。

走近一看,宫婢正在将她作好的画挂起来立干。

“松下茅亭五月凉,汀沙云树晚苍苍。你这幅画,当真有几分意境。”

听闻太孙嫔说话,苏文嫣跪身行礼。

“见过太孙嫔。”

“妹妹,你我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唉,我因宫里采办的事耽搁,到今日才来看你,你这伤,还好吗?”

苏文嫣眼神愁色。

“怕是好不了了,太医也说过,日后就是好了,恐也要留些痕迹,我不知晓,我这张脸是不是真的毁了。”

说着,她流了些泪,拿帕子在擦。

太孙嫔宽慰她:“哪里就这么严重,让我瞧瞧,到底是伤到什么程度。”

苏文嫣揭了面纱,露出伤脸,太孙嫔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院里坐了片刻,也给她送了些擦脸的药,而后,太孙嫔离去。

回宫的路上,太孙嫔被宫婢扶着手,面上有些淡不去的笑意。

“这苏氏,是不中用了。走,去胡良娣的宫中坐坐。”

太孙嫔在胡良娣的宫中坐了一下午,到日头落才走。

胡良娣被她烦的一样事也没做成,还只能陪笑。

到了晚间,进宝来传话。

说殿下今夜不来这边了,要留在书斋。

胡良娣一肚子火气,可又觉不出哪里不对。

“太孙嫔今日是怎么了,往常也不见她在我这里做客,今日话那样多,耽误了我为殿下准备的花枪。”

宫女道:“明日送去也是使得的,索性今夜殿下没来。”

“算了算了,等明日吧。”

可等第二日,宫里又传出消息,炸的安静的太孙殿掀起一阵风浪。

原昨夜殿下留宿书斋,不是与书作伴,而是幸了一位乐府司的琵琶首席。

早上便封了位份,晋了昭训,就入住在胡良娣她空的那间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