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逆天傻妃:战王狠绝色 >  第85章 白色的冰

这话是怎么说的,似乎是她已经嫌弃他不怎样讲究信用了一般!但是,她确实有些挑衅的意思了。虽然今天已经战斗得足够多了,面对这样一个可谓是更高一层的强劲的对手,即使她再是冷清也是有一些动心了。

这句话似假还真,也是真的表达出来了她心中对于和他一战的迫切心情。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以说得呢?惟有一战了!

墨堇年冷笑道:“既然你想要找死,那就来吧!”

沧澜对此只有无奈一声苦笑,哼一声,道:“那就真正的开始吧!希望你被打击了之后,可不要怪我不怜香惜玉,不体谅你刚刚经过两场大战。”

现在倒是沦落到她开始有些无奈了,但是心中轻快,跃跃欲试,说出的话虽然也还是尽量保持自己的一贯的平静。但是其中的激动也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了。“你大可以体谅一下,放一点水,只要之后不要后悔就可以!”

她可不相信自己会轻易地败在对方的手中。

尽管,对面的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付!

沧澜已经不知道该是哭,还是笑了,摇了摇头道:“你的口气倒是大!”

“不过,你最后还是要失望了。第一,你经历两场生死大战,身上负重伤并且没有经过休息和处理,身体的状态不佳;第二,我使用的是长剑,对于匕首来说,虽然都是近身攻击,但是长剑的攻击明显要克制匕首。”

“这两相比较之下,你怎么还能够将这一场胜负说得那么的轻松吗?”

他的分析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错误,可对于她来说,却也是最为明显的错误。

墨堇年笑了一笑,却是扬起了自己的下巴,傲然说:“这个你自然是不必担心的,我所修炼的武功也正是克制你这种近身长距离的攻击招式的。”

“至于第一点,那也就只好算我运气不好吧!”

“总不能以后跟别人家起冲突的时候,还要告诉人家一句:我身体不好,改日再战?再说,这样的状况之下,战胜你了不是更有意思吗?”

她望着对面的沧澜,心中一点儿也没有将比斗意外的事情放在心中。而是盯着对方,打量着对方,站立的姿势,握剑的姿势,会使用的攻击方法,等等进行了一系列的评估,并且很快找出了自己的应对之法。

毫无疑问的就是,无论如何,她自己最为擅长的招式就是使用匕首的近身攻击,对方最为擅长的就是带着冰属性增幅的长剑。长剑重视飘逸与流畅的感觉,如同高山流水,景行景止,讲究大开大合,一起呵成。

匕首,则是如同刺客本身一般,讲究一击即杀,见血封喉,不留余地。同样的残忍,同样的不留余地,同样的,要求匕首融化成为刺客肢体的延伸。

匕首就是刺客的手,刺客的手就是最为的杀伤性武器,在面对任何的一个目标的时候都不会有一丝的犹疑和不解。即使存在着不解,那也是在下意识的行动之后冷静下来思考的时候才会慢慢地涌出来。

刺客的脑子就如同匕首一般,冰冷与无情,充满了对鲜血的执着。

“你介绍了自己的武器和攻击方式,我想我也应该告诉你我的。我使用的武器是匕首,匕首的功用与特殊之处想必你比我更清楚;至于元素之力,我自己都不甚清楚金色的元素之力到底是什么属性,说实话对于其他的元素之力,元素之力的具体性质,我也是不甚清楚。”

沧澜已经不怎么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直接道:“你的意思是,你身上的那种金色的变异的元素之力到底是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不会吧!”

墨堇年看着他,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说:“会!我倒是有些想要拜托你来帮助我查清楚元素之力的组成呢!至少,你身为土著的见解应该比我深刻。”

她坦诚地看着对面的高瘦挺拔的冰冷男子,也是确实一直对于自己身上的这种元素之力感觉到好奇。当初风疏狂没有告诉她,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力量,而自己的爹墨燕回也是讳莫如深,好像她还是不知道的好一样。

现在,她独自暂时抛开一切来到这个紫薇学院,就是为了弄懂自己身上的元素之力,并且在熟知自己元素之力的性质的基础之上修炼自己的元素之力。

没有性质的理解,就不会有后续的提高!

要不然不事先弄清楚这种金色的元素之力到底由什么组成,有究竟拥有什么性质的能力,那她的修炼与实力的提高,就像是在说出来空话。

想要学会应用自己身上的元素之力,于是必须就要了解这种元素之力究竟是什么!

她倒是有些想起来,还没有进入雇佣兵组织,还没有变得如此冷酷狠毒的时候,在自己中学的班级上面,听到的老师的讲话,说:“没有基础的掌握,何以构建以后的想象之中的大厦?”

这句话虽然平凡,虽然普通,但是却是那个时候她经常会想到的部分。

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应该先知道自己的金色的元素之力究竟是什么?

墨堇年看向沧澜,心中却是有些隐约的嫉妒了。

似乎,她来到这个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异世界之后,身边的一切事情都变得纷杂,拥有千头万绪。对于一个二十一世纪一个可以被全同行的人的视作一个伟大的偶像来说,足够的新奇与令人怀念。

她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元素之力,就如同,他们对于自己的穿越没有什么感觉一般。

就像是在这个时候,自己对于自身远古之力的感觉一样!

“怎么,对于这个你有什么看法的吗?”

她试探着询问。被问及的沧澜却是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没有让她等待很久。他想起自己年少时候的事情,自己小小的一个手握长剑,而对面站着他冷面的严厉的老师,而老师询问他的话也是:“你现在的目的就是掌握自己手中的剑,将来在朝廷里面和江湖之中某得一席之地,对此你有什么看法的吗?”

他那个时候也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怯生生地仰望着自己的老师,最终还是点了点自己的头,开口道:“没有了。”

老师则是很矜持地挺了挺字的胸膛道:“很好,你知道就好了。”

老师并不将他放在心上,而且对于自己的行为也并没有什么好抱歉的地方。就只是在重复自己无所谓的话语,向他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个令他在时间之中长大,倒是变得更加的坚定了。

白色的冰剑不会有错误,白色的冰雪也会有错误,他和老师并不是什么圣人,也总会有属于自己的凡人的苦恼之处。

“如果你一直纠结于这个,倒是不如放空自己的心思,让自己投入到真正的训练当中去成为绝顶的高手。向来,惟有成为绝顶高手的人才有资格来抱怨实力的不济,命运的不公,与训练的辛苦。”

“大多数的人,永远都没有机会接触到现在的境界。他们只能是仰望,并且以此为目标来经常性地激励着自己。”

“你身为我的弟子,总有一日需要明白自己的不凡之处!”

正值寒冬,白雪皑皑的山顶上面,午后的时光,他手持玄冰剑独自立在悬崖之上,孤寂地看着远处苍茫的景色。心中想着的却是他老师的话:现在你是因为为师的名号而被知晓,为师希望总有一天我会因为你而被众人知晓。

“前途充满迷茫,但是你还需要努力。”

“……”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少年时期经历过的场景,犹疑的心中此时此刻没有了半分的不确定。注意力全部放在对面的墨堇年的身上,似乎整个偌大的紫薇学院校场之中,除却她与他之外,并不再存在其他的人和事情。

空荡荡的视野之中,只剩下白茫茫的她了。

“玄冰剑阵——开!”他将自己手中的玄冰剑举起来竖在嘴唇边上,微微闭目凝神,嘴唇贴着剑身,吐露出了这冷冰冰的一记。只见话声刚落,他的眼睛猛然真爱,就是一阵白茫茫的光彩闪烁而来。

冰冷的白色的冰,出现在他的身后,一层又是一层,一根挨着一根一直排列到超越他半人高的位置上才停下来长高;咔嚓咔嚓,一根根的冰柱开始向两边扩张,像是折翼的天使的洁白翅膀一样,白色的冰组成了他的翅膀。

每一根冰就像是一根放大的钢针,尖端向外,构成一面钢针组成的墙壁!针尖全部面对着墨堇年,似乎她已经成为他最大的敌人。

墨堇年眼神凝重,微微地向后摆了一下握着黑色匕首的右手,右腿后撤一步摆出来应敌的姿势。她沉默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而就在她准备这一切之后,对面的沧澜放下了手中的剑,剑尖斜向下指着地面。短暂停顿后,巨型的冰针向她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