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洪荒之我的系统大哥 >  第28章 一丝迷茫

这一瞥把格洛托尼送回家,格洛托尼笑着说,“夫人,我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你妻子是谁!“姚兵的脸涨得通红,转眼就跑开了,只剩下萧鼎、林洛、白安和紫云含含糊糊的看着他。

“你在看什么!“暴饮暴食的样子就像我有一个你没有的妻子,但是很自豪。

“哈哈,还没有!“萧鼎笑了,举起手拍了拍的头,但是说道。

“嗯,是的,师父,我会的。“暴饮暴食是在心里追着,只是觉得这不会被认为比一般的哥哥重,但就在这时在萧鼎的同意下,暴饮暴食被立即赶出来了。

在追逐中,格鲁特尼喊道,“等等我,夫人!“他面前的那股光流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几乎要从天而降了。

“这个家伙。“萧鼎摇了摇头,笑道,“这个贪吃的人真是个活宝。“

林洛和其他人面面相觑,但是说话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回去吧,哎呦,我已经感觉到成圣了,我怕你再见到我的时候,我就可以突破大圣的境界了。“

“祝贺你。“轻轻的。

“师父,我先走了。“白安反唇相讥,三人转身就走。

另一方面,伊沃克摇了摇头,三人离开,回到了他们的宫殿。

光阴似箭,转眼间,时间就过去了。

大战已经过去将近十几天了。

萧鼎看着暴饮暴食的姚明在场上,但是初次见面就被感动了,但是这两天很难停下来,在那两天里,他们几乎成了连体婴儿,一个你我都喜欢看的好,但是几乎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在一起,还像一对天仙。

但只持续了两天,三天后,格鲁顿的神经质的性格使他又开始跑起来,带着他的小弟弟们跑进了坏死的道场,但他开始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再跑到了坏死的道场,他终于恢复了镇静,变成了黑色和黑色。

萧鼎笑着摇了摇头。充其量,他叹了口气,但他不打算再把格洛托尼扔出道场。当然,如果时间对他有利,他很可能会这么做。毕竟,那是个仙境,制造场面和往生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但是现在,萧鼎看了看那个傻傻的家伙,它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神经质,但是后面总是跟着一条小尾巴的瑶冰,那种你无法摆脱的束缚。

当然,饕餮的脸上却洋溢着自吹自擂和享受的表情,自从上次他把姚冰介绍给他应该在道场的小兄弟们以来,他们看起来都崩溃了。

换句话说,即使是年纪最大的也能找到一个淑女,而且还是那么漂亮,而且她们还是单身,真的很羡慕!那些小弟弟都想尖叫……

当饕餮再次带姚冰去拜安时,似乎是在做客,但实际上只是在炫耀,顺便说一句,是在嘲笑白安那么老,甚至没有牵过女人的手。

当然,交换是非常和谐的,因为白安教会了兄弟的爱,并把他打得落泪,但那是在他在姚兵面前出丑之后。

暴饮暴食了一会儿,不再继续寻找林洛的死亡。

“嘿,看来我有天赋成为一个受欢迎的爸爸,我已经随机凑齐了其中两个。“然而,萧鼎在他的心里感觉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暴饮暴食的归来,就像一块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头,砰的一声落下,使他如释重负。

巨石崩塌后,人们纷纷醒悟。萧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瞥见了在控制神秘主义方面的一个突破。但是线太弱了,一眨眼就消失了。当然,这一刻还是让萧鼎感受到了很多东西,也许下次他再碰它的时候,他就可以突破了。

暴饮暴食,显然已经被封印在吞噬恶魔的身体里太久了,如果他想大吵大闹,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大吵大闹,如果他想的话。

但是在吞食者回来后的第三天,他找到了萧鼎,和萧鼎在密室里呆了一整天,只是想告诉萧鼎他在吞食者那里的所见所闻。

饕餮终于再次打破了封印,尽管他再次被吞食神封印,但他创造的打破封印的机会实际上是对萧鼎的极大帮助,也极大地分散了吞食神的注意力。毕竟,吞食他的神有一个定时炸弹在他体内,不可能保持他的手脚绑。

这么多年来,格鲁顿一直在吞噬神的身体里,但她真正看到和听到的是她在吞食他之前所看到和听到的,这震惊了格鲁顿的心灵。

“你的意思是吞食者更多的是一种结构性的力量,一个叫做创世纪的生物在他的游戏中是最重要的,但也是最神秘的,甚至你听到这个名字的次数也比你在今年关于吞食者的讨论中看到他的次数还要多。“

萧鼎仔细地看着,但是仔细地听着,凭直觉,他看到他们俩可能在绳子的深处抓住了一根绳子,但是稍微拉了一下,就可以看出它背后的秘密,当然,是福还是祸,萧鼎还不能说。

“是的,师父,我从食神多年的话语中推断出,造物主是他们力量的合法领导者,但是有一个叫杨昊的人,他是造物主的弟子,也是他们力量的第一个战士,但是这个杨昊和造物主一样神秘,这些年来我没有看到他的真实形象,这两个名字经常出现在食神的口中。“

饕餮顿了顿,然后继续说下去,在他们中间有十几个人在吞食恶魔,但还有两个人,我已经见过两次了,一个人的脸被黑衣服遮住了,他的名字叫影子,还有一个人,有三个翅膀,身体像太阳一样发光

但是我想有可能还有更多的恶魔,因为我无意中听到吞食者和一个恶魔谈论一个叫做混沌之地的地方,但是我从他们的口中知道,所有的恶魔,包括造物主和其他人,都在混沌之地,出于某种原因,他们就是出不去。“

格洛托尼接着向萧鼎描述了他多年来所见到的所有恶魔,但只是为了让萧鼎下次见到他们时不会失明。

而就在这一刻,在一片混乱中,两股轻流从远处逃了出来,却变成了杨傲和吞噬恶魔的两个人,现在,他们就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着,仿佛在等待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的到来。

但在等待的过程中,两人的表现却截然不同。吞食魔鬼是一个拘谨和恐惧的形象,但充满了一个即将被审判的囚犯,充满了一种尴尬和不安的感觉,渴望但又害怕表现出来。

而杨敖却非常随便,甚至在他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名野兽的烤肉,除了满嘴油外什么也没吃,一边举起手。

但他问吞食者,“你想咬一口吗?它是我从混沌带来的蓝龙兽的肉。这是个地狱般的地方,但是里面的异国情调的动物真的很好吃,有足够的混乱的肉是一口。“

杨浩又咬了一口手中的烤肉,只见一口果汁直接喷出来,却真的是满满的,甚至直接喷到了吞噬神的脸上,但此时吞噬神,也没有反抗的意思,甚至,他没有擦掉脸上那层果汁,而是突然呆呆地站在那里,盯着前方。

眼前一片混乱,突然出现了一双大眼睛,他的出现是沉默的,仿佛它以前就在那里,但它是如此突然,仿佛一双眼睛穿过了整个混乱,但它显示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与此同时,伴随着大眼睛的出现,传来了一声轻柔的叹息,仿佛是一声叹息,“啊,骄傲,那些是混沌中最重要的野兽,不是给你吃的。“

“喂,师父,你来了。“杨浩连忙收起烤肉,将嘴角的油渍随意抹去,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杨昊看了看手中的油腻感觉,又看了看身上的脏兮兮的衣服,只是脚下微微的动了一下,就悄悄地走到吞噬魔王的身后,擦了擦手上的油渍,杨昊一会儿就装出了回去的样子。

“告诉我,师父,如果你的修行回来了,我已经感觉到了,你内心的诱惑气息,即使从远处也是如此。“杨开玩笑地说,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亲切,但改变了话题。

也因为他从小就一直在维持着自己的成长,教他修行,却好像是一个弟子,其实就像父亲和儿子一样。

“见造物主。“当她吞下那一刻,一种不安的感觉充满了她的眼睛,但她不知道她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这时,仿佛注意到刚刚被吞噬的恶魔在巨人的眼睛里是一瞬间充满了无情的颜色,但是看了一眼之后,吞噬着神,淡淡的说道。

“狼吞虎咽,你连这么小的事情都做不出来,工作的时候受到惩罚,但是我想你只是失去了身体,不方便忍受万蕾穿过心灵的痛苦,所以我将派你去混沌代替杨火去守卫,直到下一次大战,那两个家伙也跟我一起去,你有问题吗?“

“无异议的,下属服从。“吞噬魔王的脸突然变得苦涩起来,因为要想让这座城市免于混乱,毕竟是件苦差事,他不仅行动受限,而且日夜疲惫不堪,但这一切的痛苦都比千次雷击的痛苦要小得多,所以吞噬魔王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他的手。

“骄傲的你,不要吞食,我要你告诉我洪水的整个故事,找出盘古对岸到底还有多少恶魔,找出关于纳沃的一切,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纳沃的一切,所有关于纳沃的信息,包括他周围的人。“巨人的眼睛转过来看着杨自豪,眼中充满了温暖,却又说道。

“是的,主人。“杨昊一脸兴奋的叫道。他早就想去看洪水,他一直在打听一路上吞噬魔鬼的洪水,但现在他如愿以偿了。

……

食神道场,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伊渥克是因为那天从鬼谷子那里知道了许多关于造神的事情,在兴奋之下,连同鬼谷子一起被救了下来,所以伊渥克的心也就掉了下来,甚至连一会儿的练习动力都没有了,连荒野的心情都关闭了,现在,伊渥克也没有选择再次在洪水中徘徊。

那天,当萧鼎想到凤凰和恶魔的最后一战的结果时,他的心中有了一丝将军的感觉。

当然,由于白安的及时协助,凤族取得了完全的胜利,所以整个妖族都被打跑了,就连妖王也被几个人打倒在地,但幸运的是,妖王天业逃过一劫,没有继续头领,而是带着迷惑不解的军队回到了太阳星上,于是妖王开始与太阳星作战。

曾统治一方并将世界从女巫手中分割出去的妖魔鬼怪,正在接连失去两代皇帝,在滑铁卢连续几次战争之后,不可避免地开始衰落。现在,如果他们再次与女巫开战,他们显然会被完全绞死。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关于帝企鹅的半斤八两的关系,毕竟是第一代帝企鹅的天命,或者说是后来的天命,每个人都是死亡的小行家,所以萧鼎虽然死在了他的手里,天命却间接的落在了他的手里,但其实并不是真的怪帝企鹅的身体。

那天,在鄂温克战场上战斗结束后,他又暴饮暴食,因为暴饮暴食刚使他的身体恢复了控制,但还是有点失控。毕竟,暴饮暴食重新被接受的身体现在比之前要强壮得多。

这原来是食神因为身体太弱而一直在强壮起来,现在都贪得无厌,只要他以后贪得无厌这个身体就会综合起来,但是力量要提高很多。

但一路上都是萧鼎和那些贪吃的人在飞。

当萧鼎回到洪水中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萧鼎并没有冒险直接去凤凰家族,第一点,因为他知道战后,凤凰雪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做,不管是轻伤员,还是治疗他们,所有的事情,凤凰计划一个人都要忙。

老实说,如果我过去,我也帮不了他们什么忙,甚至可能会惹到他们,第二点是暴饮暴食,即使萧鼎可以过去给你看雪,但你和你的徒弟,一个灯泡呢?

送一个萧鼎只是把暴食直接带回亡灵道场,但也不是带回凤凰族。

可是现在,十多天过去了,按理说,凤凰城人民的忙碌应该结束了。

所以,萧鼎第一次出去的时候,他就打算到凤凰城去。

在凤凰号的半路上,萧鼎在路边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但在这种熟悉的氛围中,萧鼎显然感到了悲伤。

“是你干的。“萧鼎闻声而来,果然,一个美丽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眼前,就在地球的背面!

可是现在的大地,在眼睛里是有点懵,有点苦,但是看着前方的一点微风吹过,心里却有些受伤。

“这就是灵魂。“萧鼎冻结,“而且似乎仍然是一个非常虚弱的灵魂,可能即将消散。“

“这是你的。“赫恩被萧鼎的声音所吸引,但回头看了看萧鼎,然后又看了一遍,继续盯着灵魂,下一刻,那个只剩下最后一点光的灵魂,终于完全消失了!

而随着那一点灵魂的消散,四周的风仿佛有了呜咽声,这一次萧鼎才注意到原来在内地的地方,其实就像一个部落的战场。

可是,田野里没有尸体,部落里没有活物,仿佛被冲走了,只有一场恶战的残余物,残破的墙壁,融化在地上的鲜血,微弱的红光,呼啸着的风,仿佛在哀悼大地的生命!

“不,呃,你知道谁拥有这个灵魂吗?“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和记黄埔突然转过身来,但是在萧鼎回答之前,和记黄埔好像在自言自语,“他的名字叫飞狼,他是这个飞狼部落的首领,只是今天,这个飞狼部落被摧毁了,是我们和记黄埔,飞狼和我自己干的。“

语气平淡,但萧鼎能感觉到萦绕在YD教心中的深深的悲伤。

“可是,是哥哥让我这么做的,现在妖族已经蜷缩起来了,哥哥说我们要趁机大水漫灌,所以流血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为什么,在我心里,会这么痛苦呢?“

有些哭声突然出现在后宫的话里,也许,在今天之前,后宫虽然像十二魔法师一样,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后宫和普通女巫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但是性质是非常好的。

再加上剩下的十一个巫师被当作来世的小妹妹,可能在今天之前,作为12个巫师的来世,并没有真正经历过如此肆无忌惮的屠杀,只是现在,女巫们正处于大崛起的过程中,人手极度短缺,他们才被派去消灭他们。这不是一场可比的战争,而是一场徒有其表的屠杀!

但是,也许说话者毫无疑问,听者有心,此时此刻,萧鼎的心并不是从震惊中走出来的,心里暗暗想着:“不是吗,来世转世就快到了?“但是,尽管如此。萧鼎低头看着黄衣女子,一时无言以对。

萧鼎和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并没有经常见面,但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萧鼎就真的把这个女人当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但是现在萧鼎知道了并且转世了,自己可能会完全消失,他曾经试图说一些话来阻止她去阴间,但是他在说话的时候却不能再说出来。

“你说今天,在我亲手杀死飞狼之后,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灵魂在咆哮,但是他没有试图逃跑,而是拼死向我扑来,因为我摧毁了他几乎一生的工作,他的希望,他的部落。“

胡图族没有注意到萧鼎的错误,继续说道,“但是他自己的修行是软弱的,他的灵魂更是脆弱的,当他和我碰撞的时候,他被我的潜意识的防御所动摇。这是否意味着,飞狼,他完全迷失在了这个洪水泛滥的世界里?“

“好。“萧鼎点点头,没说什么,因为他已经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他有什么权利阻止她,这是一个伟大的女人的自我牺牲,化身,制造洪水,但是为洪水寻找一个死亡的地方,但是她自己的意志,在这之后,将完全被浪费!

它很容易消失在稀薄的空气中,灵魂。即使是修行人的灵魂,如《飞狼》,也必须消失,更不用说普通人的灵魂了。

可是后面的泥土发出一声似乎不知名的叹息,摇了摇头,然后慢慢地走了几步就到了其中的一个碎片上,碰了碰上面的血,沉默了一会儿,这血,可是在她与飞狼搏斗之前,心中的一抹鲜血,却在这碎片上形成了一道红光。

“不管怎样,你都死定了。“一阵窃窃私语之后,是一挥手,直接砸向了那面墙,把墙的碎片完全粉碎成了一片粉末。

胡图族人又转向萧鼎说,“大哥,他们应该在家族里待很久了,呃,我该走了。“和记黄埔摇了摇头,甚至当他离开。

“等一下。“萧鼎突然张开嘴向呼喊,但说话的是他的手指。一股绿色的气息从他的手指间飞出,来到了海格的身边。萧鼎继续说道,“它是一种生命的光环,也许它能在危机时刻拯救你的生命。“

“好吧,我买了,谢谢。“海棠接过去,放下了自己的生命,却露出了一种漫不经心的神情。也许她的心情还是那样,也许海涛相信没有人会伤害她,但是她对萧鼎微笑之后,很快就变成一只猎豹跑开了。

“好吧,我希望我生命中的一点火花能真正帮助你。“萧鼎叹了口气,他回头看了看离开的后方。

萧鼎给来世一点光明的原因是为了给来世的转世提供一点帮助,也许那光可以给来世留下一点血肉的痕迹,只要有血肉的痕迹,他们就可以无限的转世,所以这是萧鼎唯一能为来世做的事情。

毕竟,对于未来看到洪荒的苦难,并不是没有大功,有了自己的化身,情商心中还是有敬佩和感慨的,否则,他不会在第一次见到情商的时候,就已经是一脸的友情,因为情商知道未来的伟业,但在同样的情况下,情商相信自己一定是一代的朋友,他是不会飞的。

但是,如果萧鼎要阻止后宫,那一定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如果萧鼎阻止后宫的化身转世,会造成多大的罪孽,仅仅是萧鼎的无情的本性是不可能阻止的,另外,这也是萧鼎本身的意志,可能是因为这个飞狼的机会,所以,无论出于公共还是私人原因,萧鼎没有理由阻止萧鼎。

萧鼎盯着萧鼎离开后很久的方向,不一会儿就摇了摇头,但也打算离开。

但这一次,从远处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萧鼎向旁边看了一眼,只见远处有一个邋遢的人紧紧抓住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是一头头上长着角的野兽,头就像老虎。

“这应该是一次大搜捕。“萧鼎扫了一眼,失去了兴趣,这个人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没有修剪过的人,而这头野兽,虽然有点粗野,但只是一个没有光环的普通野兽,也许这个人是一个天生的神,但即使是一个天生的神,对萧鼎也没有吸引力。

于是,萧鼎后面跟着一朵云,就是乘着云朝着凤凰家的方向悠闲地飞过去。

萧鼎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画出云彩的时候,那个与野兽搏斗的邋遢男人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闪烁着莫名其妙的意思。

但是在萧鼎离开后,他脸上挂着微笑,但是他对自己说,“萧鼎,变量,如此真实,如此真实,恐怕这就是你的计划,盘古!师父,你也在和盘古计划这个萧鼎,但你永远不知道,有一句话说螳螂捕蝉,黄蝉黄雀在后。“

那人停了下来,然后随便地把野兽拉到他身边,然后直接把挣扎着的野兽打死,只为了再一次深深的看一眼萧鼎离开的方向,然后大笑起来 “这个世界可能看起来很大,但它仍然太小,太小,太小而不能生长,所以这个世界只能容纳一个世界的神,太多了,船必须在那里被翻倒,而只有少数人在那里。“

鲜血从野兽的身上流了下来,但那是一条长长的血路,拖着它穿过地面,洒落在地上的阳光正把那个人从地上拖开,拖得越来越远!

凤族,和以前几次鄂温克族到这里来是不一样的,今天的凤族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开始,到处都是盛大的红色节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更是一片美好的红海。

萧鼎掩面,但当别人看他的时候,别人的脸就会出现,这是他的无奈之举。

因为在凤凰大作战中,他成功地出现在成千上万的凤凰人面前,经过一场盛大的演出,全家人都知道,一直有点神秘的萧鼎被揭穿了,如果他像这样出现在大街上,就会发生BL!

因此,一路上,萧鼎左顾右盼,耳朵在抽搐,周围的人不知道过去十天左右凤凰会发生了什么,但萧鼎的行走一直是他了解内情和外情的方式。

凤族原来是小公主,也就是凤凰的小女儿,公鸡彩罗就要结婚了!

至于公鸡要嫁给谁呢,萧鼎得知,这里是龙族族长的小儿子,骄傲的蓝!

但要说这骄傲的五蓝,可是在洪水中却有很多的谣言,传闻说,他是一条罕见的青龙,脸色苍白,而原来龙族的族长给他起名叫骄傲蓝,但他太像一个女孩的名字了,所以他给自己改名,多了五个字,但因为骄傲的五蓝才是五爪龙的原因。

五爪龙,这不是恭维,而是贬义,因为在龙族中爪子的数量是最多的,爪子的数量是最多的,但是自从祖鲁以来,龙族中就没有九爪龙,而在九爪之下是八爪龙,在龙族族长之前是八爪龙。

再往下看,只有五个龙首,其中一个也是龙族宗亲的妻子,是五蓝的骄傲母亲,而七爪则是六爪五爪,值得一提的是,五爪以下的不是神,而是假龙,如蛟龙、蛟龙等假龙。

关于龙族荣耀蓝的争议最大的一件事,就是身为龙族族长、章鱼和七爪龙的后代,结果变成了五爪龙,或者除了龙族以外的假龙变成了五爪龙,这是他一生的愿望,但对于拥有两个好父母的荣耀蓝来说更是令人失望。

然而,更令龙族失望的是,与其他兄弟姐妹相比,蓝色骄傲不再以自己天生的能力为耻,而是开始显得懒惰,喜欢他的五只爪子,因为用他的话说,五只爪子太粗俗、太少了,只有五只爪子最和谐、最美丽,所以他在自己的名字上加了五只爪子。

当然,今天的傲蓝只是一只孤独的落魄狗,龙族已经被摧毁了,连龙宫都怕被魔军彻底摧毁,所有的纯血龙族都被消灭了,但是我不知道傲蓝是怎么熬过魔军的扫荡的,他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

总之,龙族族长最小的儿子们在这些日子里可能正在受苦,可能目睹了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们被屠杀,而且无论如何,传说是龙族中最吵闹的蓝色骄傲号已经变得极其寒冷。

但是,也有最讽刺的,那些纯血龙族在过去已经完全消散,应该是纯血龙族祖师的最低血蓝继承人了,现在,可能已经成为最后一个纯血龙族在这场洪水中了!

也许将来会有假龙变成五爪龙的时候,但至少现在,他仍然是同类中最后一条纯血龙,也是唯一一个不辱使命,知道龙宝藏在哪里的人。

他们不知道的是,龙的宝藏已经被萧鼎清空了,尽管龙可能多年来一直在积累一些宝藏,但他们可能并没有实现那些幻想。

但是萧鼎有点奇怪,凤凰计划应该知道他已经清空了龙的宝藏啊,为什么呢?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俩一见钟情啊,这些年轻人的爱情,却让他对即将成为老人的自己毫不在意。

而萧鼎也知道,骄傲的蓝为什么会来到凤凰会,不是为了求爱,而是为了崇拜,至于主人是谁,萧鼎得知后脸上已经挂着一丝苦笑,因为骄傲的蓝一路来到凤凰会,是为了崇拜那个坏死的圣人的门,而不仅仅是自己!

一路上想着,萧鼎已经来到了凤凰宫,两个凤凰守卫都不理不睬,萧鼎大踏步地走进来,很快就熟悉了通向凤雪的门,神识略显,萧鼎看到了凤雪绣着一件大大的红色婚纱。

不用说,婚纱是谁的就属于谁。自然,它属于天命。

而让萧鼎心里有些震动的是,公鸡是在婚礼后绣的,只是在手上轻轻搓着婚纱,眼睛开始比男人更迷茫,脸上带着一丝渴望,却不知道该怎么想,也许,她在想,如果她也能穿上婚纱,那时会更美。

但最后,公鸡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把婚纱收拾好,连同凤冠一般收藏在一个盒子里,精心保存。

“她,你在想什么,她想嫁给我吗?“萧鼎的脑子转了一会儿,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这些年来,萧鼎心中最内疚的还是公鸡,虽然原来自己给凤凰取了个名字,但其实这些年来,自己跑来跑去,还是很少和凤凰雪在一起的。

感情总是两件事情,但就好像凤凰总是小心翼翼地让两个人在一起,而萧鼎只知道去拿,去得到。每一次,公鸡盈雪都把苦涩埋在心底,难道她真的不想自己吗?

真的不想两个人一起去度假,去热恋,也许一个安静的公司,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有情商在你身边。

雪的现象一开始就这么热,怎么也不知道,只是这些年,因为东西的暴饮暴食,一直压在萧鼎的心里,可是现在。

“是的,婚礼,是时候给她一个了。“萧鼎很震惊,但很坚定。

眼前,是身形一闪,那是看着眼前的盒装婚纱照,眼前的凤凰卫视身后的眼睛颇为迷茫,只是微微举起的手却直接投入了凤凰卫视的怀抱,来到了前来拥抱杀害的凤凰卫视面前,凤凰卫视的身体先是僵直,然后被麻痹到了那让他向往的拥抱中。

“你在想什么,傻姑娘?“萧鼎的头靠在凤凰雪的顶上,但是他说话很慢。

“没什么,大人,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现象是脸上一阵慌乱,相当一对小学生没有交作业被老师发现的样子,而是匆忙地换了话题。

“别转移话题,雪儿。萧鼎小心翼翼的抱着凤雪的头,动了动身子,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凤雪。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深情地叫她,离开的时候很尴尬,但是萧鼎被那个红润的脸和放松的表情所吸引。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公鸡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慌张,虽然她很聪明,但已经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萧鼎专注地盯着眼前这个可爱的人,但是他把她的脸弄得通红,好像她喝醉了,甚至她的耳朵都红了。萧鼎然后开始说,“谢尔,我想给你办个婚礼。我们结婚吧!“

公鸡的身影一震,顿时在眼眶里打转,不是伤心,而是喜悦的泪水,喜悦的泪水!

……

混沌紫天宫,今天,紫天宫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人,他的头发缠进了鸟巢,浑身脏兮兮的,好像刚从泥潭里回来似的,他正在啃着一只不知名的野兽的骨头。

只不过,那个人看上去脏兮兮的,但事实上,他的眼睛看到了紫色滚轴宫的大门,有一道刺眼的光,几乎刺穿了它!

“阵型好,实力强!“那个人就是杨昊,就在这时,杨昊咬住了手中的兽骨,却叹了口气说道。

“总比不过杨傲道,你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了!“突然,紫霄宫的大门开了,一个魁梧的男人盘古走了出来,跟在盘古后面。

“盘古和本,老朋友,好久不见了。“杨敖咬了一口动物骨头,吃了一口油,奇怪的是,他的嘴里塞满了食物,但咬起来非常清晰。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你了,我不敢相信你跟踪那个冒名顶替者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现在你变成这样。“潘乔撇了撇嘴,哈哈大笑起来。

“你说,冒名顶替者、大师和混沌之神本来就是一体的,但毕竟是大师创造了你,这里面有一种叛逆。“杨过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哈哈,是混沌之神创造了我们,不是那个骗子!“盘古笑了,眼中却闪过一丝恐惧。杨过的自尊心太强了,连他自己都害怕。但是现在,在他们看似无意的闲聊之下,杨先生透露他并没有恶意。

“说话里面!“潘乔拱手,但走开了。

“不,不,我不进去,我现在在紫禁城外面没关系,但一旦我进去了,师父就能打破你的锁链找到这个地方。“杨开缓缓说道,连连摆摆手。

“噢,我不敢相信。“盘古又笑了,只是这一次,带着一点信任的微笑,方才,他最后的考验,如果骄傲是毫不犹豫的踏进了宫殿,那么,他和本一定会立即进攻,双方,给杨骄傲一个沉重的打击。

“盘古,我告诉你,我不是有意伤害你,我是来告诉你,师父,他被雷劈伤了,现在还在恢复中。“杨昊微微抬起手去做了一把手刀,直接将巨大的动物骨头切成两半,刀刃光滑如镜,甚至比锋利的武器还要光滑的切开,杨昊双手只拿着一根动物骨头,吮吸着里面的骨髓。

“哦,你想吗?“盘古眼睛一闪,问道。

“这个计划,你我都有,但我只想说这是我最好的机会,如果我经历了这一切,他康复了,要么你被他冲走,要么我被他冲走,因为这个世界对两个世界的神来说太小了,所以我只想救我自己。“

杨昊吸入了最后一口骨髓,却被那根骨棍随便打倒在地,变成了粉末,粉飞扬,杨昊的身形渐渐远去,只听杨昊还从一句话中走了出来。

“我已经说过了,无论你同意与否,我都会选择在七天内完成。如果你想这么做,就过来吧。“话音刚落,杨浩并没有失踪,只是原地带着沉吟的表情离开了盘古。

现在,在混乱的另一个角落,一个人影出现在这里。那是一个英俊的白玉人,脸色苍白得像一顶王冠和一把羽毛扇子。那是白色的泽,只是现在,他的脸上不再是往日的平静,而是一丝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