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魔女朋克2840 >  第十六章 一千零一夜

不久之后,面包也烤好了。

相比卖相有些惊悚的鱼汤,面包的外观明显要正常许多。

据莉莉安介绍,面包的原料是一种叫“穹顶麦”的植物,而这种植物原本叫作“蒲公英麦”。

野生的蒲公英麦生长在天空中,随着气流四处飘荡。后来,有魔女发现蒲公英麦的种子不仅可以使用,而且既美味又能补充少量的魔力,于是便将它们收集起来,人为地加以培育。

再后来,在各种魔法的改良下,蒲公英麦变成了如今的穹顶麦,它们不再随风飘荡,而是固定生长在城市的穹顶上,穹顶麦的种子不仅比蒲公英麦的要饱满,产量也高,如今已成为魔女们的主食之一。

天气晴朗的时候,只要抬头,就能看见在穹顶某些位置,有一块块白色的小方块,那就是穹顶麦的麦田。

夏夜将外表酥脆金黄、里面雪白绵软的穹顶麦面包撕下一小块,放进碗里,让它沾上香浓的鱼汤,然后扔进“嘴”里。

嚼嚼嚼……

和穿越前那个世界的小麦面包不同,穹顶麦做成的面包带有一点淡淡的苦味。但这种苦味一点都不难吃,而是咖啡一样,又苦又香,吃下几块之后,就会带来提神的感觉。

按照莉莉安的说法,这是因为穹顶麦的魔力含量比其它食物都要高,当它的魔力在体内释放时,魔女就会感受到由于补充魔力而带来的愉悦感。

“腻腻俺……泥惹楚咦针布戳……”

只有吃到美食时,人才会发现自己真的饿了。大快朵颐的夏夜顾不上餐桌礼仪,一边在“嘴”里塞满面包和浓汤,一边含含糊糊地称赞到。

“嘿嘿,夏夜姐姐喜欢就好。”见夏夜吃得这么起劲,莉莉安也非常开心,“虽然我对自己的厨艺还蛮有信心的,但真到了让你品尝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为什么?”夏夜又咽下一口面包问。

“因为夏夜姐姐是旅行魔女嘛!你一定去过很多城市,品尝过各种不同的美食吧?就算记忆丢失了,但那些美食带来的感觉,身体一定也还有印象。说不定我自认为很美味的拿手好菜,相比起你过去吃过的那些美食,就只能算是普普通通呢?”

“嗯……”

夏夜过去确实吃过很多地方的美食,但不是在这个世界,而是在穿越前的那个世界,因为工作的原因,她常常需要飞往各种不同的地方,最忙碌的时候,甚至连续几个月都回不了家。

“我确实去过很多地方,也品尝那些地方的食物。”夏夜一边用汤勺慢慢搅着碗里的汤,一边说道。

“有些地方的食物确实算得上美味,而且也很独特……不过,即使是这样,它们给我带来的感受,也并没有超过这碗鱼汤的美味。所以,莉莉安,你的厨艺真的很好——这是来自一位旅行魔女的肯定。”

“这、这样吗……夏夜姐姐这么高的评价,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莉莉安虽然嘴上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完全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样子,反而就像写着“快来多夸夸我吧!”几个大字一样。

“啊,对了。”少女又一拍手掌,笑容满面地说道:“既然夏夜姐姐这么喜欢吃我做的饭,那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吧!另外……”

夏夜不等她说出“另外”后面的话,便打断道:“好啊,说不定以后我会彻底离不开你做的饭,到那时,就算我跟你之间的交易完成了,我也舍不得吃掉你了呢。”

“咦……?”

少女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所以那个……还算数吗?”

“当然算数,我承诺在满足你的愿望前不伤害你,可愿望达成之后,怎么处置你,就看本魔女的心情了……”

夏夜的视线锁定在少女身上,如同有实质一般缓慢游移,“不过你也不用太过紧张,你听过一个叫‘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吗?”

莉莉安摇了摇头。

“嗯——那是我曾经在另一个城市中听来的故事。那个故事说,从前有一位国王……”

“什么是‘国王’”莉莉安忍不住问。

“就是一个地方的统治者,类似于城主。”

“哦……”

见莉莉安乖巧地点了点头,夏夜继续说道:“那个国王被皇后背叛,处死皇后之后,仍迁怒于其他人。他对全国宣布,要挑选一位女子作自己的皇后——也就是妻子。第一日当然有很多女子前去应征,国王从中挑选了一位后,白天将那女子迎娶,第二日早晨便将她处死了。接着他又宣布,需要重新迎娶一位……”

“那个……什么是妻子?”莉莉安又提出一个问题。

“呃……”

夏夜突然想起来,魔女是无性繁殖的卵生生物,因此,她们根本就没有“配偶”的概念。

“那是那个地方的独有习俗……”夏夜开始给《一千零一夜》补充设定,“习俗规定,每个人成长到一定年龄之后,必须找一位自己喜欢的同伴,呃,但也有可能不喜欢……总之必须找一个人,日日夜夜跟自己生活在一起。那个人,就被称作‘妻子’。”

“哦……”莉莉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咳,继续说故事。国王迎娶了第二位妻子后,在第三天早晨又将她处死……就这样重复了一段时间后,全国上下终于再也没有人敢去应征。虽然说成为皇后意味着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就算是再多的财富,也要有命花才行。国王见没有人再敢前来,便宣布,从次日起,如果被他选中的女子不自愿来到他的皇宫,他便会让卫兵逮捕对方,并立刻处死。就这样,每天早晨依然会有一名女子——无论答不答应成为他的妻子——都会被他处死……”

“哇!这个国王好残忍,他是个大坏蛋吧?”莉莉安忍不住感叹道。

“没错。”夏夜答道,“不过他是国王,权力很大,就算他这样做,其它人也没法反抗。”

“就在全国上下都人心惶惶时,宰相的女儿,一个名叫珊鲁佐德的女子站了出来——宰相就是辅佐国王的人。她自愿前往皇宫,表示愿意成为国王的妻子。

“国王当然很高兴,立刻迎娶了她。和其他女子不同,当晚,珊鲁佐德给国王讲了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故事,当故事讲到最精彩的时候,天刚好亮了,珊鲁佐德问:‘您想今晚继续听故事呢,还是现在就要处死我?’国王自然不舍得杀她,便饶恕她当天不死,让她晚上继续讲故事。

“第二天晚上,珊鲁佐德继续讲诉那个故事,一直讲到次日早晨,又刚好断在了最精彩的地方。国王只好又宽恕她不死……就这样,她的故事一直讲了一千零一夜,国王终于被感动,承诺今后不会再杀她,两人于是白头偕老。”

“故事讲完了。”夏夜对莉莉安说。

“啊……所以,这个故事竟然有个好结局。”莉莉安有些惊讶地看着夏夜。

“没错。”

“可是,那个国王好坏,我还以为他最后会被人杀死……”

“嘛,确实很多人都觉得那个国王很坏,还有很多人觉得,珊鲁佐德即聪明又善良,为什么嫁给那么坏的国王,做他的妻子……”

“嗯嗯!”莉莉安使劲点着自己的脑袋,表示赞同。

“不过,我倒是喜欢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故事。”夏夜一边用汤勺玩弄着碗里的杂鱼,一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