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贞观清闲人 >  第二十三章李宽的邪恶计划

李宽的想法很简单,帮不帮冯家这种事不是他说了算。

王珪之前教导了他,这事里面有李世民的身影,那他李宽就是有能力,也不会和冯家站在一起,他是的身份地位来自于哪里,他还是很清楚的。

皇宫中,李世民看到李宽送来的岭南土特产,笑两声,留下一半,又让人给李宽送回去,回复了一声:“岭南土特产,味道不错。”

当天晚上,冯盎和程知节被放了出来。

夜晚,冯盎和冯智戴在长安城的家中一同对视。

“如何?”

冯盎率先开口。

“楚王年纪虽小,但油盐不进,送的黄金他交给了陛下,陛下又退给了楚王府,很明显,他这是在等陛下开口。”

冯智戴眉头紧皱,这事扯上李世民,那他们就不好办了。

冯盎听闻此言,闭上眼睛,随后又睁开:“你确定楚王李宽手里有其他开荒的工具吗?”

冯智戴点点头,必然有。

冯盎叹息一声,开口道:“明天和我一起进宫,把治疗岭南瘴气的药献给陛下。”

“我们可以输皇帝,但是不能输世家。”

冯盎说的极其无奈。

冯智戴叹口气,也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冯盎和冯智戴进宫,紧接着三省发出嘉奖冯家的圣旨。

冯家父子,一心为国,献出治疗瘴气的药物,并且愿意大规模生产,为岭南开放做出贡献。

紧接着,午饭时,李宽被李孝恭叫出来,去往皇宫。

李世民宴请冯家父子,李宽和李孝恭作陪。

酒桌上,宾主尽欢,双方喝的很高兴。

酒过三巡之后,李世民微醺,退去,临走前给冯盎介绍李宽。

“这是我们皇家投资行的主要负责人楚王李宽,剩下的你们谈就可以了。”

李宽为此也知道李世民的态度,挠头无奈的开口:“冯将军,冯刺史,我就实话说,不管再先进的工具,他都没办法一年把岭南开荒完毕。”

“你们岭南的主要问题,还是在人员组织上。”

岭南缺人吗?

在李宽看来是不缺人的。

但是岭南太复杂了,蛮人部落,以冯家为首的汉人势力,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洞主之类的。

一群人,你过我的,我过你的,谁都不在乎谁。

这种奇奇怪怪的势力形状,真的是一些新式工具就能解决的吗?

确定不会扯后腿?

而且,你们确定那群世家不会给你扯后腿吗?

我怀疑以五姓七望为主的世家们,大概率会玩多方投资,强行让你们冯家安息。

李宽心里虽然无尽吐槽,最后还是答应冯盎等人在岭南建设工厂,皇家投资行专业注资,但是作为交换,岭南那边的官员任命需要交还给朝廷一部分,同时,必须拿开垦出来的甘蔗地作为抵押。

新式工具李宽是有的,把南宋时的新式农具往外扔一扔还是可以的。

至于效果,李宽笑了,我又不保证效果咋样。

这事结束,冯盎父子赶紧冲回岭南,他们的想法很简单,种地,种甘蔗。

一手大刀一手仁义,让那些蛮人和他们冯家一起合作。

皇家投资行派了一队侍卫和工匠跟了过去,专门建设工厂,给他们生产工具。

这种情况也让世家看到了一些东西,冯家看起来今年是弄不死了,但是我又想吃甘蔗钱?怎么办呢。

他们盯上了李世民手中从冯盎那里交换来的岭南官员任命权。

冯家在武德四年之前是岭南的太上皇,也是岭南的实际掌控者,隋末乱世时那里的官员都是冯家自己任命的。

武德四年投降以后,李渊也没有办法强硬插手,导致对于岭南的官员入侵特别麻烦,进展不能说特别慢只能说毫无进展。

现在冯盎为了赌约能成立,交出来一部分,世家自然要一拥而上,跟着李世民吃一部分。

各个世家动用自己的关系,你推荐一个我推荐一个,李世民自己拿几个,很快岭南那里交出来职位就被弄完。

这些事情李宽都是听王珪说的,王珪还没从黄门侍郎这里离职,还在和他混日子。

王珪这段时间就拿着户部升迁的奏折,还有给李世民统计的官员名单给李宽讲解这些官员的背景。

别看这个人姓李,可他是崔家的门生。

那个人姓刘,娶的是卢家支脉庶女。

这个人姓张,是河内张氏的庶子。

......。

看到这些,李宽就一个感觉,尼玛的,科举在这个时代的意义大概就是粉饰太平吧。

谁让王珪说了那样一句:“他们的升迁路都握在世家手中。”

“除了科举出来的前几名,一开始就进了陛下的眼,被留在长安城之内,其余的,只要下派地方,用不了三年,他们就会成为世家需要的模样。”

“而前几名中,你还要去掉世家子嗣,世家开办私人学校出来的学生,以及和世家有勾结的寒门,你决定纯百姓教育出来的天才有几个?”

王珪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充满嘲讽,科举,在这个没有普及教育的时代就是笑话。

寒门是衰落世家,他们的梦想就是成为世家。

地主的梦想也是成为世家。

百姓出身?你在讲笑话吗?

李宽挠挠头,还真是挺难的。

不过,和他关系不大,李宽随意的道:“说白了,现在的科举就是开了一条上升通道,世家靠着对教育的垄断,变相的垄断了他,陛下拉拢寒门,拉拢地主,目的就是给现在吃蛋糕的世家培养对手,然后左右逢源,平衡局势,再趁机做大呗。”

王珪点头认可他的话,笑着道:“没错,毕竟蛋糕是有限的,世家吃了大头,有野心的人也要吃一口,就只能从世家嘴里抢,而皇权就是他们需要的支持。”

王珪满意的看着李宽,给自己的教育能力点赞,真不错,把楚王殿下培养的很好。

挠挠头,李宽随意的笑道:“看了你给陛下统计的名单,我就一个想法,冯家迟早要完。”

“我要是世家子,进岭南任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让县衙府兵把自己管辖内的蛮人头领干死,把蛮人编户齐民,抽取一部分家族力量教导他们汉话,让他们变成汉人。”

“打蛮人获得的土地用支付军费的方式变相给自己身后的世家,而这个只需要让自己的家族提前大额度支付军费就可以,府衙没钱,土地抵押嘛。”

“最后把府兵的把奖赏一给,世家子获得教化蛮人之功劳,世家获得种植甘蔗的土地,多好。”

“我琢磨着这样干上一年,岭南原本属于冯家的地盘就会变成大唐模样,蛮人也会逐步消失。”

“如果中间蛮人聚集攻打大唐,我们正好派兵把蛮族绞杀,反正也拿到了治疗瘴气的方法。”

“至于冯家,灭掉也不错。”

李宽越说眼睛越亮,他觉得自己的操作没毛病。

王珪听完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玛德,这个小鬼好坏啊。

不过,我喜欢。

王珪默默的把李宽的话写下来,写成两份,一份交给李世民,一份交给世家们。

王珪把自己的行为告诉李宽,李宽耸耸肩,随意的道:“这不挺吗?”

“世家开垦土地,不还是要买我们在岭南工厂的工具。”

“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大卖一笔。”

“至于冯盎会不会被玩死,我只能说吞一个冯家,比剥削岭南百姓赚的多多了。”

李宽丑陋的嘴脸让王珪给他点赞,并且表示你说的对。

回岭南的冯盎并不知道已经有一群饿狼盯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