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匆匆身影在霍格沃茨城堡里穿梭。

这个组合很古怪,一个斯莱特林,两个格兰芬多,其中一个还是格兰芬多的级长。

他们一路走向二楼女生盥洗室,推开盥洗室的门,他们走入里面。

“在哪里!”

珀西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的妹妹,竟然差点成为斯莱特林继承人。

他抓住金妮的肩膀,因为太过用力让金妮都忍不住低呼出来。

“抱歉,金妮,快点,告诉我们,那个东西在哪?”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激烈,珀西连忙道歉。

金妮缓缓伸出手来,指向一个洗漱台。

约翰和珀西对视一眼,二人走过去,看到空空如也。

“东西不见了?”约翰眉头紧锁。

珀西着急中带着烦躁,他快速转头对金妮大声道:“你确定你没有记错?”

“我、我记得就是在这里。”

金妮被吓得眼泪再次流下,珀西愤怒地一拳打在镜子上。

“珀西,停下!”

约翰阻止了他这种行为,他凝重面色喊道:“桃金娘,你在么?”

“我当然在。”

桃金娘从坏掉的抽水马桶中飞出。

约翰松了口气,问道:“除了我们,还有没有其他人过来。”

“其他人?格兰芬多的三个学生。”

半透明身体飞过去,桃金娘发出咯咯笑声。

“是罗恩他们,他们拿走了日记本?”

曾经在女生盥洗室抓到三小只的珀西立刻想到了他们,板着一张脸说道:“我去找他们。”

“等等珀西,不要声张。”

约翰拦下了他,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日记本下落不明,我们不要打草惊蛇,我需要你利用职务便利搜查一下格兰芬多休息室。”

他们已经接近真相了,约翰按住激动的珀西,一字一顿说道:“在找到那个人之前,谁也不要告诉,这不仅仅因为金妮。”

“好吧,我会帮忙。”

珀西也是能够拿十二张证书的人,他不缺少智慧,只是太过死板。

金妮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了,恐怕不仅仅是自己,更是对韦斯莱家族都有影响。

严重者,甚至可能被送往阿兹卡班。

虽然珀西做事严谨死板,却也不会送妹妹去阿兹卡班。

他们默契地瞒下这件事情,金妮被安抚带回去。

在此期间,约翰为了确定金妮没有说谎还有保护金妮不被第二次控制,他将一枚打人柳护身符交给了金妮。

“带好它,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脱下。”

约翰严肃叮嘱,金妮神色苍白急忙点头。

将金妮送走。

...

第二天,珀西找到了约翰。

他昨天亲自将金妮送回格兰芬多塔,韦斯莱双胞胎发现这一幕,纷纷过来燃起八卦心。

直到了珀西发火将两个弟弟赶走,并且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看好金妮,不要让她一个人离开。

这让韦斯莱双胞胎怀疑,却也被珀西的语气吓到了。

“乔治和弗雷德一定以为我疯了。”

珀西叹了口气,他也觉得自己昨天对弟弟们有些过了。

约翰同情地看了眼珀西,韦斯莱双胞胎可不是省油的家伙,有这两个弟弟也难怪珀西头疼。

“过段时间找出日记本,我们就可以结束这一切,格兰芬多交给你了,佩内洛·克里瓦特那边也麻烦你去说,毕竟是你的女朋友。”

说到这里,约翰的语气中带着调侃。

“你、你怎么知道?”

珀西结结巴巴的,好像被人发现了秘密。

“你和佩内洛·克里瓦特在巡逻时约会,我只是刚好知道。”约翰似笑非笑。

这让珀西直呼梅林的胡子,这个怪物,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瞒过他的。

珀西不知道,约翰拥有活点地图,蹲点继承人的时候就看到了珀西隔三差五和拉文克劳级长佩内洛·克里瓦特混在一起。

这要是不知道,约翰就干脆撕了活点地图算了。

摆了摆手,约翰给珀西留下一个神秘莫测的表情后就离开了。

十二月到来。

圣诞节前,麦格教授像往常一样收集留校名单。

本来约翰是准备这个圣诞节回去的,但现在密室事情没有搞定,他也就不回去了。

让罗勒给威克夫人寄去一封信,并且附带了两张巫师卡。

自从老爹华生·威克吃巧克力蛙知道了有巫师卡后,他就爱上了这些有着会动人像的卡片。

约翰也被逼着收集了一些,他想着要不要去和罗恩换一些,可惜老爹执着于自己收集。

纳威因为魔鬼训练,连带着胖脸都变得尖了一些。

马尔福主动找到了约翰,想要让约翰教导他。

毕竟过了一个学期,谁都能够看出来约翰才是黑魔法防御术的真正老师。

为此,约翰给马尔福罗列出了一连串训练计划,其中一个和纳威一样去尖叫棚屋逛一圈训练胆量。

有一说一,马尔福的胆量比纳威大不了多少。

在魔药课的时候,也不知道哪个缺德家伙儿往坩埚里面扔费力拔烟火,爆炸飞溅得整个课堂变成事故。

在肿胀药水快要飞到面前时,约翰下意识抬手,药水被看不见屏障弹开飞了出去。

看了眼本来还在幸灾乐祸转头就被泼到的克拉布一眼,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斯内普教授真是操碎了心,约翰注意到在场没有被波及的几个人,除了自己之外,就剩下哈利几个。

而且赫敏不知道跑哪去了,他眯了眯眼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约翰·威克,你负责炼制消肿剂。”

约翰无辜躺枪,消肿剂不够了,约翰被临时拉来充当人手。

当然,得加分。

约翰没有放弃找到继承人,虽然他没有打草惊蛇,但四院级长都参与进来了。

他没有叫太多人,一听到是关于继承人,级长们也是积极配合。

所以出现了很多人寝室被翻过的情况,让各院学生一度怀疑是霍格沃茨进贼了。

珀西重点搜查了自己弟弟,他害怕韦斯莱双胞胎会因为好玩留着日记。

可惜除了一堆的恶作剧道具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

罗恩他也没有放过,搜查了几遍,还将那个赖床的老鼠给扔到一边去。

一个星期过去了。

约翰本以为这个在圣诞之前都会平安无事,然而他错了。

布告栏上多了一张羊皮纸,洛哈特又搞事情了。

“所以……你就没点数?”

约翰看着一脸恳求自己的洛哈特,让你别搞事情,你弄个决斗俱乐部。

弄决斗俱乐部也就算了,竟然还好意思求我给你支援。

约翰黑着一张脸,洛哈特缩了缩脖子,讪讪笑道:“约翰,我知道你有办法的,就像这个一样。”

他拿出自己的护身符和戒指,在一节课上他体验到了这个东西的好处,所以才起了歪心思。

伟大的洛哈特怎么可以没有出风头。

约翰瞥了眼他,淡淡道:“东西都需要代价的,吉德罗。”

没有叫洛哈特教授,而是吉德罗。

洛哈特也明白约翰的意思,他脸上带着挣扎,最后还是微微躬身,咬牙说道:“希望吉德罗·洛哈特能够成为你的朋友。”

“好吧,我不会拒绝朋友的请求。”

约翰微微抬起下巴,洛哈特这是归属于自己人脉之中了。

他从不吝啬培养人脉,从小提包中拿出两枚咒法之戒和两个护身符。

护身符里面是铁甲咒,而咒法之劫各有不同,除了一个是缴械咒和石化咒外,另外不同的一点,是它们不再是一次性,而是能够连续使用三次。

这是约翰炼金术升级后的成果,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让银手强尼在傲罗那变得不可替代。

洛哈特如获至宝。

晚上八点,大礼堂由洛哈特亲自设计新月舞台。

约翰没想到,洛哈特竟然还敢找助手,这个助手还是斯内普教授。

他感慨道:“简直嫌命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