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极品桃运山村小傻医 >  第30章 有味道的赌注

“不就是欠你几个臭钱吗?少给我逼逼叨叨,又不是不还给你。”陈凡气恼道。

他记得,这个吴大宝每隔一个月都会到他家要一次账。

因为他治病和妈妈治病,确实欠了村卫生院不少钱。

有一次他爸爸陈永贵实在拿不出钱,当场给吴大宝跪了。但是吴大宝还是不依不饶,把陈凡家的粮食给搬空了。

后来还是靠着小翠姐的接济,陈家才不至于饿肚子。

即便那时候他还是傻子,但是刺激也很大,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他傻病好了,发誓要让家里人过上好生活。

“还钱?你特么一个大傻子拿什么还钱?拿你的脸还钱吗?不过,你这个小白脸,要是在城里休闲会所,当个鸭子什么的,确实能值几个钱。但这里踏马是农村,哪里有富婆让你跪舔?咦,不对,那个杨寡妇听说就对你情有独钟。你不会是把杨寡妇服侍高兴了,赚到钱了吧?来,给爷看看,赚了多少?”吴大宝唾沫星子满天飞,眼神中充满了鄙视,还有一些嫉妒。

自从丈夫去世后,村里不知道多少男人都打起了杨小翠的主意,当然也包括这个吴大宝,但是一个个都铩羽而归。

谁能想到,最终竟然是被一个大傻子得手了。

这简直是,老天爷瞎了狗眼!

一朵好白菜被猪拱了!

啪!

吴大宝话音刚落,陈凡一个耳刮子就抽了上来。

“嘴巴贱,就是欠抽!再敢胡说八道,老子还抽你信不信?”陈凡怒道。

而今的他,再也不是原来那个人人可欺的大傻子了。

除了家人外,小翠姐也是他要守护的人。

谁敢说小翠姐一个不是,就是和他陈凡过不去。

谁和他陈凡过不去,陈凡就要和谁过不去。

在农村,动用暴力手段,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远比谈法律,聊道德,解决问题来得实在。

别人忌惮他吴大宝,无非因为他是村里唯一的医生,怕招惹他,没人给自己看病。

但他陈凡自己就是神医,有什么好怕的?

这一巴掌,即清脆,又响亮。

吴大宝做梦也想不到陈凡敢抽他,一下子被打得有些晕头转向,感觉几颗大黄牙有些松动,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特么竟然被一个傻子打了?”吴大宝要疯掉了。

他可是吴大宝啊,在桃花村,除了村长陈金水,谁敢对他不敬?

谁敢对他说一个“不”字?

轰!

怒火熊熊,吴大宝愤怒到了极致,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啪!

他刚要爆发,突然脸上又传来一阵清脆的声响。

这次不是被抽了耳刮子,而是被钱砸了。

“这么想要钱,给你!

陈凡把卖桃子剩的两千多块钱,全砸到了吴大宝的脸上。

吴大宝见钱眼开,连忙捡了起来,又数了一下。

“才踏马两千五,你家里欠我六千块呢,再给我拿三千五百块。不然老子发誓今天就把你家的房子拆了,老子说到做到。”吴大宝气势汹汹。

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一个年近六旬的小老头,骨瘦如柴,现在要是和陈凡动手,肯定讨不到好。

而且,他还听说,傻子杀人,不犯法,更让他有些忌惮。

所以他暂且退一步,先把钱要到再说。

如果要不到钱,再去找陈永贵,让陈永贵修理陈凡。

“不就是三千五吗?今天傍晚给你。”陈凡忍着怒火说道。

他现在囊中羞涩,等下午去城里把松茸卖了,钱就有了。

“我不要傍晚,我就要现在。你现在要是拿不出钱,刚才那一耳刮子,你怎么扇到我脸上的,让我怎么扇回去。”吴大宝和陈凡怼上了。

他自信,陈凡身上肯定拿不出钱了。

就是这两千五,也不知道是他在杨寡妇家里舔了多少个晚上,赚回来的。

一想到这,他就嫉妒得要发疯。

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就轮不到他吴大宝呢?

古人云,傻人有傻福,真踏马有几分道理。

“你踏马叫什么叫,老子要是现在能还你钱呢?”陈凡也来气了,臭骂了一句。

“艹,一个大傻子,还硬气起来了。你要是现在能再拿出三千五,我把这堆狗屎吃了。你要是拿不出,你现在给我把狗屎吃了。你可敢和我赌?”吴大宝指着路边的一堆粑粑说道,农村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狗屎。

粑粑上冒着热气,一看就新鲜的,还热乎着呢!

这是一个有味道的赌注!

这时,村长陈金水播完广播,披着一件外衣,端着一个搪瓷缸子,从大队部里走出来了。

“村长,你出来了正好,有人要表演吃狗屎,千载难逢的好戏。”吴大宝连忙打招呼道,一副谄媚的样子。

“什么玩意?”陈金水刚喝下一口茶水,差点没又喷出来,呛得直咳嗽。

吴大宝长话短说,陈金水听明白了,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好,我给你们做公证,谁要是不遵守承诺,我在广播里点名批评,让全村人笑话他。”陈金水说道。

陈凡都还没答应呢,一个赌注就成了。

“好,赌就赌,看到底谁吃屎。”陈凡想了想,说道。

“我怎么感觉他不傻了呢?”

看了陈凡几眼,陈金水捏着下巴说道,一脸狐疑。

“是有些不傻了。”吴大宝也发现了这一点,道:“但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等会要吃狗屎。”

陈金水却是眉头深锁。

陈凡一个大傻子,上头是有补贴的,每个月三百块钱,这钱都被他截胡了,陈凡家里没拿到一分。

现在陈凡傻病要是好了,补贴岂不是要结束了?

蚊子腿,也是肉啊!

这时,吴大宝趾高气扬道:“三千五,现在就给我拿出来。拿不出来现在就给我把翔吃了。”

“我身上确实拿不出这么多现金,但是我我身上有东西远超这个价。”

说着,陈凡把背篓放了下来,掀开表面的一层野草,拿出了一颗松茸出来,然后又用野草盖好。

见到这颗松茸,吴大宝和陈金水全都惊呆了。

他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松茸,简直就是松茸王。

这么大的松茸,卖出三千五,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吴大宝当然不会承认陈凡的松茸是宝贝,说道:“这颗松茸虽然是巨无霸,但是明显太老了,已经过了新鲜期,就是炒菜味道都不香,最多价值五百块。不过,松茸可以入药,我勉强收下。你还欠我三千块。有本事你再拿出六颗同样的松茸,否则就算你输。”

陈金水眼角一阵抽搐,心道这个吴大宝真够鸡贼的,骗人家大傻子不懂事,这松茸一看就是极品的松茸,一转手价格翻个十倍都不是问题。

这时,吴大宝伸手要去抢陈凡手里的松茸。

同时他还勾头对着陈凡的背篓里张望,另一只手想要把表面那一层杂草掀开,想看看里面到底还有什么宝贝。

结果却被陈凡躲开了,一巴掌抽在了他的手上。

“蹄子拿开,老子还没说卖呢?你急什么急?”陈凡凶了吴大宝一句,又对陈金水说道:“村长,我这颗松茸三千五百块卖给你,要不要?”

三千五百块,已经是跳楼价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赌注,急需用钱,打死他也不会卖。

陈金水捏着下巴,像是在思考。

三千五百块钱,也有很大的赚头。

他在城里认识收松茸的商人,自信卖出五千块,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还可能更多。

不过,吴大宝对他狂使眼色,用意不言自明。到时候肯定少不了陈金水的好处。

“五百块太贵,这么老的松茸,我最多出一百块。”陈金水摇了摇头道。

两个老东西狼狈为奸,一个鼻孔出气。

这时,有其他村民路过,见到陈凡的极品松茸,都啧啧称奇,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费。别说五百块了,就是五千块,恐怕都能卖出去。

不过,村民一看吴大宝和陈金水的脸色,即便有便宜也不敢赚了,唯恐被穿小鞋。

卖给其他村民这条路,也彻底给堵死了。

吴大宝冷冷一笑,心道:一个大傻子,敢和我斗,玩不死你!

只要他和陈金水发话,整个村子都没人敢买陈凡的松茸。

不过,他心里也很好奇,这么极品的松茸,到底在哪里挖出来的?

最近几年,因为挖采严重,大山里的松茸越来越少了,而且品质也越来越次。

“小子,你拿不出来钱,现在就给我把屎吃了。”吴大宝贱贱一笑道,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

“这么好的松茸,才卖三千五,也太便宜了吧?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