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哈特还没睡。

他照着镜子,沉醉看着倒映出的人脸。

“吉德罗,你可真优秀。”他眼神迷离、语气飘飘乎,“明天该联系丽塔,让她给我写一篇华丽的报告,该起什么样的标题呢?”

“霍格沃茨大危机,洛哈特正义援手?”

“又一桩史诗,他才是巫师的救世主?”

他正琢磨着该如何更好的显摆自己。

一道白光飞来,狠狠撞在他脸上。

是一只纸鹤。

他还没来得及愤怒、去思考这是哪个格兰芬多的恶作剧时,纸鹤在他眼前展开,露出上面龙飞凤舞的文字,以及最后的署名。

他神色变得惶恐,压低声音:“邓布利多教授要找我,他是不是……”

“不可能发现?”

“可他是最伟大的白巫师,他很强大。”

“哦,好吧,您真的有信心?”

他在办公室里徘徊,内心焦躁。

“您不用催,好,我不会让他怀疑我。”

洛哈特打开门,刚迈出一只脚,又很不安地询问:“他真的发现不了?”

“哦!”

“您不要生气,我现在就去,现在!”

他跑得飞快,气喘吁吁赶到校长办公室。

“洛哈特,辛苦你过来一趟。”邓布利多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坐下。

洛哈特松口气,这副温和的态度,看来不是什么大事?

他如释重负,屁股刚挨上凳子。

“我很遗憾地通知你,你被霍格沃茨开除了。”邓布利多的话,让他像是坐到弹簧上,又猛地被弹起。

“开除?”洛哈特惊愕,嗓子被撕裂似的,尖叫出来,“为什么?”

“我的表现不是一直很优秀……”

斯内普打断他的话:“像巨怪一样优秀?哪怕把波特先生丢到你那个位置上,随随便便都能比你做得更好。”

“五年生、七年生都很困扰。”麦格教授也插了句话,“他们不得不抽出更多时间,去向其他教授们请教。”

“伱教的那些东西,根本就应付不了任何考试。”

“再这么下去,今年的学生们,甚至没一个能拿到‘e’的。”

洛哈特脸色发白,挣扎着结结巴巴开口:“不,你们不能这样,我…我为霍格沃茨出过力,决斗俱乐部就是我办……”

“然后一名学生因此遇难。”斯内普毫不犹豫,把这口帽子扣到他头上。

洛哈特不敢反驳,也不知如何反驳,缩着脑袋,闭上嘴巴。

这种态度,谁都看得出他心里有鬼。

邓布利多轻轻挥动魔杖,魔力在哈利感知中萦绕在洛哈特身上。

他沉默好一会后,才撤回魔力,继续说道:“米勒娃和你谈过,那些有关学生的事。”

“可你并没改正,还在和学生约会。”

洛哈特强行争辩:“我和她们是你情我愿……”

“你可以等她们毕业。”麦格教授咬牙切齿,“她们毕业后,想做什么,那是你们的自由。”

“但是现在!”

“你还是教授,她们还是学生。”

“多无耻的人,才能仗着自己教授的身份去接近学生。”

洛哈特咬着牙,狠心做出决定:“我会改正的,真的会,麦格教授,我不能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我没法和我的粉丝们交代……”

“洛哈特,已经不是灰溜溜离开的事了。”邓布利多摇摇头,“我还发现一些其他的、更有趣的,也远比你作为教授和学生约会更严肃的事。”

洛哈特手往袍子里伸去,把褶皱攥得明显,眼中惶恐生出、额头冷汗流下。

“我一直都很清楚你名不符实。”邓布利多看似随意地摆弄着手里的魔杖,“但我也一直以为,你不过是听到别人经历,把他们买下来,然后编成自己的故事。”

说到这,他自嘲一笑。

“我把你想的太天真了,还以为你是那個在城堡里,只会开出一些恶劣玩笑的小巫师。”

“你窃取走他们的人生。”

“套出故事,用遗忘咒使他们遗忘过往。”

洛哈特瞪圆自己的眼:“不,你怎么可能知道,我没告诉其他……”说到这,他意识到什么,神情变得更惶恐。

“你对我用了摄神取念?”好一会后,他不可思议地盯着邓布利多。

“我得为学生们负责。”邓布利多语气里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愧疚,“不合格的教授已经对他们伤害很大了。”

“你会把我送去魔法部吗?”洛哈特问出一个很天真的问题。

邓布利多没说话。

斯内普发出一声讥笑。

麦格教授眼里尽是失望。

洛哈特惶惶恐恐、忐忑难安。

“明天好吗?”邓布利多站起身,走到他身边,用魔杖敲了下他的肩膀,“明天我们一起离开城堡。”

洛哈特茫然抬起头,眼神空洞虚无。

“今晚回去睡个好觉。”邓布利多语气更加温柔。

洛哈特艰难地把自己从椅子上拔起,蹒跚走到门口,扶着门框,可怜兮兮回头:“邓布利多教授。”

“洛哈特,祝你好梦。”邓布利多挥动魔杖,门框上伸出两只手,扶着他走出去,再“砰”一声,门被重重关上。

“他这样子,可不像是获得到黑魔王的支持。”斯内普讥讽开口。

麦格微微皱眉,她不是很喜欢斯内普的称呼。

“软弱的人,即便得到神器,也依旧会是软蛋。”一直坐在角落,没存在感的哈利站起身,“邓布利多教授,没想到你也能这么果断。”

“伏地魔是一个很会隐忍的人。”邓布利多推了下眼镜,“总不能一直这么被动。”

他转过头,看向一旁的两位教授:“我依旧没能找到他身上的那样东西。”

“西弗勒斯,还有米勒娃,今晚恐怕要辛苦你们和我一起等他露面。”

“我去把弗立维教授、还有斯普劳特教授喊来。”斯内普想挥动魔杖,注意到哈利还在,走出办公室,才施展守护神咒,去通知他们。

“教授,那我就先回去了。”哈利向他们告辞。

斯内普没说话,一路跟在哈利身后,一直看着他爬进格兰芬多休息室,才转身离开,施展幻身咒,往洛哈特办公室走去。

小巫师们大多都回寝室睡觉,他们没有心情玩耍或是看书。

珀西还守在门口,看到哈利进来,有些惊讶:“哈利…你什么时候出去的?还是在这么危险的时候?”

“是邓布利多教授找我。”哈利摆摆手,“而且放心,刚才有斯内普教授一路送我。”

“那不是更危险?”下意识,珀西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