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华丽转身 >  华丽转身(14)

有些话,是早说的好;有些话,是不说的好。人生总有无法不说谎的时候,也有无法不沉默的时候。有些话不想说,就像有些秘密和心事只想埋在心底里,自己一个人知道。藏起来又不会被虫蛀,有什么好怕的呢?说了出口,却像出笼的鸟儿,再也追不回来。张海冰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又想趁机委婉地说出自己的身世之谜……可是在这种场合、在记者们的面前说出这种事情,无疑是给予祝家以及叶家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与麻烦!

于是,这时的张海冰并没有立刻为自己辩驳,她的脸色骤然间变得有点不自然与不自在,但是很快地她反应过来,正当她想好措词欲想开口说话时,却有个人抢先帮助她回答这个问题。

“胡说八道!我们的张记者是在A市的天和福利院长大的,她的确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如果你们不相信这个事实,可以去福利院采访该院的领导。”小梅冲到张海冰的面前,煞费苦心地应对这种场面。

磨菇头思索了片刻之后,欲想开口提出第三个问题时,只见祝夫人和她的好友刘太太陆续来到现场,于是记者们马上一窝蜂地涌向她们。在一片又一片的闪光灯不断之下,她们甚是风风光光地回答记者们的采访。

看见此情此景,小梅不禁怨言四起:“海冰,你说这个祝夫人是唱那一出戏呀?既然指定我们百花报社给祝氏家族制作一个采访,为什么还没有进行该工作,她就招来这么多的采访记者们报道她的光辉事迹?!”

“我也不清楚。”张海冰淡淡地答道。

“你说,刚才那个女记者说你不是一名孤儿,而是一个有父亲的孩子……这是不是真的?目前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你的生父了?”站在小梅身边的一位百花报社的男同事充满好奇地向张海冰问道。

张海冰仍旧没有作答。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曾有过不能说的“秘密”,一直藏在心里,甚至是直到有一天,你遇见了一个同道的、对的人,渐渐的也触碰到了不能说的“秘密”,你曾画地为牢,只为死守这个“秘密”,你曾筑起围墙只为眺望着这个你不熟悉的世界。因为“秘密”你曾做错过,你曾失望过,然而并不是因为语言会伤害别人,而是因为你自己不曾勇敢和有所顾虑。不要退缩,不要放弃,相信自己能在合适的时机中将埋藏在心中的“秘密”大声呼喊出来。

“海冰,你说话呀,不然就当作你默认啦。”这位男同事似乎看出张海冰的不对劲之处。

“不是,那是谣言。”张海冰却面不改色地答道。

“你为什么那么迟疑回应这个问题?”这位男同事犹如是打破沙盘问到底的人。

“清者自清!我不需要解释什么。”张海冰微笑地说。

如果当初是母亲换作父亲,他会不会像母亲那样倒运而一夜之间破产,以至于后来走投无路不得不将她遗弃在福利院而远走高飞呢?张海冰为此则肯定答道:不会!因为祝康利是一位充满智慧的巨商,他一定会像给予祝奕柔那样富足的生活而让自己有一个体面的人生。张海冰想到这一点时,不禁傻傻地一笑: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因为时间从不会倒流,一切已经发生的人和事绝不会重新的来过。如果有那一定是不存在的、虚假的、毫无意义的,因为现实是真实的,一旦存在就不会存在假设的。

“海冰,我们还进去吃饭吗?”小梅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于是嬉皮笑脸地问道。

“当然进去吃啦!难得祝家请客吃饭!”回过神来的张海冰立刻答道,于是挽起小梅的胳膊,欢快地走进该餐厅。

祝夫人督见他们陆续地走进该餐厅,于是向身边的刘太太打了眼色,只见刘太太马上对围着她们的记者们说:“今天就谈到这里吧,谢谢你们!”

瞬间他们一哄而散。随着人员已散去,祝夫人与刘太太便陆续走进该餐厅。

“大家好,今晚让你们吃好、喝好啦,希望你们明天把祝家的采访工作做好!”刘太太站在祝夫人的身边,狐假虎威地说道。

“那当然啦!这是我们份内的工作!”小梅马上中止那种狼吞虎咽的吃相,然后冲着刘太太点头答道。

“在这里,我代替祝夫人向你们干杯!”话音刚落,刘太太手里拿着半杯葡萄酒走到张海冰的旁边,作出向大家干杯的姿势。

于是,张海冰、小梅以及其他的两位同事都陆续地站起身来并且各自举着半杯葡萄酒,齐齐碰杯并且说了一些好话!

刘太太呷了一口葡萄酒之后,说:“你们慢慢吃,我和祝夫人因有事先离去。”

“谢谢祝夫人!”小梅高兴地致谢。

夜逐渐已深,城市沉睡在静寂的宵暗之中。目所能及的光,只有朦胧的大楼照明以及车辆的指示灯光而已。城市的喧嚣随着夜渐深而渐渐消失,由于夜色中寂静的缘故,夜渐渐地凉了,凉得像井水。夜色也像井水一样,在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变成蔚蓝色、透明而微亮的蓝色。祝夫人与刘太太并排地坐在车内。刘太太望了对方一眼,首先开腔说话,打破车内的寂静:“真的意想不到这个张海冰那么沉得住气,今晚的原计划唯有以失败而告终!”

“没关系,明天还有机会!”祝夫人的嘴角边不经意地勾起了一丝丝不易觉察的阴冷笑意,然后望了一眼坐在驾驶处的司机,吩咐道,“送我们去李太太那里去!”

“好的。”话音刚落,司机便马上驾驶着车子往繁华大道驶去。

吃完晚饭之后,张海冰便回到临时住处。这时男友志迪向她打来电话:“海冰,你有没有收看天天网?”

“没有,出了什么事啊?”张海冰一边问道,一边打开手提电脑以及打开该网站。一条点击率破百万的视频吸引住张海冰的视线:就是今晚她在豪丽西餐厅大门前被记者采访的视频,不过该视频显然是被别有用心之人加工修改过的。

越看下去,张海冰的脸色就越难看,看完该视频之后,她马上愤怒地吐出一个词语:污蔑!

看来祝夫人对自己开始动手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惧怕之感惭惭地缠住张海冰不放……

她再次想起童年时那只替自己死去的小白狗京哈。

“你现在在哪里?”男友叶志迪再次拨通张海冰的电话。

这时的张海冰精神有点恍恍惚惚地答道:“在B市,明天将要对祝氏家族进行采访……”

“取消它。”叶志迪果断地建议她。

“哪里有那么容易,这是报社指定我要进行的采访工作,之前我已经向社长请辞这项工作任务,但是她说是祝夫人专门指定我是这次采访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不能够让别人替代我。”张海冰逐渐地清楚祝夫人的阴谋到底是什么,但是她万万估摸不到祝夫人会如此卑鄙地拿她的身世做文章,而且是岡顾事实的那种!

张海冰顿时间觉得自己这回真的是骑虎难下!

“这样吧,我等一会儿与你的社长交涉这件事情,你明天不要去祝家。”叶志迪想出一个办法。

“你现在在A市吗?”张海冰问道。

“是的,明天下午我去B市接送你。另外,在我没有到达那里之前,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外出,免得被记者们追踪与围睹。”叶志迪提醒她。

“凭借着我的职业眼光来看,现在楼下已经有好几个记者正在外面蹲守着。”张海冰一边说,一边靠近窗前,往窗外望去时,蓦然间发现楼下有几个可疑人物。

“现在是不是特别想念我?海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永远都爱你!永远都守护在你的身边!”叶志迪的嘴巴好像抹了一层蜜糖似的。

“至少比想念楼下的可疑人物多一些吧。”在这种时候,男友还有心思想着那些情情爱爱的,张海冰表面上有点抗拒,但是她的心里边却是美滋滋的。男友的甜言蜜语倒让她刚才绷紧的神经放松了许多。

……

张海冰与志迪通完电话之后,便开始在微博里撰写文章。

夜,清冷的月光幽幽泻下,沉淀了一天的喧嚣。月华如练,轻轻拂过静寂的城市,城市在月光中沉睡。其实夜色,也是一位美丽的少女。皎洁的月亮是她的笑脸,颗颗明星是她的眼睛。同时夜光里传递她的秋波,清风里饱蕴着她的柔情,夜幕中迭眏着她的丰姿。大概用了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张海冰终于撰写完一篇财经文章刚刚发表成功不多久,它下面的评语便汹涌而来。

这阵势着实让张海冰吓了一跳。并不是因为读者们热爱这篇文章而评论不断,而是因为这些评语都是恶语中伤她而骇人不已!TA们都是冲着那条短视频的内容对她的不满而跑到她的微博里大骂她不是好东西。

张海冰十分低落地关掉电脑,她望着窗外的夜色一直发呆……这一夜,她注定失眠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太阳公公迫不及待地露出它的笑面,公平地温暖着城市里的人们。看来今天毫无疑问仍旧是晴天。但是叶志迪的心情却是晴转阴。他和女友张海冰一样,心情不好,变得沉重不堪。

昨晚,他已经约好百花报社的社长段小姐今天早上一起吃早餐,地点定在A市颇有名气的XXX茶餐厅。

“叶总,好久没见,不过你比以前更加帅气逼人!”段小姐笑眯眯地说。

“你也是,珠光宝气的,比以前更加魅力四射!”叶志迪深知有求于人,于是强颜欢笑地答道。

叶志迪与段小姐分别向服务员点了自己喜欢吃的点心,然后段小姐直率地问道:“你是不是为了张海冰的事情来找我的?”

“段小姐,请喝茶!”叶志迪一边说,一边专程为她倒了一杯茶水。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你我不是第一次有生意来往,不用那么客气!”段小姐满面笑容地说。

“真的逃不过段小姐的法眼!”叶志迪望了一眼室内的顾客,他们都是一副闲情逸意的面孔,反观自己,却是有些愁眉锁眼的……着实不应该这样,于是叶志迪充满自信心地开始切入主题,“我希望段小姐能够找个合适的人选替换张海冰今天在B市的采访工作。”

“你真会开国际玩笑!先不说在时间上有问题,单单是祝夫人指定她是合适人选这个问题上,就难以解决。”段小姐也是开门见山地说。

“我知道段小姐对此一会有办法的!”叶志迪一边说,一边将放在桌面上的一份文件移到段小姐的面前。

段小姐好奇地拿起这份文件看了看,然后点头答应:“好吧,我提前祝福你和张海冰订婚快乐!”

“谢谢!我也祝愿我们的合作能够圆满成功!”叶志迪礼貌地向段小姐致谢。

正午的阳光,仿佛是块噀人、清味纤雅的太妃糖,又恍若黏稠汁源的酸梅汤,其色味繄人餍享,堪使人飨舌湎溺其中而不能拔。自甘如蜜、丰沛鲜盈的正午阳光也可以想象成是诸种令人可喜的美味肴馔,这是绚美如诗、清鲜如画的遐思。但是张海冰好半天都是胃口不开、一粒饭都没有落肚。她似乎是被网上那些恶语伤人的流言蜚语击倒了,现时的她既感到怏怏不乐又忐忑不安,她好想把自己的身世之谜诚实地公布于天下,但是这样做,她热爱着的双亲的各自家庭就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与打击;如果选择不说,那么她处的对象叶志迪将会受到无辜的伤害与打击……总之,思来想去,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不能太贪心,这件事情不可能让自己占尽便宜,有所得必有所失,张海冰必须学会放弃次要的而眷顾重要的。

到最后,张海冰仍旧是决定选择前者:“对不起,志迪,只能够委屈你了。”她望着手机屏幕上的自己与男友叶志迪的合照,她喃喃自语地说道,说着,说着,眼角里不禁含着泪水。

蓦然间,一阵又一阵的手机来电铃声惊醒了愧疚不已的张海冰,只见她迅速地擦拭眼泪,然后定睛地望了一眼屏幕上来电的电话号码,原来是宋笑飞的。

张海冰迟疑了一下,然后按了接听键:“喂,宋总裁,您好!请问你有什么事?”

“你现在马上整理好行李,然后下楼,我现在已经开车到达你的楼下,我想送你回去A市。”宋笑飞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不用麻烦您,谢谢您的一片好意。我的男友志迪今天下午会接送我的,请你回去吧。”张海冰语气坚决地说。

“好吧,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再见!”话音刚落,宋笑飞摇下车窗,抬头望着楼上,他的视线久久不曾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