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辞金枝 >  第5章 眼前

辛柚擦了擦唇角药汁,不动声色问:“今日的药,是谁熬的?”

“婢子熬上的,后来就让绛霜守着了——”小莲神色一变,“这药有问题?”

辛柚摇摇头:“有没有问题不知道,只是觉得味道有些不一样。”

夏姨是伺候娘亲饮食的,烧得一手好菜,把她的舌头也养刁了。味道有区别不一定就是药有问题,可在这处处杀机的少卿府,她不得不谨慎些。

“药渣还在吧?”

“昨日的药渣让绛霜倒在墙根花丛了,今日的还没收拾。”小莲神色越发紧张,已经认定药有问题。

辛柚想了想问:“寇姑娘有积蓄么?”

“有的。”

辛柚轻声交代:“悄悄把药渣收拾了,以给我买蜜饯的由头去一家离少卿府远些的小医馆,拿些银钱请大夫掌掌眼……”

小莲边听边点头,先处理了药汁,再给晚晴居的下人都安排上差事,趁这些人忙时收好药渣,往府外去了。

小莲出门没多久,小丫鬟便来禀报说二太太带着四姑娘来了。

“青青今日可好些了?”比之昨日在老夫人屋中的低调,今日朱氏唇边含笑,多了几分可亲。

四姑娘段云雁立在母亲身边,自进屋只喊了一声青表姐便不吭声了。

辛柚心头一动。

段云雁不过十岁,正是活泼多话的年纪,却与在少卿府住了四年的表姐如此生疏。不知是年龄差别玩不到一起去,还是大人的叮嘱。

“劳二舅母惦记,我刚刚吃了药,觉得好多了。”

“那就好。按时用饭服药,很快就能大好了……”朱氏温声叮嘱,略坐了坐便带着女儿离去。

辛柚示意小丫鬟把朱氏带来的礼品打开,除了几样寻常补品,竟还有一支老山参。

少卿府书香门第,说白了就是不够有钱,而二太太朱氏身为庶媳可摸不着管家的门,这份探望礼可谓贵重。

生长环境使然,辛柚本活得自在洒脱,这时却不得不多寻思。

接下来老夫人与大太太那边陆续来人探望,临近晌午时小莲回来了。

“怎样?”问出这话时,辛柚心中已有了数。

没了旁人在,小莲不再掩饰心中惊恐,颤声道:“姑娘,药……有问题!”

“喝口水,慢慢说。”

小莲抓起杯子灌了几口水,握着杯身的指尖控制不住抖:“大夫查了药渣,今日药中多了一味,虽也有止痛作用,却与这副调气养血的方子相克,体弱者服用轻则腹痛呕吐,重则昏迷致死……”

辛柚默默听完,神色并无什么变化:“把晚晴居的人都叫来。”

“姑娘——”小莲面上有不解,亦有愤恨。

少卿府上竟然真的有人想害姑娘!

“去吧。”

对上那双墨眸,小莲心神一清,屈了屈膝:“是。”

不多时,两名仆妇,两个小丫鬟出现在辛柚面前。

“你们应该都听说了,我坠崖后摔到了头,有些事一时想不起来了。昨日回来没顾上,今日就介绍一下自己吧。”辛柚先看向叫绛霜的小丫鬟。

绛霜屈膝:“婢子叫绛霜,平时主要负责收拾屋里,做一些小莲姐吩咐的杂事。”

另一个小丫鬟道:“婢子叫含雪,给姑娘守门跑腿的。”

年轻些的仆妇道:“老奴负责院中洒扫,姑娘以前叫老奴王妈妈。”

最后开口的仆妇五十来岁模样,神色拘谨,瞧着老实本分:“老奴夫家姓李,在院中做粗活的。”

辛柚眼神一定,温声道:“李嬷嬷年事不小,做粗活岂不辛苦?”

李嬷嬷忙道:“姑娘折煞老奴了,这些活计都是老奴做惯了的,姑娘不嫌老奴笨手笨脚就好。”

“怎么会。”辛柚眼风一扫小莲,“小莲,把那枚银戒子拿来。”

小莲一愣,快步走到柜边打开箱笼,略一犹豫从十数枚材质大小不一的戒子中取了个素面银圈来。

“李嬷嬷辛苦了。”

李嬷嬷一脸震惊:“姑娘,使不得,使不得——”

小莲虽不解辛柚对李嬷嬷的另眼相待,动作却利落,拉着李嬷嬷的手亲自替她戴上:“既是姑娘赏的,李嬷嬷就不要推辞了,快试试合不合适。”

“这,这怎么使得——”李嬷嬷仍推拒着,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辛柚冷眼旁观,两个小丫鬟且不说,王妈妈盯着李嬷嬷的眼神明显露出妒羡。

等四人退下,小莲不解问:“姑娘为何独赏李嬷嬷?”

便是笼络人心,也犯不着对一个粗使婆子。

“就是觉得李嬷嬷的手挺适合戴戒子。”辛柚抚了抚手指。

少女指若春葱,白皙修长,却空荡荡没有任何饰物。小莲再一想李嬷嬷的粗胖手指,不由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

辛柚却觉心情不错。

那双手的主人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姑娘,您怎么知道有银戒指?”小莲问出另一个疑问。

那些装着金银首饰的匣子箱笼,钥匙一直在她手里。

辛柚闻言笑笑:“我是觉得,寇姑娘不会连一个银戒指都没有。”

小莲哑然,心中挣扎几下,先把梳妆台上摆着的匣子抱过来,又从柜中搬来两个箱笼,一一打开。

匣子中都是些适合少女戴的精巧饰物,而箱笼中的簪钗玉饰一看便价值不菲。

“这些都是姑娘的。”小莲面上难掩自得,“还有几箱好料子,都在西屋放着。”

总有人认为她家姑娘寄人篱下,实际上姑娘的家底可比府上几个姑娘丰厚太多了。

辛柚沉默片刻后,问:“只有这些么?”

小莲不由愣了,看着满箱珍宝迟疑:“这些……很少么?”

“你曾说过,寇姑娘的祖父乱世经商积攒下万贯家财,却只有一子,寇姑娘的父亲读书入仕官至知府,又只有寇姑娘一女。四年前寇姑娘的母亲临终托孤,送寇姑娘进京,那寇家两代家财哪去了?”

小莲呆了呆,神情由茫然渐渐转为惊骇,喃喃道:“我,我不知道……”

辛柚见此,不由叹气。

四年前陪寇青青进京的小莲不过十一岁,对这些一无所知也不奇怪了。

不过,总有知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