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是心里害怕,但是在看到那张俊美得不像话的脸时,众人还是忍不住发出惊叹的一声。

京城人尽皆知,宸王殿下生得比女人还要好看,却不喜欢以真面目示人。

每每出现在众人面前,都会带着一副神秘的面具。

所以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到君北宸的真面目!

有一个年约二八的世家小姐,在君北宸出来后,忍不住惊呼一声。

“天啊,宸王殿下竟然生得这般俊美!”

面对众人的注视,君北宸明显有些不悦。

望向赵云岚,不耐烦地问道:“皇嫂,你身为皇后,自该操心后宫之事,以保后宫安宁,让皇兄前朝无忧,怎么操心起了前朝官员的家事?”

赵云岚眸光一闪,沉声道:“今日是陛下祈福的重大日子,沈琉璃在三千神佛跟前犯下淫*乱、不敬双亲之罪,此等大逆不道之女,本宫自该为陛下分忧,免得她影响了陛下的心情,就应该将其关押到宗人府!”

这时,沈琉璃用余光注意到,赵云岚在说话的时候,和沈玉棠有一瞬的眼神交流,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默契。

她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难道这一次的,是沈家和皇后合起伙来算计她的吗?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皇后在背后指使?

一时间,沈琉璃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

尤其让她更好奇的是,为什么皇后赵云岚和沈玉棠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带走并关起来。

难道说,他们在担心自己会碰到什么人吗?

沈琉璃眯了眯眼睛,眸光闪过一抹冷意。

事有蹊跷!

她一定不能,像前世一样被他们抓走!

“大逆不道?”听了赵云岚的话,君北宸冷笑一声,“若是有人故意在皇兄祈福之时,给沈二小姐下药让她失去意识犯下不敬神佛之罪,恐怕那人才是真正的大逆不道吧!”

赵云岚脸色一变,张开嘴巴想要反驳,但是君北宸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径直打断道:“皇嫂进门的时候,没有听到沈夫人和沈家大小姐已经承认,是她们算计沈二小姐的话吗?”

“更何况,昨晚沈二小姐是什么状况,有谁能比本王更清楚?她神志不清,确实被人下了药!”

话音刚落,众人震惊在原地。

这宸王殿下,是亲口承认,自己和沈琉璃发生了什么吗?

就连沈琉璃也惊住了。

这家伙,刚才在禅房里不是说了,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吗?

明明他自己也忌讳这件事,却要当众再次提起昨晚的事!

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随后便用质疑的目光看向赵云岚。

与此同时,窃窃私语声也开始传出。

“宸王殿下没说错,皇后娘娘进来的时候,确实听到了沈大小姐下药的话,怎么就偏偏抓着沈二小姐不放呢?”

“确实很奇怪啊,身为皇后竟然和一个官家小姐过不去,这其中怕不是有什么猫儿腻!”

“谁知道呢?皇家的事情,岂能由我们胡乱猜测,你们还是少说点,别惹怒了皇后娘娘。”

“对对对,我们都不说了,免得被皇后娘娘惦记上……”

赵云岚脸色变得更难看,抬眸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眼神阴翳可怕。

窃窃私语声直接散去,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就怕被赵云岚记恨上。

“这里人这么多,人声嘈杂,本宫进来的时候,没有听到这些话,有什么奇怪的吗?”赵云岚冷声反驳了一句。

君北宸淡淡地笑着,一点都不将赵云岚放在眼里,轻飘飘地开口道:“没关系,现在知道也不算晚。”

说完后,君北宸上前一步,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虽然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赵云岚一眼就知道,他这分明就是护沈琉璃到底的架势。

赵云岚咬牙切齿,“君北宸,你和这丫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护着她?”

“本王想护谁,那是本王的自由,和你有什么关系?”君北宸冷声反问。

赵云岚张嘴解释道:“本宫实在好奇,你一直都待在边疆,甚少回京,怎么刚一回来,就和这丫头扯上关系。你已年过二十,本宫身为你的皇嫂,自该操心你的婚事,你难得对一个世家小姐感兴趣,本宫自然要过问一句。”

“婚嫁之事,本王自会定夺,连皇兄都不会插手,有你赵云岚说话的份?恩?”

“君北宸,你——”

被当众直呼大名,赵云岚气得咬牙切齿,狠戾地瞪了君北宸一眼。

君北宸也不甘示弱,轻飘飘地对上赵云岚仇视的目光。

四目相对,空气中流动着诡异的气氛。

沈琉璃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手呈匕首跪在地上,膝盖已经跪得麻木。

“嘶~”

这时候,沈琉璃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君北宸眸光一闪,用余光扫了双膝跪地的沈琉璃一眼。

的注视中,他回身走到沈琉璃跟前,蹲下身子和她对视。

随后,他缓慢凑到沈琉璃的耳边,轻声说道:“丫头,你真不错,竟然敢将本王拉下水!”

闻言,沈琉璃也抬起头,对上君北宸的目光,嘴角抿起,“宸王殿下难道不知道,看戏是要付出代价的吗?”

“呵呵……”君北宸也抿起唇角笑着,“丫头,你是第一个,有胆子将本王拉下水的人!”

沈琉璃眼珠子一动不动,轻启红唇回应,“殿下若是不救我,我敢保证,将来还会有下一次。”

“你是在威胁我?”君北宸笑意更甚,眼中闪烁着玩味的光。

“不敢,臣女是在向殿下求救。”

“……”

君北宸没有回应,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沈琉璃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眸光的每一次闪烁,都让沈琉璃感受到一股杀气,笼罩着她的全身。

而她却不敢有丝毫动作,只是硬着头皮和君北宸对视。

可在旁人看来,两人之间较量的对视,却成了含情脉脉的对视。

就连赵云岚也被这一幕愣住了,不由问向身旁的沈玉棠,“沈琉璃这贱*人,什么时候和君北宸关系这么好了?”

沈玉棠也一脸为难,“皇后娘娘,这……微臣确实不知道啊,那丫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微臣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认识了宸王殿下!”

“废物,连一个黄毛丫头都管不住!”

赵云岚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

而就在这时,君北宸却当着所有人的面,伸手托着沈琉璃的手,将她搀扶了起来。

不禁众人惊呆了,就连沈琉璃也傻眼了。

这君北宸,还真是如传说中的那样,性子阴晴不明,做事毫无准则,谁也猜不透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

君北宸握住沈琉璃的手,抬眸望向赵云岚,语气温润却不失威严,“皇嫂,如你所见,这丫头,本王护定了。”

“君北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赵云岚咬牙问道。

君北宸淡淡反问,“本王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皇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此女大逆不道,有违我大宁风气,本宫今天要是不处置她,岂不是乱了我大宁之风!”

赵云岚用力地指着沈琉璃,一双眼睛瞪得通红。

“那又怎样?本王就想护着她,你奈我何?”

“本宫连你也一起处置!”

“你敢!”

“有何不敢!”

“那你试试。”

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气氛一时间被烘托到了极致。

围观的权贵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地望着地位极高的两人。

就在这时候,一道颇有威严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这个声音,赵云岚和沈玉棠同时脸色一变,惊恐万分地望向声音的方向。

他怎么来了?

紧接着,众人闻声转身,齐刷刷跪了一地。

“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琉璃一惊,皇帝竟然来了?

她也想跟着众人一起下跪,可是身子刚一动,君北宸就捏紧了她的手。

这家伙,似乎不想让她跪。

沈琉璃只好作罢,看着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穿过众人,中气十足地喊道:“平身!”

众人齐刷刷平身,更加谨慎地望着突然出现的皇帝君晟泽。

“谁来告诉朕,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赵云岚和君北宸针锋相对,君晟泽冷声质问了一句。

可是下一秒,在扫到君北宸身后的瘦弱身影时,君晟泽呆在了原地,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刚才还中气十足的他,此刻像打了霜的茄子,颤巍巍地伸手指向沈琉璃,眼神中饱含了各种复杂的情绪。

片刻后,君晟泽哆哆嗦嗦地颤着声音问道:“玉、玉柔,真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