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将斩杀众神 >  第三十七章 连招

“打,不过换个地方,别打扰了赢执大人的谈话。”

“好,去哪儿?走快一点!”

路上,韩宁偷偷瞅了几眼穆玄武,脸色有些不好,怎么赢执偏偏这个时候来蝶火堂。

现在沧州也没有发起战争或兵变,除障司应该也没有业务来找蝶火堂吧。

韩宁暗道可惜,要是赢执不来,自己和季寻生两人一起动手,对付一个穆玄武自然是轻轻松松。

不过好在自己一开始就是打算一个人打,只是不能拉人帮助了,有些可惜。

两人一路走着,已经出了乐业城挺远。

“到底要去哪儿啊,都走这么久了。”

穆玄武在后面不耐烦的催促道。

“话说,穆兄一个人来的沧州吗,还是和什么亲朋好友一起来的。”

“我啊,我自己一个人来的,之前喝酒认识了个卖鱼的,喝嗨了他帮我搞的船票,这不才来的沧州。”

“是嘛……那看来穆兄就一直自己一个人啊……”

穆玄武又有些不耐烦了,再次催促道。

“还没到吗,我们这不都走了一个时辰了吧,再走下去天都黑了,摸黑打呀!”

“快了快了。”

韩宁听着穆玄武的回答,心中一喜,这穆玄武居然一个亲朋好友都没有,自己只身一人来的沧州。

在想到他的云州游侠身份,以及刚到沧州就四处挑战武者兵家的行为,就算莫名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真要谈起来了,可能只会互相讨论,穆玄武是去往哪里挑战新的武者了。

属实是挺省功夫,韩宁也不用再处理后续。

走着走着,韩宁看着远方熟悉的小草堆,以及一旁那微微有些变化的黄色干草,便明白,到地方了。

“就,这里吧,来吧。”

韩宁转身,面对着穆玄武,微微张开双臂。

“好,接住了!”

韩宁默默开始强化身体,自己这身体扛不住对方的攻击,就算对方打不中自己,就凭自己这力气,枪头也扎不进他体内。

穆玄武双眼瞳孔突然变成紫色,一抹诡异的光线从他的双眼中散发出来。

韩宁察觉到了不对,只见穆玄武露出来的手腕,有些微微变灰,整个人的速度猛的提升了一大截。

下一瞬间,穆玄武便来到了韩宁跟前,凶猛的一拳打出,气势磅礴。

速度之快,令韩宁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连忙后退躲开,但自己的衣服也被刮坏了。

蝶火堂的黑色长袍被穆玄武的拳头一下扯开,里面的仙令一下子被漏了出来。

每个仙令都被绑上绳子,戴在了韩宁的脖子上,这长袍不被扯坏,只当韩宁带了什么装饰,但这长袍一扯开,里面的仙令便暴露无遗了。

韩宁一惊,连忙抽出背后长枪,左手握住平礼之枪,右手拿着千转长枪。

“你这人?怎么身上挂了这么多仙令,自己觉醒不了仙令,你挂再多也没用的,无主仙令也怪贵的,我记得,当初看一个都卖几千两,你小子还挺有钱啊。”

“?”韩宁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

[对呀,这穆玄武是云州人,刚来沧州,并不知道夜魔,看来是只当自己是买了无主仙令的冤大头了。]

但看都看见了,韩宁也不打算掖着藏着了。

火道仙令闪烁,仙力强化了韩宁的身体,火元素强化了韩宁血液,韩宁的体力将用之不尽。

岩道仙令闪烁,仙力强化了韩宁的身体,岩元素强化了韩宁的皮肤,韩宁的皮肤将坚如磐石。

风道仙令闪烁,仙力强化了韩宁的身体,风元素强化了韩宁的四肢,韩宁的身形将犹如鬼魅。

冰道仙令闪烁,仙力强化了韩宁的身体,冰元素强化了韩宁的筋骨,韩宁的每一击将如同寒冰锋利。

生道仙令闪烁,先例强化了韩宁的身体,生命元素强化了韩宁的大脑,韩宁受到的伤害将会由大脑支配仙力迅速恢复。

穆玄武看着韩宁身上闪来闪去的仙令,也突然愣了,原本他只当这些是无主仙令,可面前这个人却当自己的面全部激活了。

韩宁看着穆玄武愣了,默默开始生成岩甲,同时指尖燃起冰雾,千转长枪吸收了冰雾,枪身变为深蓝之色。

穆玄武愣了很久,韩宁也没动手,毕竟先把岩甲生成出来比较稳妥,只是岩甲前摇太长。

伴随着咔哧咔哧的声音,一层层棱角分明的金黄晶体蔓延到了韩宁的下巴处,接着停止了生长。

岩甲彻底生成完毕,韩宁举起长枪,对着穆玄武说道。

“穆兄,还愣着呢?我在等仙令生成铠甲,你在等什么,等死吗?”

穆玄武反应了过来,眼神逐渐变得古怪,猛地笑道。

“原来如此,你也是神弃啊!怪不得……”

“神弃?你在说什么?”韩宁眉头一皱,搞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穆玄武并没有回答韩宁的话,而是猛的伸展出双手,接着一阵淡淡黑烟升起。

“轰!”猛的一声发出,穆玄武突然爆了衣。

而他浑身健壮的肌肉,此刻也发生了变化,以颈椎为中心,他的皮肤上不断流动着黑色的符文。

符文不断蔓延在穆玄武的双臂之上,如同活着的虫子一般。

“什么东西!?”韩宁一惊,虽然不明白对方到底在干什么,但自己肯定不能站着,等着对方把招式用出来。

韩宁动用仙力,一道烈焰火柱从穆玄武脚下升起,穆玄武向后一跳躲开,但还是被烧中了。

可等火焰散去,穆玄武身上竟然没有半点烧伤,只是头发被烧得微微弯曲。

韩宁仙视一开,看着穆玄武身上闪烁着的红色,微微一笑。

[正如我意。]

反正这火柱也并不是为了烧伤穆玄武,就是在他身上挂一层火道道痕,要不然他这浑身皮糙肉厚的,韩宁还真担心自己破不了防。

接着,韩宁手指一动,地面岩石凸起,困住了穆玄武双脚。

韩宁掷出手中千转长枪,深蓝的枪头触碰到穆玄武的一瞬间,白雾升起,仙力变化,成功触发融化。

穆玄武那无往不利的坚硬皮肤在此刻也失去了作用,就算他的皮肤再怎么结实,在仙令的反应之下,也如同纸张。

枪头刺入了穆玄武胸膛之中,韩宁接着生起数道冰刺,全部朝着穆玄武扎去。

接着,韩宁直接将剩下的风道仙力全部用出,一道呼啸的龙卷风升起,向着穆玄武袭去。

而穆玄武被脚下岩石,以及身边冰刺束缚住身形,没法闪避,硬生生吃下了所有攻击。

在草地上不断呼啸的龙卷风被冰刺上的道痕同化,变为了深蓝之色,炎热的天,可韩宁这边温度如同冬日。

龙卷风逐渐消失,但周围依旧弥漫着浓厚的冰雾,韩宁擦下眉毛上的冰碴,虽然看不清楚情况,但不能轻敌。

接着无数颗尖锐岩石扎破土层,浮在了空中,韩宁大手一挥,岩尖纷纷朝着穆玄武的方向飞去。

[这样总该死了吧?]

但当岩尖飞入其中后,只听到一声声清脆的声音,那是冰块被破坏的声音。

韩宁心中一惊,按理来说,冰刺攻击到穆玄武后,应该迅速消失,化作道痕附着在穆玄武身上才对。

不应该出现冰刺不消失,替穆玄武挡下攻击的情况才对,韩宁摸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干脆火力爆发得了。

韩宁取下背后的黑色短枪,这是蝶火堂的制式法宝,并不算稀有,但作为法宝,总比寻常兵器要好用。

韩宁不断将火道仙力注入其中,原本黑色的枪身也逐渐闪烁着微微红光,直到枪身无法再承受先力的输入。

出现了几道裂痕,韩宁这才停止,对着穆玄武的位置扔了出去。

又是一声熟悉的冰层破坏声,但这次不同,被扔出去的黑色短枪炸开了。

其中包含着的剧烈火道仙力成为了爆炸的能量来源,一颗巨大的火球,从中生成。

剧烈的高温,将周边冰雾一下子全部融化,但也生成了大量的水蒸气,还是暂时蒙蔽了韩宁的双眼。

安全起见,韩宁再次生成了一颗巨大的岩石,对着穆玄武扔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伴随着水蒸气的消失,韩宁的视线之中,只剩下了被烧的焦黑的草地,以及刚刚被扔过去的巨大岩石。

[死了吗?]韩宁心中忐忑,不敢向前确认,把着手中的平礼之枪,随时做着防御姿态。

只见岩石微微松动,韩宁如临大敌,手中灰尘不断浮起,使用着仙令为岩石增加重点。

可突然,韩宁手中的灰尘不再生产。

“仙力用完了?!”

岩道仙令经不起韩宁的几招,仙力被彻底消耗一空,还好岩甲是脱手技能,只要生成之后,就不需要仙力供给。

只有在脱下的时候才需要仙力,因此,岩道仙令的仙力耗尽,并不影响岩甲。

“该死!”

韩宁后退好几步,与岩石拉开的距离,仔细观察着岩石。

岩石只安静了一会儿,很快再次抖动,接着,岩石慢慢升起,一道人影,抬起了岩石。

“你的招式可真多啊!”

穆玄武逐渐抬起巨大岩石,咬着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