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最喜欢穿越啦 >  【IF篇】VS三兽士

【IF篇,以小林与塔兹米组队上龙船为前提的另一条时间线。】

————

“好!大!!啊!!!”

塔兹米忍不住惊呼出声。

来自偏远乡下人的他,何曾见识过如此巨大且奢华的龙船?

“请别大惊小怪的,真的太丢脸了。”琉紫的毒舌如约而至:“塔兹米大人,您这样丢脸会拉低我和小林大人格调的。”

“嗯,很引人瞩目,塔兹米你要注意一下。”小林也附和道。

主仆联合毒舌,对他来说是种拷打。

“哦、哦……我会注意的。”

塔兹米也感受到了周边汇聚过来的视线宛如尖刺,尴尬的挠挠头。

“不过,塔兹米你挺帅的嘛,穿上西装后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是……这样吗?”

塔兹米害羞的挠挠头,也奉承道:“小林你也很帅。”

“这身衣服是琉紫替我选的,说实话我倒是更喜欢我选的那一套。”小林眨眨眼。

“啊、啊……那套啊。”

塔兹米想起小林选的那套惨不忍睹的衣服,幸好当时琉紫强行换了一套,否则肯定比刚才的他还引人瞩目。

“好了好了,我们上去吧。”

“哦!”

琉紫挽着小林的胳膊,两人像是来参加晚会的贵族,那优雅高贵的样子让其他人纷纷议论他们到底是谁。

耀眼的光芒遮住了本来挺帅的塔兹米,让他沦为保镖的职位。

不过这也是他们计划的一环。

明面上吸引敌人注意的是他和琉紫,而这样塔兹米就方便在暗中行动。

龙船上人员汇聚一堂,所有人都在低声交谈,可还是掩盖不住嘈杂的声音。

塔兹米已经在龙船上逛了一遍,不过没有看到敌人的身影。

“怎么办,小林?”

“别着急。如果敌人在我们这里,肯定会出现的。”

行动队分成两组,一组是他们,一组是赤瞳和拉伯克。

没在这里,就说明在另一组。

塔兹米点点头,看到小林优雅的举起酒杯喝酒后又嘴角抽搐道:“喂,这么放松真的好吗,我们是来做任务的吧!”

“塔兹米你才是太紧张了。”小林教训道:“如果不是我打掩护的话,你的特殊举动早就被人制止了。”

“什么?”

“你看。”

顺着小林下巴的方向,塔兹米看到周围的保镖不断把视线投在他的身上,没被当场制服都是误以为他是小林保镖的缘故。

毕竟大人物出门都会带保镖,在龙船上来回探查的也不止他一个,只不过塔兹米的做法是最显眼与拙劣的。

“啧。”塔兹米轻声咂舌。

小林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放轻松,你要融入这里,太紧绷反而会引起敌人的注意,掩藏你的意义不就没了吗。”

“我知道了。”

塔兹米也学小林拿起一杯酒,装模做样的喝了起来。

这时,从某处传来典雅优美的笛声。

——来了。

知道是敌人发动袭击的小林不动声色,甚至他还邀请身旁的女伴去跳支舞。

微微躬身,伸出右手。

“趁着这段优雅的音乐,能否请美丽的琉紫小姐陪我跳支舞呢?”

“我很乐意。”

琉紫也大方的将小手放在他的右上上,又被轻轻握住。

“这里人多,还是去甲板上吧。”小林带着琉紫走向无人的甲板,同时对塔兹米说道:“你在这里守着,坚持不住可以找个地方休息。”

“哦、哦……”

他们真的是来做任务的嘛。

塔兹米一脸无语的看着悠闲的主仆二人,总觉得被他们这么一搞,自己和这里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甲板上,小林与琉紫轻轻起舞。

俊男美女,优雅华丽的舞蹈,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人观看并送上掌声。

随着音乐越来越激昂,两人的舞蹈也逐渐加快。

他们都知道,即将接近尾声。

塔兹米突然摇晃的走了出来。

“小、小林!音、音乐……有问题!”

本来他是担心小林才强撑着出来的,可看到小林和琉紫好像不受影响似的在翩翩起舞,他整个人都傻眼了。

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们没事?

可还不等他询问,音乐在这时戛然而止,即将**的舞蹈并没有跳完,小林和琉紫都露出遗憾的表情。

“看来只能等到下次了。”

“有不识趣的人也没办法。”

正在说着,不识趣的人便出现了。

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壮汉,背后是两柄威慑力满满的巨斧。

在见到小林和琉紫后惊讶道:“哦呀?!居然还有人能不受影响,妮乌那家伙的帝具是出问题了吗?算了!正好你们看起来挺强的。我叫达伊达斯,来和我战斗吧,让我好好增加经验值!”

他做出想思考的样子,但看起来就不太聪明的他,立马就放弃了思考。

“增加经验值……你的意思是说先削弱敌人再和他们战斗?说是喜欢和强者战斗,但其实还是担心他们太强吧。”

“才不是呢!这只是作战计划而已!而且你看起来也没受影响不是吗。”

达伊达斯把一把长剑抛给小林,说道:“来吧,武器给你,这样我们就公平了。”

“呵。”小林接过长剑,插入地面。

“什么?你不用武器吗?”

“对付你,还真不用武器……准确的说,对付你们三个都不需要。”

小林的视线看向上方与左侧,那里还有两个人,三兽士的利瓦与乌妮。

“感知惊人,没想到能发现我们。”利瓦像个优雅的管家,缓缓来到小林面前。

乌妮也甩甩笛子,奇怪道:“怎么回事,帝具对他没用?”

“无所谓!你们俩个别出手!让我来……噗咳!”

达伊达斯本来还想放狠话,可眨眼间就被小林近身,双斧来不及格挡就被狠厉的一拳轰在胸口,把他捶飞三米远打飞到龙柱上。

那巨大的圆形凹痕,他的整个身体好像被嵌在船柱上,死死地固定住,墙体凹痕四周寸寸皲裂,好似一张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胸前一片血肉模糊,胸口破碎的大洞,就连心脏都不见了。

达伊达斯张张嘴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口,呼吸也逐渐消失。

三兽士先死一个。

小林甩甩手,无奈道:“拜托,打架耶,还说什么开场白?而且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偷袭先搞定一个人,小林一点也不觉得羞耻。毕竟对方是正义的车轮战,那我不讲武德搞偷袭也是可以的吧。

“你、你这家伙!”

乌妮一脸愤怒的吹响笛子,恶狠狠地咒骂道:“看着吧!我一定要当着你的面,把那个女孩子的脸皮剥下!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

“你说什么……”

小林眼神变的危险。

琉紫是他的禁脔,不管是谁都不能侮辱染指,而乌妮还敢放出狠话,甚至如果被打败的话,他肯定会那么做。

“那就留你不得了。琉紫。”

“是,遵从小林大人的吩咐。”

琉紫撑起裙子优雅的模样像个贵族小姐,而让外表柔弱的她战斗,这让变身成肌肉男的乌妮感到好笑。

“哈哈哈……让柔柔弱弱的她来和我战斗,你是傻了吗?!”

“啊啦,我居然被人小瞧了。”

琉紫作为人偶,最讨厌的就是被小瞧了,因为会显得她不是合格的侍者。

唰——

“哼,狂妄自大的女人!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把你的脸皮当成我的收藏品好了!”

“您在说什么呢。”

琉紫在他放狠话的时候,毒舌道:“真是好笑呢,没有身体的人居然说别人狂妄自大,不妨您先照照镜子好了。”

“……你说什么?!”

乌妮正想反击回去,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忍不住惊声道:“等、等等……等等啊!我的视角怎么这么矮了?!等等、等等!那不是我的身体吗?!既然这样的话……我的、我的脑袋……”

“是,被我取下来了。”

琉紫揪着他的头发,把脑袋扔回了他的身体旁边。

“开玩笑的吧!一瞬间?!仅仅一瞬间?!开玩笑的吧!没错!如果我的脑袋被取下来不可能说话,是开玩笑!呐,这是假的吧,是开玩笑的吧!!!是开……玩笑的……吧……”

乌妮临死也以为是幻觉。

真是的,取下他的脑袋真是太便宜他了,就应该和他的恶劣行径一样,让他在活着的时候被剥下脸皮才行。

不过算了,这是琉紫的优雅,他就不插手了。

眨眼间,三兽士死了两个。

“好了好了,这下子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呢,利瓦将军。”

“……你认识我?”

“从某个热血男儿那里听过您。”

“嗯?”

利瓦明显听不懂小林的话,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很危险。

他的两位同僚死的太快,让他根本反应不过来。并且知道他们实力如何的自己,深知眼前的敌人到底有多恐怖。

恐怕不在艾斯德斯将军之下。

“看来今天就是我的死期了呢。”利瓦并没有慌张自乱阵脚,他举起手中的戒指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从一开始就要全力以赴!”

“没错,就应这样!”

小林赞同道:“像那两个白痴还搞什么开场白和放狠话环节,不觉得太蠢了吗?”

而利瓦并没有说话,他只是高举着戒指发动技能。

——【水龙凭依·水龙天征】!

龙船周边骤然升起十几道巨大的水龙卷,搅动的漩涡甚至让巨大的龙船都来回动荡差点翻船。

那高高升起的龙卷刻画出精细的龙头,带着骇人的威压虎视眈眈的对准小林,稍有动作必定会从天而降给他迎头一击。

利瓦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

这招用了他全部的体力和精力,但同样的威力也是最强的一招!

“呵呵,利瓦将军,看来我们的相性很不好啊。”小林嘴角勾起奇怪的笑容,恶劣的说道:“不过,是对你来说。”

他食指与中指并拢对准天上的龙卷。

“你要干什么?!”

沉稳冷静的利瓦也有些慌张,每次眼前少年做出奇怪举动都会引来变化,他内心的不安越发严重。

“以水之女神的名义,命令你们——”

“该死!接招!水龙天征!”

“退下!”

只见他轻声吐言,好似天地间的绝对规则,那是位格上的绝对压制,气势汹汹地十几条水龙在下降的途中突然顿住。

还不等利瓦反应过来就瞬间崩散,化作倾盆大雨下在龙船与四周的水面上。

“怎、怎么会……”

就算再见多识广,利瓦也没见过一个人能靠语言命令帝具控制的水流。

这已经不是人类能达到的程度。

可能真和他刚才说的一样,是水之女神才能做到的事。

小林整理下散乱的头发,像是得意又无奈地炫耀道:“没办法,某个笨蛋女神对我太过宠爱,水之类东西完全伤害不到我。”

“血刀杀!”

当小林夸夸其谈的时候,一道血液凝结的水流穿透小林的肩膀。

利瓦看到后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他趁自己还有些时间,解释道:“我从刚才就觉得有危险,所以早早注射了毒药,你的身体也已经中毒了,想必再过不久你就会和我一样毒发身亡了吧。”

说完,他仰躺在甲板上。

似有夸奖,似有邀功。

“你太危险了,足以威胁到我的主人艾斯德斯将军,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换取你的生命,那也是非常划算的买卖。我的主人,我在最后帮您除掉了强大的敌人。”

“……喂喂喂,你在自我感动个什么劲儿啊。”

小林无奈的来到他的身边,蹲下身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被某个笨蛋女神宠爱着。很不巧,她最擅长的就是净化了。一点点毒而已,对我来说根本没效果好吗。”

“什么——?!”

成年人的崩溃只在一瞬间。

利瓦本来还以为替同僚报仇,替艾斯德斯铲除潜藏的敌人,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没想到根本没给对方带来一丝困扰。

那他刚才给自己注射毒药,不就白白送死了吗?

不对,考虑到自己本身也敌不过对方,也不算白白送死。

“这就是我的结局吗?”

“不,你还会有另一个开始。”

在小林奇怪的话语中,利瓦缓缓闭上了双眼。

三兽士,全员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