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声,旁边两位男子咬牙切齿道:“我们被当成食物了?”

那人抬了抬被铁锁的手,揉了揉那伤痕累累的手,叹气:“没错,也许应该早早被当成他们的食物!”

顿了下道:“包括那边关着的人,”

此时另一个笼子里的生存者可没有他们这么淡定,他们一开始见到那一幕就已经从平平淡淡开始坐不住了,恐慌的情绪蔓延,对于那群人害怕恐怕,甚至还有隐忍的哭腔声发出来,他们是被抓来的,好久了,又从其他地方移到这里。

突然恶吐声又再次响起,那些生存者想到之前他们吃的肉也许就是他们的同伴朋友亲人,脸色就更加不好。胃都有吐出来了。

那人:“这些人呆得更久,不知道自己是别人的存粮,估计现在才知道情况,”

两人脸色沉冷,拳头紧握着,那眼神恨不得把那些不是人的畜生都击杀了。

那人恢复了平静,冷厉的眼神闪过,“放心,只要我们能出去,这些人一个不剩的灭掉,”

其他人看到他这样子,也打起精神来。

隔壁笼子里的那个人不知道是发疯了,还是情绪失控导致控制不住自我,在喊叫着,是一名女子,那女子比男子还要勇敢,她眼里满是愤怒和悲伤泪水,旁边的人拉住,想让她冷静一下,结果没有半点用。

“你们是畜生!畜生!我阿姆是不是你吃了,你们吃了!”

“吃人魔,你们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们!”

“啊!我要杀了你们!”

那些吃得半饱的人,狂妄的笑着,像一头没人性的畜生。

带头的几个粗汉,眼勾勾的看着她,嘴角舔动,“咔嚓”铁笼打开了,笼子里面的人警惕了起来,下一秒,那发疯的女子直接甩出来,女子一倒地就站起来,快速的拿起旁边的一把刀,向旁边的人刺去。

旁边的人也没有想到这丑婊子这么的暴力,就这样!女子连杀了几个人,最后还是被抓住“咔嚓”骨头被掰断。“啊”痛叫声。

粗暴恶心的声音,“这么有能耐,老子让你做死!”

“啪啪”女子的脸被那愤怒粗暴的男人打着。

接下来的一幕,让女子清醒了过来,随后等待的是绝望。

“放开我,放开我!啊啊啊!”

女子被打开脚绑着,身上被几十名粗汉糟蹋,“啊”女子惨白的脸露出,张着嘴巴惨叫着,绝望的叫着。

最后浑身的血,脸色惨白,手指被拔了,胸前的两坨没有了,血淋淋的,她差点晕死,眼里的光慢慢的变暗淡,她眼里已经没有光了,死气沉沉,头靠在一边,双眼看着角落里的那个笼子。

女子闭上了眼睛,失去的挣扎的力气,那些人在她身上切割着,“哈哈哈”

“美味!”

“老子好久没吃了!”

……

听着畜生们哈哈的声音,笼子里的人愤怒恨,恨他们没有能力,让一条鲜活的生命没有了。

笼子里同样的女的,她们看到这画面场景震惊k恐怕得泪流满面,手唔着嘴巴不敢发出声音,生怕一发出声音,她们的下场比这还更恐怖。

几道寒冷锐利的目光,已经是忍得不能在忍受了,但还是要忍,青筋凸得更显。

……

另一边。

地狱悬崖。

一个小瘦小的身影攀在悬崖绝壁半空中,那身影平稳,正在慢慢的往下移动着。

叶璇左脚踩在一块凸起的石壁上,右腿趴在石壁,双手抓住上方的石块,她抬起头望着上方,从上面下来到现在已经有一千多米左右了,还是没到底,植物枝藤倒是见了不少,但不方便采摘,只采摘了一些有用的。

叶璇又拋了一块石头,许久到不见传来声音,她只能放弃猜测。

“看来,这悬崖挺深的!”

叶璇嘀咕着,休息了一下,继续往下攀爬,此时她非常的小心,那条绳子不够长,她只能放弃了绳子。

一路爬下去,没有碰到什么蛇虫野兽的,也没有什么声音,虫蛇肯定是有了,只是她没碰到。

她爬的一点也不累,反而很兴奋,看到那些跟草一样的植物更开心,确实那些不是草,而是有用的药草。

药草哎!在这个蛮荒星球可是很稀罕的,那些生存者很少有药材的。她也少,就只有几种作用的药,止血,愈合,止痛,等药,连解毒药的药材也少。

总之见得药草就不会错过。

暗暗的光照亮,还是能看见近处的位置,石壁缝隙间长了许多一株株长条的植物呈现出来,叶璇眼眸一亮,立马知道那些植物是什么?

铁皮石斛!

还真的是,长得这么长条,估计因为是野生的,年份久了。

叶璇刚想攀过去,结果听到“嘶嘶嘶”蛇吐信……

一条如成人手臂般粗大的黑色带斑的扁头蛇盘在那株大的铁皮石斛上,抬着高高的蛇头,吐着信子。

叶璇脑袋里,得出了答案。

这是一条危险的眼镜蛇,有剧毒。

叶璇看着这条眼镜蛇盘在铁皮石斛上,一动不动的,叶璇眉头微皱,心里想着:“铁皮石斛我一定会获取,”

不过眼镜蛇的蛇毒可以提取出来,放出售平台,也可以自己用。

想到这里,叶璇眼里闪过一丝锐光,此时的眼镜蛇感受到危险的气息,躁动了起来,蛇身摆动,盯着前面的危险物,准备攻击,叶璇可不等它在酝酿着什么,直接爬越过去,一手拿着那条木棍在它飞扑的那一瞬间,棍准确无误的打在它测头上。

同时那蛇瞬间在空中消失不见,叶璇收起了木棍,看着离她两米处的铁皮石斛,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踩着那凸石坑洼,麻利的爬到一边,一手抓住那株铁皮石斛的更部,发现长得挺结实的,拿出了一条绳子勾锁在自己腰间的一条带,然后一手拿着绳绑在上方的那块石壁上,扯了扯!发现石壁裂缝有些松动,还掉了一些泥,最后她解了重新绑在另一边。

这个位置更加悬陡峭,不好站稳,所以为了安全,她就用绳索这条保命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