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修仙退休十万年 >  第三十七章 跟着雪融去旅行

且不说百里繁花她们搞出来的那十几二十条整改问题闹得月寒宫是如何人仰马翻。

雪融这边,还是一个人踏上了前往水晶宫的路途。

他根本不想一个人去,死命的想要拉着人夏秋山去给自己壮胆,鱼尾巴都快拧成麻花了,然而夏秋山依旧不为所动,只是说“他们加起来都不过你一尾巴抽的,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为由拒绝了,然后让雪融自己处理去。

就是因为雪融太好说话太好骗了素衣才会被人竖起来当了这么多年的挡箭牌都不自知。

他反正会悄悄的跟在雪融身后,等到雪融实在兜不住场子的时候才会出现。

夏秋山握着自己的剑,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顺便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不一会儿,百里繁花就上来和他并排了。

“部…部长。”冷不防的,夏秋山看见百里繁花也跟了上来,差点没岔气。

“我就是无聊出来转转,你不用在意。”百里繁花哪里能说自己是出来看好戏的,那说出来多么掉?只是在月寒宫里看见那些人战战兢兢的也确实没啥意思,不如看看“鲤鱼暴走抽打反派”的戏码,听起来就很引人入胜。

她这两个手下啊,是真的有意思,她暗搓搓的还磕一下cp啥的,当然也就是私下里想一想,娱乐一下,不是真的有啥事。

夏秋山狐疑的看了一眼百里繁花。

其实他有意识到百里繁花可能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永远英明理智,只是多的他不敢再想下去,于是也就只能接受百里繁花平日里的设定。

“咳咳,上班时间,我是你的领导,下班时间我也可以是你们的朋友。”百里繁花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就是关心一下雪融会不会上当受骗,所以才来的。”

屁。

领导永远都是领导。

说这话也就是骗骗小年轻。

人非圣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如果你真的将领导在工作之外当成普通朋友来相处,那么你就等着被穿小鞋吧。如果不是直系领导,本身没有太多工作交集还好,自然可以当朋友,要是直系领导,那阶级和地位就是固定的,很难被改变。就像是同样的公司食堂,哪怕你和领导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你也照样食不下咽。

百里繁花本身绝对不是一个把自己放在高位上的人,而是若是习惯了和下属称兄道弟之后,很多工作就没有办法开展了,你的指令下达人家也未必会遵守。

因此,她只能捡起自己的威严。

当然了,她也是真的关心雪融。

毕竟总共也就这么三个手下,这要是雪融出了事,那她救世部的力量就要折损三分之一啊。

再看一直飞在最前面的雪融,一边苦着脸一边想着自己要如何让水晶宫里的那些人乖乖的和自己认错道歉,将月寒宫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同时还得让他们效忠他们救世部,给他们传递消息才行。

这也太难了啊啊啊啊。

雪融抱着头,恨不得吐几颗泡泡。

他哪里干过这样的事情啊?

不会,也没有学过。

不不不,淡定点雪融,你必须要展现出你的力量和优势,不然到时候你在救世部里就真的要被人挤得没地站了。

难不成你还想要回到池塘里当一条小小的鱼,不想要飞升成仙当条龙么?

雪融深呼吸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水晶宫的地界,转眼就到了。

咋就这么快?

雪融叹了口气,缓缓的走向海面。

大海瞬间分割成两半,露出一条通往最底下水晶宫的道路来。

对雪融这个级别的修士而言,翻山倒海不过是随手为之,半点也不难。

这样的动静,无疑使得水晶宫的人很快就能发现雪融的到来。

“雪融的道法用的不错,很有排场。”百里繁花夸赞了一句。

这气势和排场一下子就将逼格给带起来了。

可以啊。

夏秋山看着眼睛闪闪光光的百里繁花,默默记下这个要点,部长喜欢排场和气势,以后他们工作的时候一定也要注意这一点才行。

水晶宫下,修行水法的诸多修士以及混在其中的水族生灵等等立刻就察觉到了一股庞大又浩瀚的气势。

“是雪融老祖来了!”

“太好了,之前那几条老龙对我们一直冷冰冰的,还阻碍了我们不少,正好请老祖教训他们一番。”

“正是,不过是侥幸修成龙形罢了,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真龙了?”

……

水晶宫的修士们对于雪融的到来是十二分的赞成。

要是他们可以单向联系雪融早就联系了,可惜雪融因为加入了救世部的缘故不能和修真界有太多的接触,所以一直都没有给个类似信物。

“老祖,您来了。”

“老祖,我已经吩咐下去为你准备宴席,还请您赏脸参加。”

“老祖老祖……”

前来围绕在雪融身边的修士们一个个热情周到极了,恨不得雪融能够住下来个三年五载的。

谁会不喜欢一个没野心又实力强大脑子还很不好使的老祖呢?

雪融看见围在自己身边这些形形色色的修士们,突然看着一个胡子雪白的老者说道,“你们这些年看来并没有怎么专心修道,反而杂念甚多。你看起来比七十年前苍老了不是一点半点儿。”

修士的容貌向来都是相由心生。

心态年轻,在大道上坚定不移,就会一直年轻美貌。

而若是道心不坚,追求的其他外面的东西更多,那么就算是用了丹药维持容颜,也照样抵挡不住衰老。

因此在修真界里,胡子雪白的不一定是高手,但永远年轻青春的,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就如同雪融和夏秋山,一直都是少年介于青年之间的模样,看起来充满了生命力和朝气。

被指到的老者一愣,随即深深的拜了拜,“还请老祖教我。”

雪融叹了口气,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看着眼前这群被欲念侵蚀完全忘记初衷的修士们,缓缓说道,“你们想要的太多,拥有的太多,所以才会如此。既然六根不净,我就帮你们除去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