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四合院之从钳工做起 >  第二十七章 机床改造(加更)

------------------------

最近收到很多推荐票和月票,特别是看到很多老朋友,非常感动,起个大早,为大家加更,以表谢意。

------------------------

想的很美,本想提前一个小时醒来,实际上生物钟还是5点,没有办法去公园了,只能继续每天的日常工作。

来到车间,等王工和易师傅全部来了后,王工指定了一台同样型号的机床,让李国成表演。

李国成没有客气,直接开始拆卸,二人只来得及喝了一口自带的高碎,之后从头至尾就惊讶的合不拢嘴。太流畅了,虽然速度没有明显提升,但整个过程明显更加丝滑,更加流畅,已经完全超越他们的水平,在安装的过程中,李国成总是颠一颠齿轮,然后会在个别齿轮侧面某个位置用刮刀轻轻切削几下,不是注意看,看不出明显的变化。

这才是更为可怕的,亲眼看到的刮削,碎屑也从眼前掉落,但是捧着手里不仔细看,却看不到刮痕,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李国成加工的精度已经超越了当前工厂所有的测量工具量程,更是超越了所有高级工的加工精度。

这就是一个怪物。

整个机床维护完成,王工抢着开机,结果和自己想的完全一致,运行更加平稳,相对之前维护完成的机床噪音更小,排除电机的啸叫,如果不加工工件,在工厂的环境里,好像感觉不到机床已经开机。

“你是怎么做到的”,王工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调整齿轮的重心,使得齿轮的重心更加接**衡点,可惜只能微调,这些齿轮都有磨损,在启动、停车或加工工件的工作部时会出现瞬间的卡顿,这些都会降低齿轮的寿命,也会影响加工精度”。李国成不无遗憾的说。

“这些你是哪里学到的”完工好奇的问道。

“图书馆看到的”。

“如果让你重新加工一套齿轮、传动轴和丝杠,机床的加工精度能提高多少?”

“提高一个数量级应该没有问题,这主要基于当前的车型,这批车型相对较新。但是我们工厂保有的车床各个年代都有,大部分比我的年龄都大,大部分最多进行导轨刮削,其他部件如果更换,工作量和投入的成本是非常大的,以当前工厂的情况,很不现实,我们大部分机床还得靠工友们根据对机床熟悉来保证加工精度”。

“是啊,没有办法,我们国家还穷,我们工厂新设备的申请年年提,但是每次都被退回,新设备需要保证重点工厂和重点项目”,王工也无奈道。

“好了,我们先按照计划完成任务。具体到机床改进,我先和科长汇报,到时候再说”,王工又提起一点信心。

三人各怀心事回到各自的工位。

第二天,三人再次相聚,王工带来了好消息,可以尝试改进一台,看看效果,为了增加对比性,目标车床还是那台结构相对简单的KT200,也不影响正常排班。

改进机床是慢活儿,进度由李国成自己把控。

之后的日子里,遇到新的机型,易师傅先做一遍,然后易师傅和王工就喝着高碎看着李国成表演。对,你没有听错,随着拆卸、刮削和装配的经验积累,李国成的技艺越来越熟练,在工作中不由自主地融入了五禽戏的意境,表现的有时沉稳如熊坐,起身如虎下山,静如鹿喝水,轻巧如猿猴,往返拿物件时又如鸟腾飞。

在整个维护过程中,虽然没有正式拜师,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起劲,不是师徒,胜是师徒。随着维护的进行,二人都起了爱才之心,毫不保留地把多年的经验教给了李国成,所以自然而然,不知哪一天开始,李国成就正式开口喊“师傅”,姓就被自动忽略。

时间回到王工带来好消息这一天。

李国成完成了今天的维护工作后,三人组来到了杂物间,以后这里就是机床改造的专用场所,得到通知,张头已经提前带人帮忙清理,电工也给换了大瓦数的灯泡,整个杂物间变得干净亮堂,靠墙摆了一排储物架,上面摆着各种工具。中间摆放着一张3*2米的大木头桌子,当作工作台。

张头这个阶段,见谁都是乐乐呵呵的,李国成表现的越优秀,作为师傅的自己就越开心。

三人组第一次聚到杂物间,讨论接下来的改造方案。

“王工,易师傅,这台KT200太旧了,很多部件磨损严重,如果加工精度想达到工厂最高精度翻倍的目标,大部分部件需要重新制作,只有基座和导轨可以保留”。

“确实,修修补补也许节省,但是如果这次我们重新制造这些零部件,也能够说明我们长有了制造机床的能力,好处不言而喻”,王工沉思道。

“确实,之前制造时大家都不重视部件的重心,这一次正好可以自己动手调整,这也是一个创举”,易师傅说道。

“其实关于重心的观点,西方早就有提到过,并在电机转子上首次应用,后来慢慢统一叫动平衡,因为动平衡机复杂和昂贵,目前还没有普遍使用”。

“这些你也是从图书馆看到的”,王工笑着道。

“嗯”,李国成心里慌的一批,表面老神在在。

“我也想看到一台完美的机床出现的我们的手里,如果能所有创新,对我们国内的机床制造技术都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但是,没有结果前,我们还是要谨慎”,王工严肃着道。

“老成之见,我同意”,易师傅附和道。

“听二位的”,李国成欣然接受。

“我们开始分工,我负责协调和绘制图纸,易师傅负责加工,然后小李精加工和装配,到时如果能够搞出动平衡机就更好了”,王工充满期待的说道。

“没有问题”。

“同意”。

李国成和易师傅完全赞成。

“那好,我先起草一个方案,提请审核,通过后,我们就开干,小李现在就可以先做起准备”。

“好的,我先把丝杠精加工一下”。

三人一起“动手”,王工和易师傅泡好茶坐着,看李国成拆卸。

下班稍晚,回家后,刚进大院,就感觉异常,前院人都不见了,进入中院,就了然了,全院大会,之前也开过两次,都是宣传国家政策或街道的通知,但今日明显不同,大院力吵吵闹闹。

找了个角落,以李国成的身高,正好可以看到里面发生的事。

当看到里面的三个人时,李国成知道,今天的事情好玩了。

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