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尸城 >  第六十三章 龙哥

已经不成人形的男人被再次撞在了麻袋里系上,俩个男人嘿咻嘿咻地抬着他便朝着超市前面的马路中间走了过去。四人慌忙把身子藏在一旁的车后,以免被人发现。

鲜血的味道早已在空气中扩散开了,原本徘徊在附近的几只丧尸都闻到了这鲜美诱人的气息,拖着僵硬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朝着路中间走去。袋子被尖锐的指甲轻易撕开,它们就这样扑在已经断气的男人身上迫不及待地撕扯着鲜肉,吸食着鲜血,而它们的身体,似乎也在随着进食悄悄发生着某些变化。

高帅已经转身走进了一旁的酒店大门,俩个全副武装的男人并未跟在他身后,而是站在了门口的位置开始靠着墙壁抽烟,时不时还朝着几只丧尸聚集的位置指指点点,轻笑几声。

林子风微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建筑,超市上面还有个商场,看样子连带着周围的酒店一起,都是同一个老板。而那个直接通往地下超市的入口,似乎并未看到有人进出,莫非里面没人看着?

他看着神情有些低落的骆冰,微微叹了一口气,安慰道:“没准我们看错了呢,或许不是高帅?”女人并未相信这么简单的谎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骆冰的眼神终于再次坚定了下来,似乎心里有了什么主意。

“王耀,你说怎么办?”林子风思索片刻,还是觉得要问问王耀的意见,看样子这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小聚集地,没准也有了自己的规矩和领头。而且光看高帅刚才的行为,恐怕这里不是什么好人待的地方。

王耀的眼神一直都显得有些平静,似乎还有些兴奋,在他眼里这些人明显不是什么好人,自从灾难发生以后一直都在和丧尸做斗争,好久没有遇到能让自己活动下的活人了。

“我感觉这里会有不少幸存者,值得进去看看。”他眼神闪着精光,四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看到了这栋建筑最左边有一条只能容纳几人并行的小巷子。地面上满是被丢弃的包装和各种垃圾,看样子似乎是这里人丢垃圾的地方。

四人对视一眼,很快便商量好了决策,随即借着大楼前障碍物的掩护,趁着酒店门口那俩人放松消遣的时候悄悄溜进了位于这栋建筑左边的小巷子。巷子并不深,尽头便是几个半人高的垃圾桶,角落里随意丢弃着几节断骨。

站在酒店门口警戒的俩人明显有些懈怠,看着路中间吞咽着鲜肉的几只丧尸时不时发出几声轻笑。过了一会,其中一个脸上长着几颗鲜红青春痘的男人朝着旁边的人说道:“我去那边撒泡尿,一会就回来。别和龙哥说啊!”

旁边的同伴有些厌恶的挥挥手,示意他赶紧去,目光依旧停留在前面路上的几只丧尸身上。痘痘男走起路来一摇一摆,下巴上还挂着些青黑色的绒毛,明显只是个十**岁的男孩。

他刚刚走到巷子前面,四处流离的目光忽然间注意到了地上似乎有什么影子,刚要张嘴大喊,手里的棒球棍还未拿起,就见一把锋利的匕首横在了自己的脖子前面。

还未张开的嘴巴立刻就闭上了,紧接着便感觉一阵巨力把自己拉到了拐角后,一双冰冷的眸子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脖子上冰冷的触感让年轻的男孩明显有些紧张,口水憋在嘴里始终不敢咽下去。

“我,我,别杀我,几位大哥你们想要啥直接说!我我肯定帮忙!真的!”他手里的棒球棒第一时间便被骆冰夺了下来,一向温柔的女老师看着这个样貌很是年轻的男孩也是有些诧异。

可看到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俩只眼睛依旧不安分的上下打量着自己和江涵钰的眼神后,骆冰的神情瞬间又冰冷了下来,看着这个男孩的眼神开始带着厌恶,好像看到了下水道里的老鼠。

林子风强忍住挖掉他眼睛的冲动,轻声问道:“刚才那个红头发的,叫什么?从哪里来的?”几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痘痘男身上,似乎都想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说。

痘痘男感觉几人的眼神开始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当自己看了几眼这俩个漂亮的女人以后。他不敢多墨迹,慌忙回答道:“他叫高帅,一个月前被毅哥在路边捡回来的。从回来那天起就一直疯疯癫癫的,又跟了毅哥,大家也就没人愿意惹他。”

“毅哥?毅哥是谁?你们这里老大?”王耀接着追问道。

“老大不是他,是龙哥,大家都这么叫他本名我不太清楚,好像是叫任乾龙吧。我们都是附近职业学校的,龙哥是学校老大,一个月前从广场那边逃到这里来的。毅哥也是当时逃来的人里面的,只不过后来因为能打受龙哥喜欢,在这里混的很不错。可他前天睡了那个小白领,龙哥的女人,被高帅告发了。”

短短几句话,却是把众人想知道的信息都说了个**不离十,尤其是从他嘴里确认了那人就是高帅以后,几人的神情变得更加阴沉了。只是谁也没想到,再次看到他的时候,已经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了。

龙哥?光听称呼,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好人,听他刚才说似乎之前只是个职专学生。可是在当今这个社会,有些职业学校里面是什么环境,大多数人还是知道的。那些关在少管所里看似天真无邪的孩子,可是比很多大人都要凶狠毒辣的多。

见几人不说话了,神情都有些不对,痘痘男有些慌张,以为是自己说的不够完善,赶紧补充了几句:“那天和我们一起逃到这里的有好几百人呢,可是超市里那些东西又谁都想要。龙哥就提议东西统一由他来分配,然后杀了几个不服气想要反抗的,其他人就都吓傻了哈哈。”

“可能是都跑去撤离,酒店里也没啥人,就几只丧尸被龙哥带着人清理干净了,然后让那些男人把超市里的东西都搬进了酒店最上面找人看着。谁不听话,就不给东西吃,肯加入我们的就东西随便吃,女人随便玩嘿嘿。那时候有个女人不愿意陪龙哥睡觉,直接就被砍断手脚丢外面去了,叫了可久呢。”

痘痘男说到这里,眼神中似乎开始带着yindang,好像又想起了那些女人的滋味,舌头微微扫过嘴唇咽了口唾沫。而听他说完这些的几人,看着他的目光确实再度冰冷了许多,江涵钰紧咬着银牙,恨恨地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和她差不多年纪的男人。

龙哥?果然不是什么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