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闯旗 >  第十四章 入豫(三)

“当家的,你等等我!”曹莽迅速拍马跟出,身后众人无不向前。

官军守备脸色大变,心中几度起伏过后,他似乎终于确认自己是中了埋伏,眼下后方的快骑还在往前堆积,前方的阵型眼看就要稳不住,两侧的山上,他们根本看不清,到底藏了多少敌人。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这批贼寇跟他们之前遇到的不一样,太过于狡猾,他们中伏了,中伏了!”接连命令身边的传讯兵举起呐喊,试图用旗语和声音协调,补充往两翼冲刺的后备军。

可到了这个时候,战场哪里还在他的掌控之中,前方停在陷阱带前的将士,迅速兜马回旋,后方的疾驰而来的,根本降速不及,囤积的人马自相拥挤,乱糟糟成一片,后方的队伍手前方阻挡,第一时间也支援不上来。

好不容组织出两支支援侧翼的队伍,前方相隔数十步的杨太岁已经冲到他们的前方队伍的跟前,原来他们靠近山脚边缘处,留出了两条路子,两个沙包大的拳头般,激烈的冲击过后,左右拍在官军队伍的前阵。

“上马!都给我上马!”杨太岁用力吆喝一声,左手一鞭直拍马背,领着二番作战的曹莽窜入敌阵老远。

自他喊话后,山谷两翼流石飞雨肉眼可见的变弱,而后缓坡之上,又见百十骑贼跃马跳下,纷纷涌进阵前队伍退下来的贼寇队伍中,迅速往后撤退。

杨太岁其实心中非常清楚,以他们手上这些人手,能够除去对方一到两个百人队伍,已经算得上是非常丰厚的战绩了,想要全歼敌人的千人队,根本不可能。

这一战的战略目的已经达成,无非是延误敌人的追击速度,让大部队能够有更多的时间,赶往利于他们的地形。

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中进行,可他也不知道,为何自行动开始前他的心跳就跳的如此剧烈,直到现在,也不过是砍了十多个人,气息竟然喘得如此厉害。

“当家的,你先撤,剩下的我来顶住!”曹莽一声呼喝将他从那种怪异的情绪中唤醒过来,他根本没有听清楚对方的说话,只是下意识大喝:

“走了,曹老二!”

杨太岁大手一招,散开的队伍迅速收拢往两人的后方靠去,接应了两位头领,形成一个小长蛇阵列,首尾相应,转而往后撤退。

官军本就乱了阵脚,软绵无力的追击下,很快杨太岁众人便顺顺利利地从官军乱阵中退了出来。

由于缺乏先锋,仓促间迎战,官军突然看到流贼快撤而去的动向,非但没了往前深追的想法,还暗暗送了一口气。

“守备大人,我们可还要追?”身边赶上来的将军前来问道。

见此一幕官军守备眺望远方如此说道:“占了便宜反而后撤,想来他也知道以他们的人手难以力敌,此中定然有诈。”

此时的他,再无半分先前那种轻敌的心态,这支伏兵的水平给了他太多的意外。无论是从用兵、布阵、配合都被他之前遇到的要高出一个水平,跟他们入陕时的情报根本匹配不上,他的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了一个观点:他们在成长。

的确。

官匪交战这么多年下来,非但大批官军掌握了流贼的战法,同样流贼队伍也在进步、成长,这除开一部分很多掌盘子都是边军出身的原因外,还有的就真的是经验使然,不然他们也活不到现在。

“区区两三百人,前方又是一马平川,该不会有诈吧?”另外一名从前阵回来的将军跟着说道。

守备扬起马鞭指了指前方有些惨烈的战场:“两三百人岂敢如此气壮?我敢断定,就算他们是黑水峪流出来的闯营残部,也肯定是聚拢了其他败兵,合而势大起来了,说不定在哪处摆了口袋,等着我们去钻呢。”

说罢,他捋了捋胡子,一场突如起来的惨败,已经将他打醒,棋逢对手的感觉让他一瞬间困意全无。

“我们就停在这里修整,等待后方的援兵上来,另设游骑十二队,六人一队,三里一站,往前铺开,先给我探清楚前面的路。”

后面跟上来的将军再次说道:“大人,如此一来,定会大大降缓我们的行军速度,若是流贼没有设伏,岂不让他们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逃走了?”

前阵的将军自然是主追、主战的,少说没有想要挣回颜面的意思,后方跟上来的,队伍无甚伤亡便选择了不说话,听从命令。

守备要坚持自己的意见,那将军也没有办法,只得不甘听命退下。

杨太岁才跑三四里,却已转头回望七八次,出乎意料的,官军并没有追上来,他不禁想,是刚才把他们打得太痛了?还是遇到了一群聪明的。

察觉到后方兄弟跟官军交手的杨开等人,抓紧了对大部队的催促,终于在杨太岁不返程途中,进入了一片林子。

他们伏兵在山,准备等待官军送上门来的,却不料,等到的只有折损了二十多人的杨太岁部,他们又陷入了一个新的选择。

眼下这个情况要走要留?

继续走,怕官军咬着他们不放,埋伏在这里,又怕官军援兵上来,占不到优势,对此,杨开能给出的判断也只有,官军来的大概回是一个三千人左右的队伍,他主张可以打。

得出这个决定,当然不是他胡乱猜测的。一是参考了先前秦翼明得到假消息时,分兵去追击流寇的布置,二则洪承畴急急召集他们过去,肯定是对他们有重要安排的,他不好分出太多的人,而削弱了他们前去支援的力量。

双方的战前条件对比起来,皆是长途奔袭,体力相当;他们虽是败军残部,杨太岁方才已经小胜一场,士气也不相上下;双方知道对方的大概位置,想要用什么战法;可他们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官军并不清楚他们这支残寇的有生战力,而杨开推测出了官军的规模。

骑兵、刀枪兵、弓兵各一阵。路途遥远,官军就算配备了标准的甲兵,也不可能派过来。

可高迎恩认为这样的优势微乎其微,几乎相当与两军正面交锋。而按照地图上显示,他们大概的位置是在商洛山的南部,从竹林关过丹水河,破武关后就是河南卢氏县与陕西交界,整条路线已经不足百里,正常行军情况下,一日一夜足矣。

但过河尤为关键,只要他们能抢在官军追上他们之前过河,甩开这支追兵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综合分析下来,少数服从了多数的决定,他们毫不犹豫地放弃了眼前的阵地,继续启程往竹林关方向转移。

而身后那支官军注定了不会轻易给杨开他们这些时间,他们紧紧地咬在身后,像一头观察猎物的狼。

因为坚持不再冒进得以窥见这队流寇全貌的骑兵营守备,也暗暗吃了一惊,一支四五千人的残寇,这可远远出乎他们意料。

他们剩下两阵兵力,在翌日午时之前已经跟了上来正式与骑兵营汇合,重新分了战马,合成了几近两千人的骑兵营。

指挥权也归到了跟上来的一位参将手中,参将名字叫做朱有才,三品武官官衔,在营中官位只在总兵秦翼明之下,他在先前围剿回营贼寇时,是指挥过几场胜战的。

太阳渐渐往西,晴空万里的天气,湛蓝的天空罕见一片残云。杨开等人出了商洛山南部,渐入平川。

大概是嗅到到了空气中的危险味道,杨开的等人找了处休息的地方。他们大多数的人,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东西,韩彬急急领人打了水回来,伙头兵就地开始烧火做饭,让饿了一天的兄弟先垫垫肚子,才好迎敌作战。

然后,为了快速恢复马力,将马儿牵到靠近作战位置,纷纷下马,拿出草料喂养马儿,轻轻地抚摸马身,使得马匹能静静地俯下身,回些力气。

一旦上了战场,坐骑就是士兵们的第二条命。

三千对上他们四千多战士,人数上虽占微弱优势,军备上却远远不如,地形上也不占优,马力上官军稍强,以优补弱对比下来,他们并非完全没有胜算。

高迎恩亲自来到阵前指挥,从身边的老管队处,调了两支千人队伍,充当门面主力;杨太岁部被安排在了中军位置,作为第二阵列,与前方两千士兵交替攻击;另外两位老管队则领人游弋左右,聊作策应。

另外派自己本部五百多人,带着老弱妇孺、物资继续往东,去摸清楚竹林关的情况,他们这边脱战之后,随时准备渡河。

令初下时,最前阵的老管队并不答应,收了他们的马,补给了阵前营,现在却让他们打头阵,弄得杨太岁也不太好意思,破天荒站出来请缨,却被高迎恩的拒绝了。

他如此安排也是有一定用意的,想来官军不可能一开始就全军压上,他们会派一支队伍,趁着贼寇立足未稳定之时,前来冲一阵,根据这一阵的效果,再去进行后面的调整,示敌以弱这个词,是他从杨开那处学来的。最后命令如此,众人也不好反驳。

末了,高迎恩迎着诸军高声喊道:“兄弟们,前面那一战不打,是战略上的安排,现在复仇的时候到了,我们闯营落到如此田地,全败官军所赐,早间,我们能以两百敌一千,如今,我们四千多将士敌不过他们三千贼兵?

杨老管队已经替我们试过了,他们官军也没有什么可怕的,都是人,他们没比我们多出几条命,被砍了就会死!赢了,以一场胜利结束他们在陕西的厄运进入河南,我们定能重整旗鼓,你们的功劳我高迎恩都会记在功劳簿上,将来一个也不会忘记,钱财贼妇,一起共之!”

他身边的亲兵镇北高呼:“钱财贼妇,一起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