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轩垂下眼帘,唇角勾起小小的弧度:他能感觉到陆伊然的不安和徘徊,她的心关上一道门,要有钥匙才能进去,而她正试着去找。

这丫头总有一天会属于他,所以不急!

冷言咳了咳,说道:“老板,沈皓出了H市,我们的人还跟着吗?”

沈钰轩陡然沉下脸,阴冷道:“先撤了,留意沈总那边的动向”

冷言:“是。”

明明是父子,却闹得比陌生人还僵,冷言不禁感叹道,豪门深似海啊!

陆伊然回到家第一时间联系季明,季明表示白竹适应的很快,技术过硬,还被他狠狠鄙视一番。

陆伊然:白竹,适应的还好吗?

白竹:姐姐,适应的很好哦。就是叫这个季明的不大好。

陆伊然:怎么呢?

白竹:他太蠢!还笨!嘴还碎!

季明:……当我不存在?

陆伊然在电脑那边一笑,看样子,白竹适应得还不错,猛然想到前几天给季明发得那张图片,问道。

陆伊然:季明,那瓶药调查出来了吗?

季明:老大,我刚要和你汇报,这瓶药是一种精神辅助药物,多用于心理治疗,有镇静,止疼的作用,老大,你抑郁了?这东西不能经常吃,有依赖性,老大,听我的,找心理医生吧……

白竹:闭嘴!

陆伊然没再看两人说什么,满脑子呼啸闪过都是季明的话。

沈钰轩,他怎么会吃这种药,是得什么精神疾病?可看他的精神状态良好,肯定不是。

陆伊然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心像悬在半空中,不上不下。

是不是得什么心理疾病,莫不是跟他去S国两年有关系?

看样子,她需要好好调查一番。

这时候S国还是黑天,二哥应该没在忙,拨通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温润的声音:“小妮子,想起来二哥了?”

陆伊然俏皮的回到:“当然想了,都要想不起来了!”

“贫嘴”电话那头怒嗔一句。

“说吧,找二哥什么事?”

陆伊然讪笑几声:“二哥,我想让你帮我调查个人。”

“谁?”

“沈钰轩。”

——

过了半个月嘉阳传媒选演员的日子到了,当天,她特意穿了一身轻熟风穿搭,显得成熟干练。

陆伊然一路上到12楼,裴晓风早在门口等着,见到她来,摆摆手。

“裴经理,现在试戏的人多吗?”陆伊然边走边问道。

裴萧风拿着几页纸递给她:“不少,大咖小咖都不少,你是编剧,哪个演得最像女主,你是最有发言权的。”

“放心吧,裴经理。”陆伊然听出话中意思,是说无论咔位如何,哪位演得最好,选哪个就对了,什么流量,什么带资,一律pass掉。

自己一个字“崽”能得到如此偏爱,陆伊然心里开心到冒泡。

当然陆伊然不知道,这是某个老男人(制片人)直下的命令。

前几个演得中规中矩,没什么出彩得地方,不考虑,直到结束也没有找到适合演女主的演员。

陆伊然揉揉酸痛的肩膀,刚准备起身,就听见外面一阵议论。

“她就是一线明星艾可儿吧,本人长得真美!”

“皮肤好好啊,听说她脾气可好了,人美心善。”

“后面跟着的是谁啊?秦园园?她不是被爆了黑料找鸭子不给钱嘛,还有脸来这儿。”

“听说这个秦园园,赔付不少违约金,连公司都要和她解约了。”

“活该,她还剽窃别人作品,还在局子里待过几天,这种劣迹艺人,真的不能再用。”

陆伊然冷漠勾起唇角,这两个人来,又有热闹看了,不知道今天作什么妖。

艾可儿昂首挺胸在前面走,脸上带着温柔笑容,显得平易近人。

陆伊然老远都能听到艾可儿高跟鞋“噔噔”的声音,跟王熙凤似的,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后面跟着她那个“好”妹妹,秦园园,经过“睡完鸭子不给钱”事件,陆伊然确实好久都没看到她这个妹妹了,差点忘了。

艾可儿连门都没敲,直接走进来,对坐着几个人微笑着说道:“我要演女主。”

陆伊然笑出来,这人看起来还真是有病,得治,这么一排导演加经理坐着,你就一句“我演”就完事了?

虽然她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但是艾可儿她肯定是不会选择的。

“艾小姐想演就照着纸上面演,可不是一句话就能定夺的。”裴萧风说道。

艾可儿露出个阴沉的笑,谁不知道她是一线明星,某博粉丝高达三千万,多少剧本排着队让她挑。

艾可儿满脸一副“我来演是给你脸了,你得接着”的表情。

“行,那我们就试试。”艾可儿说道。

艾可儿长得好看,上个真人秀,综艺当个花瓶还是非常不错的,可要是论演技,缺少爆发性和融入性。

导演也给出中肯评价:“回去等消息。”

陆伊然淡淡看了她和身后一直未来口的秦园园,说道:“爆发力不够,这一段若溪的情感是复杂的,你只会瞪眼睛可不行。”

艾可儿怒了,上前:“你说谁只会瞪眼睛!”

秦园园旁边拉着她,小声道:“可可姐,外面很多人。”

艾可儿狠狠瞪了陆伊然一眼,说道:“园园是你妹妹,给她个小角色不过分吧!”

陆伊然嗤笑一声,妹妹?秦园园怎么好意思说出这句话的!

“我们这部剧不会要劣迹艺人,所以免谈。”裴萧风一句话就把秦园园后路堵死死的。

陆伊然优雅地抚了抚长发,抱着胳膊看她们两人,秦园园低着头,看着脚尖,看样子上一次打击对她来说还不小。

活该!

秦园园小心瞥了一眼众人,这段时间对她来说简直是噩梦,上次夜宿鸭子和警局事件后,她出演的电视纷纷解约,面临巨额赔偿不说,连公司都要和她解约,她保证花钱把热搜和视频压下去,可奇怪的是,压下去第二天又会稳居榜首,像被人操控一样。

这其中是谁太捣鬼,秦园太清楚了,肯定是陆伊然。

“各位导演,网上那些传的都不是真的,请给我一次机会,我不要女一,小配角就好,就敏格格就好,请让我试一试吧!”秦园园字字恳切,说得泪如雨下。

一时之间导演也犯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陆伊然心想,秦园园还真是眼毒,这敏格格出生草原,率真可爱,相比女主,这个角色更好拿捏,若演得好,绝对很有可能一雪前耻,不过,她怎么可能让秦园园如意。

“不用试了,敏格格心思单纯,毫无心机,你眼睛里透露的杀气和算计太不适合这个角色,回去吧。”陆伊然无视她直接喊下一位。

艾可儿在一旁气不过,冲到陆伊然面前,大声说道:“园园才不是这种人,在去警局调查之后就无罪释放了,前几天那个男人也不是什么鸭子,那些都是绯闻,你凭什么说她!”

“还有你,你这种无德无行的人,根本不配挑演员,你没资格!”

陆伊然周身泛着冷若如冰的气息,眼睛转也不转地盯着艾可儿,森然一笑,冷冷道:“我没资格?无德无行?证据呢?”

“哼,我当然有证据,你在片场殴打我,我手里可有视频。”艾可儿说道。

艾可儿拿着电话放出视频,嘴角勾起嘲弄的笑容,陆伊然这就是你打我两巴掌的代价!

秦园园缩在艾可儿身后,眼中取而代之的是狠厉和杀意,借刀杀人,这一招,她秦园园一贯玩的很好!

视频里她浑身湿漉漉,趾高气扬地打了艾可儿两个巴掌,而艾可儿表情管理到位,一脸惊恐害怕的表情。

会议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聚了很多人,议论纷纷。

“这个是编剧吧,这么暴力的一个人能挑好演员吗?”

“可可姐得多疼啊,太过分了!”

……

一时之间会议室里,众多指责与怨怼迎面袭来,像烧水后的声响,格外刺耳。

陆伊然一脸平静,看样子,艾可儿是有备而来,那行,她就姑且陪这个艾可儿玩玩。

“这个视频做得不错,断章取义也做得不错。”陆伊然拍拍手说道。

接着陆伊然又娓娓道来:“片场里,你偷换摄像机电池,又故意把安全员叫走,为得就是我落水,没人救我,最好死在水下,不是吗?至于我打你,没错,我是打了你,如果不是陈扬下去救我,我现在早就死在你的精明算计里了!”

会议室立马炸开锅,这是惊天大新闻啊,平时平易近人,温柔善良人设的艾可儿,居然是这种人?

“你胡说!我才没有,你别胡编乱造。”艾可儿有种被抓包的羞愧,她不知道陆伊然真的会出意外,她当时也吓坏了,可陆伊然还是打了她,从小到大,都没人这么对她。

“陆伊然,你少含血喷人,你说我们可可故意害你,证据呢?”秦园园此时也站出来,说道。

闻言艾可儿更挺直身板:“对,陆伊然,证据呢,没有证据你说什么都是胡诌。”

陆伊然皱着眉,她倒不是怕艾可儿和秦园园,也有能力找到证据,可这么多人,真的要暴露她黑客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