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玑也松了口气,可算把这祖宗送走了。

他忙不迭将灵药箱里最底层,藏起来的最珍贵的药材全部装进自己灵袋内。

玄元阁在广凌山上,是山海大陆最高的山峰,也是灵气最为强盛的灵山。

这里绿树林阴,还被云海包裹,放眼望去如入仙境。

与天玑阁半山腰的景色相比,好看得不止一星半点。

小北从广凌山的北面攀爬而上,广凌山其实设有灵力压制,为了便是防止其他修仙阁人随意进入。

但小北是凡体修炼出的灵体,灵体刚巩固成形,还未吸纳天地灵气凝结灵丹,故而对他并无影响。

他今日是势必要将那些蛇形草全部都拔光的,有了它他就能练出归元丹,有了归元丹不出一个时辰,他就能借助它引起入体凝结成灵丹了!

如此,他才能真正开始修炼灵力,开始有境界!

-

云绮悟性极强,这几日艰苦练习,她的剑修已然达到极高的水平。

九鸿剑也似乎没了怒气,她练完后便解了剑柄和她掌心的束缚。

云绮看着重获自由的右手开心地尖叫起来,“啊,我终于不用再时时刻刻握着剑了!嘶啊!”

她刚抬起手,使劲撑开右手手掌,就感到一阵撕扯的疼。

收回手再一看,因为长时间握剑,掌心磨出了水泡,水泡又破了,流着脓水,浓水下白肉清晰可见。

风过掌心,又冷又钻心的疼,那感觉像是冰针从骨髓里生出,专门刺着芯肉一样。

“啊呼,啊呼!”她微噘着双唇轻轻吹着掌心的伤口,末了还抱怨着。

“九鸿剑你的心也太狠了吧,看你都把我的手弄成什么样了?”说完还不忘伸出掌心有模有样让九鸿剑看。

九鸿剑此时飘在半空中,探了探剑柄,嗡一声以作回响,然后直接变回剑柄钻进木盒里,没再理会她。

“无情!”云绮暗暗骂了一句,还想再去吹自己掌心,却发现那些伤口早就愈合了,一点伤痕都没有。

呃……她这该死的愈合速度。

“咳噗!”

沐商一拖着受重伤的身子进来,猛吐一口血,跪倒在地。

云绮扭头看到后忙大喊着跑过去,“沐商一!”

“沐商一,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沐商一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随即指了指屋内,她忙扶他起来,让他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扛着他进了里屋。

另一边,一团黑色雾气一晃而过钻进玄元阁内。

柒小北揉了揉眼睛,带着塞满一灵袋的蛇形草,踮着脚尖悄悄爬上墙头,探出脑袋朝里望着。

玄元阁内一切正常,并未发现黑雾的踪迹。

“奇怪,难道我看错了?”

可他眼力一向很好,不会看错的。

他从墙头跳下来,看了看头顶的日头,天色还早,来都来了,去玄元阁一日游也不错。

玄元阁的玄莳总是为难云绮姐,顺道打探点儿玄莳的丑事散播一二倒也未尝不可。

想到此,他嘿嘿一笑,猫着身子一溜烟钻进了玄元阁。

玄元阁极大,比天玑阁还要大上一倍。

若不是柒小北方向感强,他差一点就迷路了,他先是来到玄真的院子,悄声靠近,躲在院子里正屋一侧的墙角,侧耳听着。

好像没什么动静,撇了撇嘴准备先去找玄莳的院子,去偷听一嘴。

可刚扭动身子,脚还未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这是给你的机会,能不能抓得住,就看你自己了!”

“是,我这次一定将她杀了!”

那人深吸一口气,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还带着一丝不耐,“我说了,不可杀,活捉!”

“她修魔,这可是七诛之罪,不杀她如何和众修士们交代!”

“她的骨血用处更大,至于怎么交代,那是你要考虑的事!和我合作,你就不能杀她!”

玄真拧着眉,看着他给的魂天剑以及魂天剑书,这是全修仙界最厉害的剑法和剑了,得此修炼练到极致可如染棕清那般,直接飞升破格进入第二重境!

他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咬牙道:“好!”

咯吱!

小北因为踮脚时间太长,脚下一软,一个没站稳,碰到了窗户,紧闭的窗户瞬间被推开了一条缝。

“谁在那儿!”随着声音响起一阵如泰山压顶般的威压也朝那袭去!

沐商一避开了最致命的攻击,虽说伤势很重,但并未伤到灵脉,休养几日就可康复。

他由云绮搀扶着靠在床侧,刚刚吐的那口血是淤血,正好解了他胸口憋闷的情况。

待呼吸喘匀才开口:“是第一重空间的人,他们发现了我的踪迹,想要杀我。”

“第一重空间的人都是神尊,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云绮追问。

沐商一眸光变得犀利,一双桃花眸似覆了冰霜,根据他读取到这一世的沐商一的记忆,这几日连番偷袭他的人,应该就是十万年前杀他的那些人。

当年他们十大神尊合力攻击他,将他魔灵丹击毁身魂打散,最后将灵体封印在小世界里。

他们以为自己早已死了,可没想到自己竟然借助云绮重塑灵体复活了。

“应该是担心我恢复实力后找他们报复吧,所以才趁我神力未恢复,打算暗杀我。”沐商一随意答着。

此话也不假,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事情没那么简单,或者就连当年他被杀也不是他所知道的他们以自己堕魔,还是厄运之子一说铲除自己。

背后肯定还有隐情。

他理清思绪,看到云绮眉头都要拧到一处了,清澈透亮的眸子蓄满担忧。

心咯噔了一下,眸底冰霜散了几分,语气也不自觉柔和许多,“放心,今日我也将他重伤了,短时间他应该不会再有动作。”

“至于杀你的人,我怀疑有一波是修仙阁内的人。”

“修仙阁内的人?难道真是青羽?”云绮瞪大了眸子问着。

“不知道,但你还是小心为妙。我托天玑阁阁主去查了,我们去的南山周围放满了禁灵石,也因此我们的灵力才无法使用。而禁灵石只有五个修仙阁内有。”

云绮微微点头。

有人探知到自己的行踪,故意放的禁灵石。

可自己那日行踪,只有自己和木老头师父知道,木老头师父肯定不会加害自己,那就是她在去的路上被人发现了。

南山位于修仙阁五大峰的南部,那日清晨她正好路过青玄阁!

云绮剑修飞速,如今剑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这日,她照旧练了一个时辰,杏眸不经意间瞥了眼小北所在的紧闭的屋子,想起好几日都没见他了,便放下剑柄,抬起袖子囫囵擦着额角的汗,朝屋子走去。

“小北,小北?”叫了两声没人应,便又推门而入,里面空无一人,床铺整洁,看样子有两日没人进来了。

“奇怪,他人呢?”正嘟囔着,听到有人来,便出了屋子来到庭院。

“哟,是珠玑姑娘,在下圆玑来找小北公子的。”

“他不在,我还正要找你呢,小北他没在你那儿?”

圆玑蒙了,他忙摇着圆滚滚的脑袋,“没啊,我还以为他回院子里了,正要找他问问我那鼎炉他还用不用呢。不是,他真没在这儿?”

云绮摇头后又回身行了几步,打开小北的房门让他看。

这时,天玑阁门侍突然小跑着进来,作揖后递给了她一张字条。

她打开一看,是玄莳送来的字条,要想救小北,珠岩峰峰顶见。

珠岩峰是山海大陆用来打擂台的山峰,多半是给下战书单挑的修仙中人准备的擂台。

云绮看完反手就将纸条烧了,神色严肃,瞥了一眼圆玑,解释着。

“你先回去吧,鼎炉你自己用就好,小北那边我找到他后会告诉他。想来他是贪玩,留宿在外了。”

“哦,好,也对,前日我还告诉他,玄元阁有蛇形草,他正巧需要,想来去了玄元阁被那儿的美景震住不想回来了呢。”

云绮闻此瞳仁猛缩,瞪大着眸子望向他,复问,“你是说前日他就去玄元阁了?”

“嗯啊,他想找蛇形草,知道玄元阁有,当即就直奔去了。”

难道只因为摘了蛇形草,玄元阁就敢扣住人?

珠岩峰上,云雾缭绕,恍若仙境。

玄莳负手而立,站在山顶,俯瞰着滚滚云烟,须臾,一抹白色身影御剑而来。

对方身姿如竹,清丽明艳,尤其圆润的脸颊上那一双杏眸倒映着滚滚云烟显得更加清亮。

若非见过她笑得酣甜时那副软萌娇俏的模样,她都以为眼前的人是个清丽美人。

云绮收剑,九鸿剑剑身消失只留剑柄,她将剑柄随意塞进怀里。

清沥沥的眸子望向她,“柒小北呢?”

玄莳敛回思绪,轻笑一声,“不急,他死不了。听说这几日你苦练剑修,怎么放弃做画灵师了?”

说到这儿她语调上扬,语气明显带着挑衅。

“不过也对,画灵师修炼的境界再高,攻击力也还是柔弱不堪,不如剑修来得爽快。”

云绮并未因她的挑衅生气,直接开门见山道:“玄莳姑娘,有话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