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好心?我怀疑你是想趁我虚弱,把我丢进海里面喂鲨鱼。”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出师未捷身先死而已,就你现在这两下,能不能走出一米都是个问题。”

“不如我下来走两步给你看看?”

……

陆玄云的后背很结实,稳稳当当地带着宋忘忧到处跑,淡淡的吐息恍若羽毛般,时不时地挠几下他的耳朵,浅色的红晕不自觉地浮上耳尖,他想让少女能不能暂时屏住呼吸,但转念一想,人哪有不呼吸的?这多少过于为难她了。

于是,他加快脚下的速度,总算是进入了负一层的地下室中。

此时开关已经坏了,大门正大大咧咧地敞开着,宋忘忧落到地面,全身绷紧,说道:“你要和我一起进去吗?我目前也不确定副船长是否有其他的手段,要是你折在里面,陆家找我要人怎么办?”

“你还怕这个?我还以为你艺高人胆大,不怕死。”

陆玄云意有所指地说道。

她轻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陆玄云紧跟其后,一边指路一边和她斗嘴。

两人左拐右拐地来到了最中间的供能机器,这片地面都用朱砂写上了乱七八糟的鬼画符,蝌蚪似的符号就这样一直延伸到机器上,光是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现在还有人迷信这种东西?”

陆玄云眼睛微眯,说道。看不出来平时老实的副船长,还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宋忘忧在古籍中看过类似的符咒,虽然当时书中就记载了只言片语,但好在有说该怎么破坏阵法,临走之前她也带上了能用到的符咒。她刚想开口说什么,身后就倏地传来一阵飓风!

还有股……令人昏昏欲睡的劣质香精味,里面还混杂着墓地的气息。

她立马屏住呼吸,拎起陆玄云的后衣领就往后一躲。紧接着往后一看,很好,陆玄云的眼睛都在打架了,还不愿意合上。如果只是单纯的药粉,恐怕他也不会倒的这么快,可惜现在的陆玄云身上带着遮掩符,只能委屈他了。

对方还会使用药粉倒是她出乎意料的事情,毕竟这个年代的药师基本都转行成炼丹师了,只有没什么天赋,亦或者有特别理由的人还在当着药师。

陆玄云也意识到副船长有别的非常规手段,他强撑着精神,说道:“快、快离开……”

“不用担心,我会赢的。”

宋忘忧丝毫不慌地说道,“你还是先睡过去吧,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

让一个重伤的人去打底细不明的副船长,他怎么能放心?

可陆玄云也没有别的力气去阻止她,只能待在地上,看着逐渐变扭曲的世界,莫名生出不甘的情绪。

去掉脸上绷带的副船长还未消肿,但比起白天的狼狈已经好了很多,想必是用过药的效果。他表情阴沉地说道:“我是没想到,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跑到我这里来,还特地带着陆玄云找上门,正好也省得我去找了。”

“小姑娘,我知道你有本事,但你确定要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和我作对?如果你愿意把陆玄云让出来,我可以让你选个轻松点的死法!”

宋忘忧上下打量着他,说道:“不要,陆玄云不能死。而且我觉得,你不一定能杀得了我。”

或许是清除记忆的效果,也或许是他这次带齐了装备,所以显得格外自信。

遥想白天还被打得鼻青脸肿,晚上就换了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这还真是多变。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副船长祭出奇怪的人骨,直接把符咒贴在了上面,说道:“养了你这么久,是时候出来干活了!给我杀了这个人!然后……将船上所有人的气运都给我拉进这阵法中!”

空中出现了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鬼魂,看不清身形也看不清面貌。

鲜血的味道充斥着这里,宋忘忧眉头一凝,这是用了多少人的血才养出来的?互砸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味道,这不是纯粹地把鬼魂当怪物养吗?她在识海中说道:“阿江,要么吃掉它,要么帮我干掉它。”

阿江原本还想拒绝的,瞬间垂死病中惊坐起!

“你是魔鬼吗?!”

能量源源不断地渗入宋忘忧的血管、肾脏,红色的鲜血渐渐有变暗的趋势。她把鬼气凝成一根根又细又长的针,齐刷刷地飞向鬼魂,鬼魂不顾身体如何地凄惨,它失去理智地将鬼气扑向少女。

宋忘忧灵活地穿梭在其中,从半空中拿了两根矛后,腾空一跃,攻向鬼魂,就在接近的一刹那,她的耳边仿佛传来了痛苦的哀嚎:“救救我!救救我!有谁……能来救救我!”

还有意识?

她的动作愣了半秒,鬼魂趁着这个空隙,试图把宋忘忧彻底压制,可惜她反应迅速地改变了方向,攻击落空。她操纵着鬼气再次前进,说道:“你们的目的是陆玄云的特殊命格,对吧。”

“你们既然已经不缺钱了,又为什么还要这些人的气运?”

副船长先是一惊,随即得意洋洋地笑着说道:“看来你也发现了啊,但你还是太年轻了,我们确实已经都拥有了,可是没有人会嫌这些东西多。还不够,还远远不够,我们要更多的名利与财富!”

“难不成你们还想要把整个青江都收入囊中?”

宋忘忧躲开气势汹汹的鬼气,说道。

陆玄云代表的是作为青江顶级家族的陆家,除掉他,不仅能拿到他的命格,还能在陆家群龙无首的时候,吞并陆家!

“青江算什么?我们的目标可是京城!”

副船长狂妄地说道,“京城的那些名门世家已经在那个位置上做了很久,该轮到我去体验体验了!”

青江的经济发展水平都挺不错,只是和京城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梦想还是挺大的,不过……

宋忘忧嘴角勾起,说道:“那你恐怕是要失望了!”

下一秒,多出来的那根矛飞快刺向副船长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