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语汐死守最后一道防线,娇.喘着,制住他乱动的大手,“冷烈同志,这样不行!”

冷烈紧掐着她的腰,狠狠堵住她的唇,柔声道:“我们定婚了,离结婚也没几天了.....”

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再次拥有她的躁动了。

她实在太娇,太软,太美好。

让他一想起来,就连灵魂都情不自禁地颤栗。

关语汐坚定地推开他,“定婚了也不行。”

冷烈温和的面容,又逐渐冷硬。

她到底还是看不上他的吧?

与他结婚,也只是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吧。

真的喜欢一个人,又怎么能忍心拒绝彼此灵肉合一的诱惑呢?

就如他,在她面前,根本就无法自抑!

关语汐叹了口气,重新投入他怀中,抬眸认真道:

“烈哥哥,我们上次.......虽是阴差阳错,但我很高兴,因为是你!

除了无力改变的,我希望我们的第一次,不仅合情合意,还能合法合礼。”

什么事情,都在婚前做完了。

那新婚之夜,还有什么乐趣呢?

往后余生,早早失了性魅力,仅靠柏拉图式的精神恋又能维系多久?

关语汐虽然不排斥婚前性行为,冷烈也的确给了她无与伦比的享受。

但她是想和他相亲相爱,相濡以沫一生的。

少女娇俏的面容近在咫尺,满是信赖地依偎在男人胸口。

冷烈的耳尖都红了。

自从开荤后,自己对那事儿的确太过急躁了些。

若是换成别的女子,大概会以为自己是个色鬼吧?

得亏关语汐大度,没生自己的气!

他轻抚着她乌黑柔顺的发梢,痒痒麻麻的,像是挠到了心尖尖上。

“新婚夜,你要补偿我。”

冷烈轻抵着她的额头,语气里带了些委屈。

关语汐有些好笑,想起一句话:每个你想上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上她上到想吐的男人。

她瞟了冷烈一眼,不知若干年后,他是不是也会对她的身体心生厌倦?

“笑什么?”

冷烈玩弄着她的发丝,手感真好。

她的身体,每一处都如娇嫩的蕊芽,手感无一不好!

关语汐的手指在他胸口划圈,似有意似无意地撩拨,“我在想一句话:婚前朝思暮想,婚后敷衍塞责,你会不会也如此?”

“也?”

冷烈敏感地捕捉到了关键字眼,瞬间收紧了手。

“疼!”

关语汐打开他的手,没好气地道:“闲时听那些已婚女人说的!”

醋劲儿大,说明很在意她呢。

冷烈动情地在发根处吻了吻,“对不起。”

关语汐冷哼一声,“我痛都痛了,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她将两人的胳膊放在一起比较。

她的手腕圆润纤细。

他的,线条分明,结实有力,看上去约莫是她的三倍粗细。

“你一个不小心,就能折断我的骨头。

事后说再多对不起,也弥补不了我的痛苦!”

关语汐不满地嘟囔。

在他绝对的实力面前,她全无还手之力,虽然他不是故意的。

可她的疼痛是真实的。

“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控制自己的力道,不会再弄伤你了。”

冷烈掐了掐手,认真地向她许诺。

他将她拥入怀中,磨蹭着她光洁如玉的小脸,“我对你,永远都不会厌倦的。”

关语汐乖巧地点了点头,“我要回去了。”

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她也不过顺嘴一说。

冷烈依依不舍,拥着她走入墨色的夜,“我送你。”

想到之前听到白沁和冷红星的惨叫,关语汐也没再拒绝。

那两人这么晚摸到冷烈这来,是想做什么?

“白沁心思恶毒,冷红星出手狠辣。

他们怕是盯上你了。”

关语汐想到那臭味相投的两人,不禁有些担忧。

冷烈将她裹进大衣中,为她挡住了寒入骨髓的冷浸,轻轻嗯了一声。

软玉温香在怀,他实在分不出多的精力思考其他事情。

***

次日,关语汐要去集市一趟。

关老爷子摸出贴身藏的五百块钱给她,“给自己多置办点东西。”

老爷子一个月工资加津贴才六十块钱,不仅要供原主花用,还要不时接济生活困难的战友以及牺牲战友的家属。

关语汐看着一堆钞票,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她一张一张理好,重新包进手帕,“我还有钱,您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以后,轮到我来孝敬您了。”

原主花钱大手大脚,知道老爷子接济别人,虽然没明说过什么,心里到底也不舒服。

关语汐替原主心虚,竭力想弥补。

她晃了晃手里的钱,一共有五百多块呢。

她自己存的,从白沁那儿要回来,加上冷烈给的,着实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关老爷子颔首,“算那小子硬气!”

他将钱强塞进孙女手中,“给你就拿着。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好帮你买,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日子好坏,都是自己过出来的,跟冷小子商量着来,别整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关语汐百感交集。

她已经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了呢,这就有了一千多块钱!

到了集市,她先给关老爷子和冷烈各买了两身成衣。

想给自己也买两身衣裳时,却发现压根没有能看得上的。

“妹子长得跟仙女儿似的,这些衣服的确都配不上你。

不如,买了布回家自己做?

我这有示例说明,保管你一看就会......”

胖胖的售货员大姐笑眯眯地递过一本小册子。

关语汐最终不仅买了几匹布,还花了五毛钱买了那本裁衣缝衣的小册子。

走出供销社,她才回过神来。

刚刚那个售货大姐既热情又能说会道,竟然让她忽略了自己是个一看就会,一做就废的手残党了。

“哎哟,小汐,你买这么多东西啊?

我帮你拿吧。”

白沁笑吟吟地走过来,仿佛跟关语汐一点儿芥蒂也没有的样子。

关语汐侧退几步,冷冷地看着她。

白沁伸出的手,讪讪地收了回去。

“小汐,我不过是想帮你的忙而已,你用不着这么防我吧?”

关语汐懒得理她,背着背篓大步离开。

白沁愤恨地看着她的背影,转眼换上一副可怜巴巴地表情,跟了上去。

“小汐,我被狗咬了,看医生都没钱,你还点儿给我吧。

我知道,那些钱和票都是你给我的,可我那也是我省吃俭用存下来的。

若是我一拿到就花用光了,你不也收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