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数据罪案架构师 >  第025章 公寓疑案3

陈初瑶和李安迪来到了3号门,发现王爱国和刘浪正在105号房进行排查。

于是,二人便去了106号房。

在之前的询问中,这个106号房的女住户被多次提及,陈初瑶和李安迪很好奇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人。

正在这个时候,艾伦和谷村也来到了3号门,见陈初瑶在106号房门口,上前打着招呼,“初瑶,你们2号门已经排查完毕了?”

艾伦直接忽略了离自己更近的李安迪,对陈初瑶问道。

陈初瑶浅笑着应道:“是啊!”

“那正好,你们排查106号,我们去楼上!”谷村也跟着说道:“一切小心!”

“好的!谢谢前辈!”陈初瑶柔声说道。

这让傻瓜二人组如沐春风一般嬉笑着去了2楼。

106号房的女住户果然是一位漂亮的女士,只是眉目间沾染了些许岁月的痕迹和愁容,整个人看起来很没有精神。虽说是30多岁的年纪,可身材亦如少女般轻盈饱满。

这一次陈初瑶主动上前介绍了他们两个人的来意,李安迪则是安静的站在她的身边。

那女人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客气的说道:“您的意思是,我们这边可能有罪犯?!”

“确切的说是潜在犯!”陈初瑶纠正着对方的用词。

“哦!潜在犯?”女人重复着这个让她感到陌生的词语,像是领会了陈初瑶的意思,“可最近我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陈初瑶接着问道。

女人闻言,走出了房间,轻轻的把身后的房门虚掩上。

女人只穿了件轻薄的蕾丝边连体睡衣,窈窕的身材一览无余。但她似乎并不介意近在咫尺的李安迪,只是刻意压低了声音,“我现在一家夜总会上班,主要是陪客人喝酒。”

关于工作这一点,女人很坦荡,说法和之前获取的信息相符。

陈初瑶看出了对方似乎有所顾忌,便接着问道:“请问你和谁同住?”

“我和丈夫的父亲同住,他因为身体的原因常年卧床不起,这些年都是由我来照顾的。”女人轻声的解释道。

“您的丈夫不与您同住吗?”

“我丈夫他和朋友做生意欠了些钱,这些年一直在外面躲债。”

女人丝毫没有隐瞒,直截了当的说道,这些话像是说了很多遍,说起来没有半分犹豫。

“债主没有找你要钱吗?”李安迪也跟着问道。

女人看了看李安迪,满眼的妩媚,带着一些怨堵的情绪说道:“怎么不找呢,这些年存的钱都替他还债了,但是杯水车薪,根本看不到尽头!”

“你没有尝试着寻找你丈夫的下落吗?”李安迪又问道。

“没……没有!”女人含糊的说道:“也试着找过……可一直没寻到他的下落。”

“这栋公寓中,是否有和您关系很好的邻居?”陈初瑶问道。

“左邻右舍的,多少都是会有些来往的!”女人点了点头说道:“不过都只是普通邻居的关系而已。”

“可是有人声称曾经见到过有男人在深夜出入你的房间。”李安迪直接的问道。

“什么?!”女人露出诧异不解的表情,愤愤不平的说道:“这怎么可能!没有的事儿啊!是谁这么说啊!完全就是诽谤造谣。”

“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这我哪里知道!我又没有得罪过谁,或许是心理有问题吧!”

女人愈发没有好气的对李安迪低声嚷道。

“您再想想,会不会是不经意的情况和邻居产生了些龃龉。”陈初瑶提醒道。

“会不会是202号的女人?”女人在陈初瑶的提醒下思索着说道:“202的男人经常对我出言轻薄,还总是到试图来我家里,他的老婆却以为我和她老公之间有什么事情,曾经找上门来威胁过我。”

“并不是202号的人提供的信息。”陈初瑶解释道。

“那还能是谁?!”女人不可置信的念道,“你们说说看!到底是谁诽谤我。”

“我们会对所有人提供的信息进行甄别的,不会单方面轻信任何一个人的话,请你放心。”李安迪耐心的解释道:“只要你把所知道的事情和我们说清楚就可以。”

女人闻言,稍稍平复了些心情,接着说道:“真的没有男人深夜来过我家!我可以保证。”

陈初瑶看了看李安迪,两人默契的相互点了点头。

“我能去您家里看看吗?”陈初瑶问道。

“可以……不过您能不能不要打扰到我丈夫的父亲。”女人露出为难的神情,“他一直卧床,什么也不知道!”

“好的,请您放心,我不会打扰他的。”陈初瑶肯定的说道。

于是,女人带着陈初瑶进入了房间。

房间内的东西不少,整体看起来还算规整,卧室中一个头戴线帽的男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枯槁。

卧室里同样比较规整,并没有那种因为常年卧床而产生的难闻味道,室内也没有见到那些用于维持生命的仪器或辅助设备。

因为之前的承诺,陈初瑶只是安静的在房间内查看了一番,一直到退出了房间才向女人问道:“请问老人家是因为什么病导致卧床不起的?”

“是因为脑出血引起的瘫痪。”女人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陈初瑶闻言,轻轻点了点头,接着望向李安迪。

李安迪跟着说道:“如果遇到什么值得留意的事情,请您联系我们。”

“好的!”女人马上应道。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打扰了!”李安迪告别道。

女人见状,只是冲着两人点了点头,便赶忙回到了自己房间。

陈初瑶和李安迪正准备上楼继续排查,却见王爱国几人从楼上下来。

“上面已经排查完毕了!走吧!”

王爱国见到正准备上楼的两人直接说道。

于是,陈初瑶和李安迪跟上王爱国几人,一起返回到停车场。

众人凑到一起,相互通报了各自排查到的信息。

101号房,住户是一对老夫妇,两个人相敬如宾,日子过的虽然清贫,但很乐观,和邻居也没有什么冲突。

102号房,住户没在家中。

201号房,住户是一家三口,这个时候丈夫还在上班,只有妻子和女儿在家,小女儿活泼可爱,妻子恬静温柔。自称家庭和睦,日子过的还算满足。妻子提供了一个信息,是202号房的两夫妻时常吵架,两人关系紧张。

202号房,住户是一对夫妻,男人游手好闲,工作起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家庭的开销基本靠妻子在24小时便利店打工赚钱。妻子当着预搜科的人指责自己的丈夫觊觎106号的陪酒女,而丈夫则声称自己只是出于好心帮助过106号的女士,同时表达了妻子对自己的猜忌的不满。两人直接吵了起来。

301号房,没有人居住。

302号房,是一位独居女大学生,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上课或者打工,表示和邻居没有什么交集。也表示因为202号的夫妻时常吵架,会打扰到自己休息和学习,不胜其烦。

105号房,是一对老夫妇,两人关系并不亲密,虽然是夫妻关系,但衣食住行都是各过各的,房间里泾渭分明,一切都是分得清清楚楚。两个人都表示106号房的女士人不错,平时遇到了都会和自己客气的打招呼。同时表示,会看到有人上门讨债,也会有男人上门献殷勤。但两个老人都觉得106的女士不是那种乱来的女人。否则也不会一边替丈夫还债,一边照顾丈夫的父亲。

205号房,住户是一个男大学生,平时深居简出,除了上课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宅在家里,对邻居并不熟悉。

206号房,住户没在家中。

305号房,住户是一位有些轻浮的单身男性,自称是自由职业者,平时都是在互联网上赚钱。自称和邻居们没有什么交集。在被问及和106的女士的关系的时候,对方声称和那位女士并不熟悉,算是点头之交。

306号房,没有人居住。

众人交换了信息之后,刘浪率先说道:“目前看202号房、204号房、106号房的住户是潜在犯的可能性比较大。”

“106号的女士会是潜在犯吗?”艾伦率先反驳道:“综合所有的信息来看,106号的女士不会是潜在犯吧!”

“是啊!那样柔弱的美女,应该不会是潜在犯吧?!”谷村也跟着附和道。

刘浪似乎被两个人说服了,皱了皱眉说道:“那就是202号的男人和204号的小混混嫌疑比较大。”

“你们各自回去撰写一份罪案架构报告。”王爱国打断了几人的讨论,“不要在这边做无谓的讨论了!另外对204号的那个小混混,还要进一步调查他的社会关系和工作的情况。”

“是,组长!”

几人马上应承道。

犯罪指数预警的机制是以大数据为基础,进行各种可能性的推演。

例如,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发生了矛盾,而后这个人在网络上搜索投毒的相关信息,接着又购买了可以毒杀他人的毒物。

在这种情况下,超级人工智能会认为此人毒杀他人的概率非常的大,便会发出犯罪指数预警。

但也存在这个人临时打消了杀人的想法,终止了犯罪的行为。这就导致了犯罪指数预警发出之后,真正的犯罪具体在什么时候发生,甚至到底会不会发生都是未知数。唯一已知的是有发生犯罪的可能,以及有潜在犯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