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隐婚匿爱 >  第四十九章我是你的谁

尹千悦急忙放开李文颂转身,果然看到何东辰朝着她走来。

一瞬间,她的思绪不断翻涌,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她想要奔上前去投入何东辰的怀中寻求安慰,也想拔腿就跑躲开她的质问。

但是……

何东辰接到手下的汇报立刻赶了过来,他看着尹千悦额头上的纱布,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现在是你对着他撒娇的好机会,必须牢牢把握;就算你犯了什么错,都容易被原谅。天赐良机,别错过哟。”

李文颂在尹千悦的耳边低声叮咛,说完便将她推了出去。

“何总,你自己的媳妇儿,自己带回去吧。她受了惊吓,你可别再折腾她了。不管有什么火,能忍都忍忍吧。”

李文颂说话总是那么一语双关,何东辰的视线定格在尹千悦身上。

他有千万个发火的理由,可是……

“过来。”

何东辰的声音之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威严,尹千悦低着头默默走到了他的身边,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迷惘无措。

何东辰牵起她的手,上了等在医院门口的车。

尹千悦没有留意到,在大门口的人群之中,一双深邃的眼眸,注视着她消失的背影。

何东辰带着尹千悦回到了家,两人面对着坐在沙发上,尹千悦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我……有些事想要跟你说……”尹千悦的声音沙哑,结结巴巴的向何东辰解释她和杨默然之间的纠葛。

说了半天都没有说清楚,眼里闪烁的泪光反而越来越明显。

何东辰发现自己竟然心疼了。

“尹千悦,我只需要你告诉。你爱不爱他?”

“我没有爱过他。”尹千悦几乎是脱口而出,她的思绪一片混乱,双手十指插入了自己的发丝间,痛苦而无奈。

“我和默然认识的时候,我只把他当作是同校不同系的学长。当时,他是在追我……可我由始至终都没有答应过啊。直到他为了我入狱……”

尹千悦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他是因为我才前途尽毁,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狱中颓废下去不管的。那是我亏欠了他的,所以我才照顾他的父母,我……”

何东辰心软了,起身走到尹千悦身边,将她拥入怀中。

尹千悦感受到何东辰身上的气息,她再也忍不住了,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抓着他的衬衫不肯松开。

“东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欺骗你,我只是……”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追究。我只想问你最后一件事。”

何东辰握住尹千悦的手,将他从自己的怀里轻轻拉出来,低头凝视着她的眼眸。

“现在,在你心里,我是谁?”

尹千悦与何东辰对视着,李文颂在医院对她说的那些话萦绕在了耳边。

她眨眨眼睛,轻声说道:“丈夫。”

何东辰的心头泛起了一阵涟漪,这些日子积压在内心的怒火,都仿佛能够烟消云散了。

他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只是丈夫?”

尹千悦认真的思索了一番,朝着何东辰靠了靠,在他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丈夫。”

何东辰对于这样的答案很满意,他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再次将尹千悦揽入怀中,不禁暗暗感慨。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再爱上一个人,没想到……

这个既倔强,还又傻又笨的女人,居然能够占据他的整颗心。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我的额头……会不会留下疤?”

尹千悦依偎在何东辰的怀里,用手轻轻按了按纱布。

“留疤最好,你变丑了,除了我应该就没人再要你了。”

何东辰的话惹来了尹千悦的拳头,他顺势抓着贴在了自己的胸口。

两人静静相互依偎着,许久,尹千悦从何东辰的怀里出来,认真的说道:“东辰,有些事……我知道你会不高兴,但是……我真的很无奈。”

“比如呢?”何东辰双手环抱在胸前,平静的看着尹千悦。

“我亏欠了杨默然,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他刚刚才出狱,他现在需要我的帮助。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

何东辰眉头紧锁。

他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心爱的女人整天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他需要什么帮助?工作?钱?我都可以给。”

尹千悦有些不高兴。

“有些事,不是用钱能解决的。他也有自尊心。我只是想帮他重新适应这个社会。我相信,他有自食其力的能力。”

何东辰略微思量,也能理解尹千悦的这份心意。

毕竟,换做他是杨默然,也坚决不会接受他的帮助。

“你觉得,这个过程需要多久?”

何东辰不是圣人,他做不到无休止的隐忍下去。

“我会尽快帮他找到工作。”尹千悦握住何东辰的手,撒着娇摇晃着他的手臂。“你最好了,我拜托你了……”

何东辰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嘤咛,他觉得整个人都快要融化了。

除了妥协,他还能怎么样?

“这种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尹千悦扑过去又在何东辰的脸上亲了一口,如释重负。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其实,何东辰对她也有着超出常人的耐心和爱心。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段契约婚姻,让她真的找到了好丈夫。

做何东辰的妻子,一定很幸福。

女拳王比赛期间的这场意外,在沈文楷的炒作之下又刷了一波热度。

他兴奋的坐着轮椅都要去现场观看比赛。

尹千悦总是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陪着杨默然投递简历,进行面试,帮助他寻找合适的工作。

短短一个星期,他们几乎跑遍了整座城市。

但是,不管杨默然的能力多出众,曾经的履历多辉煌,那段牢狱之灾,是他始终抹不掉的污点。

面试再次失败,杨默然对生活几乎失去了信心。

“千悦,我是不是很没用?”

杨默然的眼中已经黯然无光,颓废的看着前方。

尹千悦有些心酸。“默然,你不可以放弃,一定不可以。”

“千悦,你会不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尹千悦颤栗着,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