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看着江河离开的背影,忽然间,陷入了沉思。

江河答应她的要求,她自然是高兴的。

但是见他这样毫不犹豫的离开,甚至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放到自己身上,余香也有一阵恍惚。

她在想,她是不是太过分,真的没有考虑到江河的心情,是不是应该多体谅他。

但是余香对于设计这方面,有很强的执着,她并不想妥协。

想着,余香看着江河已经消失在转角的身影,脑中蹦出来她母亲王彩霞说的一段话。

那是在她跟江河来厂子的前一天晚上,王彩霞拉着余香的手,语重心长的嘱咐。

“余香啊,你跟江河的事情,妈已经是非常同意的。”

“只要江河说娶你,那么妈马上就给你备好彩礼,把你们送到洞房花烛夜。”

“但是妈就是担心,你跟江河之间有个什么变数的。”

“这男人啊,可不容易留住,尤其是好男人,现在江河都已经开始开了厂子,自己做了老板,那更是上了一个层级,与我们现在的日子完全不一样了。”

“万一要是有一天,他不喜欢你了,或者说是对你冷淡,余香啊,不可千万要把握住...”

余香清楚记得,但是母亲交代她这些话时,语气里面的担忧。

但她也清楚记得,她斩钉截铁告诉母亲,江河不是这样的人!

先暂且不说他们两个是青梅竹马,就单纯从江河送她一个纺织厂来看,江河就不可能有二心!

而最重要的,是余香没有在江河的眼睛里面,看见过对她的失望,更没有看见过,江河的眼里还装下过别的女人!

但是就在刚刚,江河答应后,毫不犹豫转身后,余香自信的一切,突然间惊慌了起来。

她攥紧自己的手,心忍不住的痛。

难道他们之间,真的会如同母亲说的那般吗?

余香在此时,已经不确定,自己若是这样固执下去,江河还会不会对自己有爱?或者,他会不会变心?

不知过了多久,她手脚冰凉地回了屋...

而这时的江河,骑着自己前不久新买的二八大杠,漫步目的地走在市里面。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给余香找见最好的布料和染料,丝毫没有意识到别的情绪和事情。

走着走着,江河停在了一处看起来,规模不小的布料店前。

他随意走进去,打量着四周的布料。

身后迎上来一个老板,笑着介绍着各种各样的款式,还说着江河并听不懂的材质什么的。

但江河很有耐心,认真地听着。

他见老板这么热情,从上衣内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包中华,随手递了一根给老板。

老板战战兢兢接过烟,笑着嘴都快咧到耳根后面了。

他知道,出手这样阔绰的人,一般拿的都是大单子,于是,介绍的更加热情了。

江河却适时制止了老板。

他走到唯一的一个木板凳上坐下,像聊家常般的开口。

“老板,你说,这布料要论精品,市里面谁家的最好?”

老板怔了怔,随后脱口而出:“那自然是我家的!”

“我家的布料,那在市里面可是绰绰有名!”

“您要是拿我们家的布料,一定不会后悔的!”

江河却摇了摇头。

他又递给了老板一根烟。

“你说说这布行的实情,我满意,你店里面的所有布料,我都会买走,还有颜料,都高价收购!”

老板听见江河这般豪横,直接兴奋地想给江河跪下。

但接受到江河严肃的眼神之后,他立马敛住笑容,开始介绍行情。

“您这话算是问对人了,我们家世代做布的生意,在市里面也算是小有成就。”

“我这布,真没有夸大,真的是市里面顶尖好的。”

“只不过,这要是说第一,还是得阮家布坊。”

“阮家的布,是那时候给宫里面进贡的手艺,自然属于是一等一的好,但我这布,也不差!”

老板说完后,看江河的脸色陪着笑。

但明显感觉到,江河在听见阮家时,身形一顿,这让老板也是一阵紧张,害怕是自己说错了话,然后丢掉这一大笔生意。

他刚想再开口,弥补两句,就听见江河率先开口。

“将这些,全部运到,这个纸条上的地方,然后拿着这个纸条,去找一个叫金格的人要钱。”

江河说完话,将手中纸条提给老板,背手离开了店,留下老板在店中凌乱。

老板看着手中纸条,再看江河离开的背影,不由一阵疑惑:这能行吗?

但也还是立马叫人装布,去碰碰运气,万一成了呢?不就发了!

......

与此同时,走出店,推着二八大扛走在路上的江河,心里面思绪万千。

他知道,这次是非得跟阮父打交道了。

甚至,还会牵扯上李玉航!

不过,他没有犹豫要去阮家的想法。

只不过,在这之前,江河得见一个人!

下午黄昏,正是厂工休息吃饭的时候。

江河叫走了管事小伙儿。

办公室内。

“告诉我,阮静在哪里?”

管事刚进门,江河就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管事也没料到是这个事情,一时间还有点愣神。

等他回过神,江河已经问了第二遍,可见,一定是很重要很紧急的事情。

管事有些为难,支支吾吾不说话。

江河见状,知道他清楚阮静行踪,便开口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租下这个厂子,是跟阮静协商得当的,那么还不足够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可以见面并聊一些重要问题的吗?”

这话听来并没有问题,但细细琢磨,就是一个圈套,想套出阮静的下落。

管事并不上当,表示所有事情都可以跟他谈。

江河见这条路行不通,便开始转移视线到别的方面,反正他今天一定要知道阮静的下落。

“如果,我说,我可以解决阮静的婚姻问题,不让她嫁给李玉航呢?”

这话一出,管事顿时睁圆了眼睛。

他思虑再三,磕磕绊绊、小声问道。

“老板,您不是跟余香姐姐要结婚吗?怎么就看上了阮静小姐?”

江河听这话,简直无奈,有时候,他真的是不知道这个管事是聪明呢,还是糊涂呢!

他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杯子,作势就要给管事一下,吓得管事瑟缩了一下。

“这种话,不要在余香面前说,小心我打掉你的大牙!”

江河冷声交代。

他知道余香敏感,还没有安全感,这是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事情巧就巧在,刚才管事说的那句话,被余香完完整整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