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林樾镇情事 >  第48章 爱情大过天

吃过胃药的朱锐终于不闹腾了。

戚星费了不少力气,又将他拖上沙发。林樾帮朱锐盖上被子。

朱锐的房间就在对面,但二人觉得,还是将朱锐放在戚星房里的好。

万一他晚上又折腾呢?

朱锐还没睡,就瞪着一双眼看着两人。

戚星是真怕朱锐一开口,就问他要夏小小。

幸好朱锐只一直瞪着他,没有再提荒唐的要求。

林樾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米粉:“都凉了,我帮你重新下一碗吧。”

说着要去端米粉。

这怎么好意思?戚星赶紧去用手阻拦:“林掌柜,不用了不用了。”

林樾已经端起米粉,戚星的手恰好包着林樾的手。

二人齐齐一震,戚星赶紧将手撤开,讪讪道:“真不用重新去煮。”

林樾说:“没事,很快的。”

此时忽然听得一个声音幽幽道:“你们真碍眼。”

是朱锐。

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林樾端着米粉就出了门:“戚先生请稍等。”

戚星看着林樾出门,回瞪朱锐:“你再装疯卖傻,我就将你扔出去。”

朱锐哼了一声:“我此时见不得别人在我面前成双成对。”

戚星哭笑不得:“我和林掌柜成双成对?朱锐你怕不是现在见谁都不爽?”

朱锐又哼:“我看你们郎才女貌的,还挺相配。”

戚星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我有才我省得,用不着你夸。”

朱锐又从鼻子里喷气,眼皮一合,倒是不再说话了。

“你好了吧,好了就滚回你的房间去。”戚星开始赶人。朱锐这一闹,他的灵感都飞走了。

朱锐闭着眼睛,嘴里说:“我偏不,我决不会让你们孤男寡女的,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我就要在这里当电灯泡,亮瞎你们的眼睛。”

勿与傻瓜一般见识,勿与傻瓜一般见识。戚星心中默默地念着,去洗手间吹头发。

他的发型,可不能乱。

外面朱锐还在叫:“小星星,你要真喜欢林掌柜也行,你帮我追回小小,我就在林掌柜面前说你的好话。”

戚星按动吹风机的开关,精心吹着头发。

他要是想追求别人,用得着朱锐他一个恋爱谈得乱七八糟的人来说话?他长得这么帅,又满腹才华,追求别人,应该是很容易的事,吧?

***

林樾刚到楼下,聚会终于散了。

林婷婷也喝酒了,小脸绯红,倚在门口送别马振兴。

马振兴看起来一点事没有:“不用送了,外面冷。”

他走了两步,才想起还要给林婷婷红包。他又转头,从兜里掏出红包,递给林婷婷:“接着。”

林婷婷是对马振兴真没意思,也就当个萍水相逢的朋友看待,自然就不想接马振兴的红包。她连连挥手:“不用了,不用了。”

“乖,听话,接着。”马振兴说着,将红包往林婷婷的兜里一插,转身就走了。

殊不知,后面的林婷婷因着他这句话,竟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二伯林泉,可还在场呢。

林泉咳了一声,自言道:“收拾收拾,就该回去睡觉了。”

餐厅虽然不至于一片狼藉,但大约得收拾上十几分钟。

林婷婷赶紧说:“二伯,我来收拾就好。”

金子和杨娇娇,已经在餐厅里收拾了。

金子顶着一头火红的头发,手脚倒是利落。倒是杨娇娇,笨手笨脚的,不像是常干家务的人。

杨娇娇打翻了一个瓶子,有些不好意思:“我在家里很少做家务。”她身体不好,是爸妈捧在手心里的宝,哪里做过这些。

金子笑道:“你还是赶紧上楼吧,这一丁点地方,我很快就收拾好了。”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杨娇娇束手束脚的站在一旁,一脸的歉然:“抱歉。”

林婷婷拿着扫把进来:“家务嘛,做着做着就熟悉了。来,娇娇姐,给。”

她还真是不客气。

林婷婷又去拿拖把,三人齐心合力,将餐厅打扫得差不多了。

杨娇娇是真娇气,才干了点活就气喘吁吁。林婷婷不得不赶她走:“娇娇姐,你还是回房休息吧。这里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剩余我和金子哥做就行了。”

杨娇娇才走,林振就探头进来:“哟,婷婷,你这还没走?”

林振都来上班了。外面下雨又冷,他戴着帽子,帽子上全是细小的水珠。

林婷婷才后知后觉:“这么晚了?”

外面传来林樾的声音:“今晚别回去了,和四婶打个电话,让她放心。”

林婷婷当然求之不得,声音欢快:“好的!”她没看上马振兴,回去少不了被妈妈一顿唠叨。

林樾端着米粉欲去乘坐电梯时,张浩天下楼,与她碰上了。

今晚背着林樾去相亲的张浩天本来有些羞愧,见到林樾端的米粉,那些许羞愧便不翼而飞了。

“这是给谁做的?”他问。不觉意间,竟然有些许质问的味道。

林樾皱了皱眉,还是回答他:“给戚先生做的。”

张浩天也皱眉:“他不会下楼吃吗?还要劳烦你端上去?”

林樾也懒得向他解释楼上的情况,只答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说着便绕过张浩天,径直往电梯走去。

张浩天怔怔地看着佳人的背影,惶然的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自从戚星来了之后,他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林樾会不会,其实也和那些肤浅的女人一般,净喜欢些小鲜肉。

戚星开门开得很快,彬彬有礼:“多谢林掌柜。”

林樾也不敢多逗留:“不用谢。如果有事,只管叫我们。”

戚星将门关上,才转身,就差点碰到朱锐。

朱锐失魂落魄地站在戚星面前,幽幽感叹:“多好的林掌柜啊,竟然还是单身。”

戚星白了他一眼:“并不是每个人都觉得爱情大过天。还有,林掌柜当然好了,比你那个夏小小要好得多。”而且厨艺很不错,他嗦了一口米粉,觉得饥肠辘辘的肠胃都被抚慰了。

朱锐气息奄奄:“好,都好。”

他又躺回沙发,像尸体一样一动不动了。

前台林振正要打开游戏界面,玻璃门被人推开,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穿着白色长款羽绒服,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她款款走进来:“你好,请问还有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