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鸣人不说暗话 >  040章 梳魂

“没错。”

“她就是我的妹妹——夏洛特·玲玲。”

“今年五岁半。”

“被父母遗弃,成为了一个孤儿。”

鸣人的声音自春野樱和鞍马八云两女身后响起,他对眼前的两人很亲热的介绍起了对比两女堪称小巨人一样的玲玲:“对了,玲玲是正儿八经的人类。”

鸣人越过两人,缓步走到夏洛特·玲玲的跟前,任凭对方伸手将自己抓住,放在了肩膀上。就那样,鸣人于春野樱和鞍马八云两女怪异的目光中坐在了自己五岁半妹妹的肩膀上。

一般都是兄长顶着妹妹,让小的坐在肩膀上,怎么到了鸣人这里反了过来?

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怪异感爬上了两女的心头。彼此对视了一眼,春野樱和鞍马八云两人都从各自的眼睛中看到了那还未消逝的震撼。

不过看看这个名叫夏洛特·玲玲的妹妹,单单就鸣人这样的小个子,还真只能坐在玲玲的肩膀上。按照常识,只会更加的诡异。

虽然夏洛特·玲玲的名字听起来有些不同,但读了很多书的春野樱并不意外。于是直接对着夏洛特·玲玲挥起了手,打起了招呼:“你好呀,玲玲。”

“我叫春野樱。”

春野樱人更是上前围绕着玲玲转悠起来,虽然看起来巨大,但没有肥胖该有的臃肿之感。伸出手指触碰了一下,春野樱感觉那肌肤细腻如婴儿一样的同时便是钢铁般的硬度。

这里的硬度是指防御特性。

年仅五岁便有如此庞大的身躯的人类女童,在小樱看来这已经不止是血迹限界能够解释的了。

思来想去,春野樱也只能感叹美食细胞的离谱。

加上想起美食细胞所造成的恐怖思食症,看着夏洛特·玲玲如此庞大的身体,这寻常人家怎么养得起?

被父母遗弃,并不意外。

春野樱此刻感到的不是可怜,反而是一种可悲。

真正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又岂会真心想要遗弃?看那天真的神情和可爱的口吻,如果不是没有办法,谁又会放弃了。

所以,解决掉美食细胞带来的思食症是她春野樱以后日子中最重要的事情。

控制不了食欲,那就必须扩大食物的对象。

这东西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天赐,却也是一种诅咒。

比起春野樱那种自来熟,鞍马八云则显得文静许多。

也是温和的对夏洛特·玲玲做了自我介绍:“玲玲你好,我叫鞍马八云……唔,擅长画画。要不要姐姐给你画一幅画啊?”

“???”夏洛特·玲玲年纪虽小,可这个时候也听出了鞍马八云的语气的奇怪。她要画干嘛?又不能吃。

春野樱扫了一眼有点紧张的鞍马八云,只觉得她的自我介绍口吻非常像邻居间那上门拜见小姑子的媳妇,只觉得有一点好笑。

你提这个不行的,八云你得问玲玲想不想什么吃的。

在鸣人的吩咐下,夏洛特·玲玲表现的很礼貌,回道:“小樱姐姐好,八云姐姐好。”

只是简短的两句却也让春野樱和鞍马八云两女兴奋不已,不同的是两者所兴奋的点不在一处。在好不容易稳定情绪后,两女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空间的特意之处,更是感知到了奇怪的地方。于是同时朝鸣人投去疑惑的目光。

得到鸣人的解答后,两女这才知道这是专属于鸣人的精神空间,而她们两人现在正是精神体的外显形象。

春野樱脑子一转,顿时得到了一个怪异的描述——也就是说在鸣人的脑子里住了个妹妹。

倒是鞍马八云想到了封印术。

再看看夏洛特·玲玲的身形,春野樱忽然觉得鸣人必须得到秋道丁次家中的秘术。以玲玲五岁半的年纪就这样的高度,当她成为成年人的时候,简直不敢想象对方会有多高大。

至于春野樱为什么会在知道秋道丁次家族的秘术,那是因为这个同班的小胖子在与一群男生争论中泄露出来的信息。

泄露出来一部分便被奈良鹿丸所阻止,但那一点信息已经被里樱所收集。

在整个班级上,除去鸣人君这个超规格外,里樱自认天下第一,排名第二的则是一直划水的奈良鹿丸。

因为在更高级的同类眼中,奈良鹿丸的划水水准实在是太差,让人不忍直视。

就在春野樱和鞍马八云两女各含心思的与夏洛特·玲玲聊天逗她笑的时候,一直端坐在玲玲肩膀上的鸣人突然再度捂了下自己的额头。

然后鸣人便打破了欢闹的气氛,出声道:“玲玲,帮忙。我又到零界点了。”

“啊~~~”

“鸣人!”

在春野樱和鞍马八云惊讶的目光中,只见夏洛特·玲玲突然大嘴一咧,豆大的泪珠正在从眼角滑落,顿时嚎啕大哭道:“又要开始了吗?可玲玲好心疼呀!”

嘴上这样说着在乎的话,滚烫的泪珠流着,但夏洛特·玲玲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一把拽住鸣人的灵魂体,死死的抓着好让他动弹不得,然后在两女惊恐目光注视下从自己的巨大裤兜里掏出了一把奇特的物件,看上去好似一把梳子,上面竖着密密麻麻的金属利刃。

挥手阻止了春野樱和鞍马八云的行动,示意她们安静后,鸣人便朝夏洛特·玲玲投去了可以开始的目光。

然后春野樱和鞍马八云便见夏洛特·玲玲一把将鸣人的精神体按在了地上,用那奇特的梳子自鸣人的头顶刺下去。

嗤——

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

夏洛特玲玲一边哭着用那梳子将鸣人刺了个对穿,随后一边好似给自己梳头发一样上下的梳了起来。

奇特的声音不断响起。

望着眼前的这可怕的一幕,鞍马八云的灵魂体竟然整个抽搐了起来,哪怕是存在于内心,才诞生不久的心魔伊度此刻也蜷缩在了最深处,压根儿不想出来。

不仅如此,心魔伊度还要控制着鞍马八云的灵魂主体不要昏迷过去,免得让她清醒过来面对这可怕的一幕。

心魔伊度只觉得自己身体上下都在嘎吱作响,无数看不见的冷意不断的滑弄着自个儿的身体。

怪物。

那是真正的怪物。

心魔伊度死死的控制着鞍马八云不要昏迷,整个人在鞍马八云的内心深处捂着自己的耳朵,不允许那可怕的声音闯进来。

至于春野樱此时面色沉重,整个人凝神以对,就那么看着夏洛特·玲玲做出足以让任何人都会做噩梦的举动、

唯一止不住的是身上那股不断凝聚的杀气。

春野樱自是学过医术自是看得出原因,她那股杀意是完全针对鸣人体内那莫名东西而凝聚。一股足以毁灭一切的怒火在酝酿。

夏洛特·玲玲这般做法只有一个作用。

那就是祛毒。

灵魂上的毒。

在春野樱的视线中,只见夏洛特·玲玲边哭便用那奇特的梳子从鸣人的灵魂中生生的刮出了不少白色的东西。

而那东西被梳理出来后,就会立即像水蒸气一样蒸发开来,消失不见。

足足半个小时的梳理后,夏洛特·玲玲都快要哭的出不过气来的时候,这才停止了下来。

而鸣人则是躺着一直微笑,报以鼓励的目光。

起身。

颤抖着支起身子,鸣人整个灵魂体形象都出现了稀薄透明的状态,呈现出散架的趋势。

视线落在保持沉默的春野樱和被自身心魔控制着无法昏迷的鞍马八云的身上,最后又扫了一眼呆在一旁抹眼泪的夏洛特·玲玲,鸣人这才说道:“只有解决掉那窥探玲玲的敌人,否则的话她的情况将会比我更惨。”

在发现了精神空间针对自己这个宿主的作用后,鸣人便发挥了只要不死就往死里实验的心思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

许多的忍术都是自这个方式开发而出。

而在这段时间中,鸣人能够找到唯一压制阿修罗对自身影响的方法。

是一个笨办法。

那便是刮魂疗毒。

这个纯净灵魂进行祛毒疗伤的过程也证明了鸣人曾经的推测。阿修罗并不是单纯的查克拉,而是携带着阿修罗信息的特殊查克拉。

不是纯灵魂,是一道很特殊的灵魂信息体。

而且查克拉这个词出处很有意思,而运用这种查克拉转世的鸣人上一世听说过。

ps:删除一段了,再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