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狼烟晚明 >  第53章 蛇蝎

第53章 蛇蝎

这一章,我们讲刘公公的死。

死于蛇蝎。

刘瑾是被文官集团、武将集团,和太监集团联手害死的。捅刘公公第一刀的人,叫张永。这位不仅是太监,而且,还是曾经的“八虎”之一。

宁夏的安化王朱寘(“置”的通假字)鐇(音“凡”,意思是铲子),名如其人——老朱家放在宁夏的一个铲铲——是个傻子。

大明的王爵有两种。一种是一字亲王,往往用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名为号,比如秦王,楚王,周王等。次一等的是二字郡王,用郡县的名为号,如郑成功,叫做延平郡王。这位朱寘鐇是个二等郡王,一个总是心理不平衡的郡王:凭啥别人都能封到鱼米之乡,却把孤弄到这个吃沙子喝风鸟不拉屎的地方?

傻子们都喜欢别人夸,把他夸美了就真给钱,于是各路人等投其所好。有个神婆叫王九儿,夸得最卖力:“您长的这是天子相啊”!王九儿专门养了只鹦鹉,就教了一句话:“老天子,老天子!”见了朱寘鐇把鸟笼罩子一揭,鹦鹉一喊,傻子乐喷了:赏!

傻子都爱热闹,最喜欢招呼一帮人来家里请客摆谱装老大。有些身份的文官们瞧不起这傻子,谁也不稀罕搭理他,于是总拉着一群大字不识的武将糙人喝酒吹牛。糙人们一方面成天被文官各种瞧不起不带玩很郁闷,另一方面,王府的免费酒肉不吃白不吃,来一趟,连吃带拿,爽得不要不要的。时间长了,关系貌似很不错。

本来自己图个乐子玩也没啥,恰逢刘瑾派人丈量军屯田亩,查出不少武将们私占的土地。眼看要把吃到肚里的东西吐出来,大家都很愤怒。尤其是巡抚陕西的右副都御史安惟学,执行刘公公的政策比较坚决,“乃与总兵约申严禁令,追征积年负欠屯粮,追补马匹,被箠挞者多无完肤”——补不齐亏空就大板子抽到屁屁开花(顺便说一句,在文官们后来黑刘瑾的报告里,说安惟学屡次污辱兵士的妻子。副部级干部、巡视组长兼省委书记,去侮辱叫花子的老婆?呵呵。当然,最能说明人品的便是作风问题,这套把戏是传统节目了,懂!)!大家聚在一起喝酒骂街,边喝边骂,边骂边喝,傻子有点上头了:“要不,咱干脆造反吧?那神鸟不是说孤是老天子么?宫里那倒霉孩子跟建文帝岁数差不多,孤跟成祖爷岁数也差不多,大的砍小的是咱老朱家优秀传统,不能丢啊!”

于是反了。

俗话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傻子造反呢?说干就干!

反得快,死得也快。前后十八天,闹剧收场。过程很狗血,与本文主题关系不大,不多说了。

造反的口号是:“诛刘瑾,清君侧。”挺没创意的,远的有汉朝刘濞,近的是成祖朱棣,喊的口号都是清君侧。比较有意思的,造反的檄文发出去,各边镇收到这封造反公开信以后竟然都直接无视了——谁也没把傻子当回事,大都装没看见!只有延绥镇把檄文封奏朝廷了。

武宗正德皇帝收到消息,有点怕。得镇压啊,派兵!

派谁领军呢?

杨一清。

杨一清以前的职务叫三边总制,一听就知道权力很大很厉害。除了节制三边军务,主要工作是主持宁夏马政兼修长城。这种建筑工程,在有挖掘机的今天都是花钱无数的大项目,完全依靠人拉肩扛的古代,更是吞金兽。刘瑾发现账目上的问题,先是把杨一清抓进诏狱,经大学士李东阳(注意不是李梦阳)等说情,让他退休回家了。

安化王造反,需要一个熟悉当地情况又有军旅经验的人领兵平叛,于是吏部尚书张彩向刘瑾推荐了杨一清。

这位张彩可以说是真正的大明精英——大家都知道张居正的一条鞭法和考成法,硬生生为大明续了大几十年的命——而考成法的雏形,便是出自张彩之手!

刘瑾二话不说就向正德推荐了杨一清——刘公公心里觉得,你贪污公款,我抓了你、有人说情,我又放了你,这事,你总该感恩吧?

可惜,杨一清不这么想。杨总想的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除了杨一清,正德还派了一个监军太监:张永。

张永曾经与刘瑾并列“八虎”之一。但时过境迁,此时此刻,与刘瑾有不小的私人恩怨。起因可能是刘公公吃醋——因为张公公善骑射,勇武过人,很得武宗的喜欢。武宗最爱军旅,不仅有亲自上阵迎战蒙古小王子之举,而且,曾“朕手刃一敌”!这样的皇帝,在历史上守成之君里,绝对算首屈一指的,喜欢张永顺理成章,称张永为“壮士张”——所以,刘公公有些不乐意了。有次使绊子,想打发张永去南京,张公公跑到正德面前哭诉。小皇帝是个心软的人,看张公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朕不爱你啦,是刘瑾提议的呢,干脆,把刘瑾叫来说清楚吧。别看张公公身体像女人,性格很爷们儿,仇人见面,二话不说揪住便打。刘公公嘴巴厉害,拳脚不行,被张公公按在地上一通暴捶……小皇帝赶忙拉架,又叫来谷大用,让他做和事佬,大家一起喝顿讲和酒,此事就算了。

刘公公觉得这事就算了,张公公却没这样想,记下了仇。

张永这个监军太监与其他监军的公公们可大不一样。因为是宗室亲王公开造反,性质远非其他一般夷变或流贼可比,正德亲授“总督军务太监”,还赐了代表权威的金瓜斧钺,更刻了一方金印(以前都是给铜印),亲自穿了戎装到东华门送行以壮行色!

明朝太监监军是朱棣留下来的老传统了。

当年云南少数民族叛乱,被朱元璋派人镇压了。成年男性统统砍头,女性要么被军士们瓜分,要么和小娃娃们一起卖了。娃娃们长得伶俐的,则被阉割,送宫里去做太监事业接班人。宫里用不了这么多,于是被二次分配到各王府。

这里面,有个叫马和的回族少年,被分配到北平的燕王府,跟了朱棣。

时光荏苒,少年长成了青年,朱棣也喊了一嗓子清君侧,反了。

有次在河北真定,朱棣一伙被忠于朱允炆的十万大军堵住了,领军的叫李景隆,是大名鼎鼎的李文忠的儿子。双方兵力悬殊,眼看难逃全军覆没的命运,成祖祭出了一记狠招,叫做“舍了老子也得套住狼”:以自己为饵!

当时双方摆出来的军阵都是线性方阵,双方先对峙,然后呐喊一声,冲上去互砍——一般而言,人多的肯定赢,没啥悬念。

双方刚刚排好阵势,朱棣带了几个随从,策马跑对面去了。到十几步的距离勒定坐骑,挨个跟对方士兵打招呼:

“Hi,I’m Judy. How are you?”

“我侄子说抓到我悬赏一万两,别听他的,小屁孩胡说八道!你投降我吧,我给你五两,现金!怎么样?”

“卧槽,你怎么长这么丑……”

一路溜达过去一路嘴里不闲着。本来那时候没有照片,Judy长啥样大家都不知道,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位就是正主儿!大家看着咫尺之遥的燕王,简直就是看一个行走的五十万啊!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让叫花子样的大明兵哥哥们如何忍得住?

终于,有人嗷的一嗓子喊出来,冲出队伍想抓住五十万叔叔……叔叔拨转马头就跑——可五十万叔叔不是扭头往回跑,而是貌似昏了头,横着,沿着对方的军阵跑!

所有军士们谁也不能眼瞅着伸手可及的金山在自己眼前被其他人抓住啊,个个不待命令奋起直追!

中军帅旗下面的李景隆那个乐啊:你说你是不是傻,不往自己军阵里跑,斜着跑,能跑哪儿去啊!哈哈哈。

等乐完了,左右一看:哎哟我去!我的人呢?!

朱棣以身做饵,扯动了李景隆大军的阵线,军阵乱了,都在追赶自己,只剩下李景隆大将军带着自己的少数中军孤零零地留在战场!

鼓声激昂。

朱棣的大军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直愣愣压了过来!

李景隆撒腿就跑,燕王的部队砍倒了将旗——追赶朱棣的大军已经乱作一团不成建制,扭头看见中军将旗都倒了,喊一声“败啦”,四散奔逃!

是役,燕王大捷!

追斩明军(没错,就叫明军,朱棣自己的部队那时叫燕军)二十余里!

追朱棣的,不止是徒步的士兵,还有骑马的将领。

但是,他们遇到了一个煞星:马和。

马和策马紧随燕王朱棣之后,连斩近身敌将十余人!

发生战斗的这个地方叫郑村坝。

战后,朱棣纵声长笑。看着全身血人般的马和,郑重宣告:“马和!今天,我指地为姓,赐给你。从今以后,只要我叫到你的名字,就会记起今天的你!以后,你便叫做郑和了!”

郑和!

三宝太监,下西洋的郑和!

直到今天,我们都还在传颂着这个名字。

知道了这段历史,我们看明史,监军太监遍地走也就不足为奇了。

话说杨一清和张永刚出发没走多远,便得到了安化王已经被地方上的一个游击将军(好吧,差不多团营长那个级别)领着一百多家丁活捉的消息。简单说吧,朱铲铲自从造反,先是把几个地方官杀了,然后……然后就不知道该干啥了!缩在城里啥也没做,等着朝廷派大军来揍,还软禁了一个叫仇钺的游击。听说陕西总兵曹雄第一个带兵过来镇压,于是派了仅有的几千人去抵挡,仇钺趁机领了家丁冲进王府,三下五除二把傻子抓了,闹剧结束。

二位把京营大部队打发回京师,领了几百亲卫到地方上善后。杨一清来找张永商量:你恨刘瑾呗?我也恨。Neng死丫的吧!

理由是现成的:安化王叛乱喊的不是诛刘瑾么?反贼坏不坏?坏啊!你看,连这么坏的反贼都恨他,可见他最坏!都是他,搅和的朝纲不振边境不宁!

张永回朝,武宗赐宴,大家一起像过去一样喝酒。

天快亮了,刘瑾有点困,回屋睡下了。张永马上“醒了酒”,趴地上磕头:“老奴要参刘瑾!”杨一清罗列的罪状洋洋洒洒背了出来。其他被刘瑾收拾过的太监们纷纷伏地应和。

醉得稀里糊涂的武宗,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控诉,感叹道:“刘瑾辜负了朕”。

张永立即接住话头:“您看该怎么办?”

醉了的武宗随口应了句:“你看着办吧。”

张永立即带人破门而入,把刘公公抓了,投入大牢。

随后是抄家。

当然抄出来不少东西。我们知道,刘瑾是个公公,不是圣人。不过,书中所记的数量我是打死也不信的——“黄金二十四万锭,另五万七千余两、银元宝五百万锭,另一百五十八万余两……”

呵呵。

金子不说了,咱只说那五百万锭银元宝。五十两的大锭咱也不算,就算刘公公的爱好是数钢镚儿,全换成五两小锭吧——那便是2500万两!

万历三大征,宁夏之役花了两百万两、播州之役也花了两百多万两、抗倭援朝打了七年,花了七百多万两——合计耗银一千一百万两而已!正德朝大明全国总收入是多少?

狱中的刘瑾托人向武宗哭诉:“老奴是光着身子被人从被窝里抓进大牢的,冷啊。能不能赐给老奴一两件衣服遮体?”

武宗是个心软的厚道孩子,马上让人挑了一百件旧衣服给刘瑾送过去。然后给出了处理意见:降职为奉御(低等级太监),发往凤阳闲住。

这怎么行?刘瑾必须死!否则,武宗厚道,哪天刘瑾再找机会当面一哭,一切都白费了——这种事张永可有切身体会。

张永拿着武宗的命令去了内阁,一起商讨对策。

随即,外朝文官集团参刘瑾的奏折雪片般涌来,通过内廷宦官们的手送到武宗案头。

这远远不够。

大家一致决定:二次抄家。

好吧,这次“抄出来”的可不再是金银财宝了。

弓弩铠甲等造反标配不说了,假玉玺、假龙袍,一应俱全。

而且,还有厉害的:一把折扇,扇骨里暗藏着两把利刃!

这不仅是要造反,刘瑾还要直接行刺皇帝啊!

死定了!磔刑。

看到很多人对此坚信不疑振振有词,我只想问一句:这些人头盖骨里包着的那东西究竟是脑子还是脑花?

且不论弓弩铠甲这等军国重器少了不顶用多了藏不住、也不说迷信时代身体有残缺者不能做“天子”(天之子)的社会共识,就说谋刺皇帝吧——把皇帝弄死,龙袍玉玺直接用现成的真货难道不好吗?脑子里得有多深一坑,才会提前做一堆假的给自己找不痛快啊!何况,单一件龙袍,要几百上千的人工花费半年以上才能完成——这事能瞒得住谁?不过大明的游戏规则是只要罗列罪状便足够了,不需要证据,更不需要逻辑思考。

最后说几件小事。

其一。武宗还是太子时,刚刚六个月,礼部给他爹孝宗皇帝上了封奏章:按照礼法惯例,天下公文奏章应该给太子抄一份,让太子从小熟悉军国大事!

您别笑。这可不是迂腐,这是鸡贼到家了!这叫“拥戴之功”!将来等太子登基做了皇帝……“您还在襁褓时,便是老臣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为您今日继承大统略效犬马。”

潜台词是——别看孝宗现在只爱张皇后(对了,古代皇帝里,唯一只有一个老婆的就是孝宗),保不齐以后按倒那个如花似玉,再生个小崽子,爱屋及乌想换太子也说不定。这是未雨绸缪的押宝。

懂?

其二。康海救过李梦阳——“对山救我”,记得吧?从此被打上阉党标记。刘瑾倒台,康海当然受到牵连,下狱。而李梦阳此时正当红。然后呢?

我们前文说了:不置一词,沉默。

万幸,实在查不出康海有什么问题,削职为民,回家了。康海看透了那帮满嘴仁义道德的家伙们,从此寄情山水,不再搭理那帮伪君子。

其三。扳倒刘瑾的幕后总策划是杨一清。好吧,刘瑾砸过杨一清的饭碗,他记恨。

那,是谁推荐起复的杨一清呢?

张彩。跟刘瑾关系不错的吏部尚书张彩、大明考成法的原始发明人张彩。

咦,跟刘瑾关系不错?阉党!

抓!

罪名是协助刘瑾谋反。

张彩在受审时质问审判官:“我已经官至吏部尚书,这个位置算当官做到头儿了吧?说我帮刘瑾造反,难道他能赏我做个副皇帝么?皇天后土、太祖太宗可鉴我心!诸位都是读书人,不能不讲良心啊!”

杨一清的反应呢?

沉默。呵呵,啥叫良心?多少钱一斤?

张彩惨死狱中(一说被毒杀)。母亲,妻子儿女发配岭南,至死再没回过中原!

其四。安化王反叛,第一个起兵平叛的将领是曹雄,时任陕西总兵。论功劳,应该是第二,仅次于生擒朱寘鐇的游击仇钺。然而,不幸的是,他是刘瑾的姻亲!所以,下场是流放戍边!第一个起兵平叛的堂堂军区司令,做大头兵去了。更有甚者,文官修的所谓正史《武宗实录》里,直接篡改了他第一个起兵平叛的事实——这个历史真相,是在杨一清的私人日记里发现的!

所谓的正人君子们,只是他们用以示人的一面~另一面,其本我,则是蛇蝎!

本篇知识点:偷,盗,贼,这几个字今天意思差不多,古代区别可大啦。

偷:小偷,窃贼。

盗:拦路抢劫的强盗(只是拦路抢劫,不以反朝廷为目标)。

贼:大股公然扯旗造反的流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