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三国芳华之家父袁绍 >  第四十六章 沉重而璀璨的理想

袁熙想也不想,便说道:“进来。”

门被推开,进来的赫然是吴姬。

她还以为屋里只有袁熙,结果抬头一个女子跪在袁熙身前,身体伏下,袁熙表情一脸古怪。

吴昭一怔,不知道两人在干什么,随即她的脸腾一下就红了。

士族之风,喜饮酒狎妓,世家公子多是如此,吴昭自从进了府,总觉的袁熙身边没有女人,连后来选进来的那几十名舞女,也从来没有召之侍寝。

吴昭今日方才确定,怪不得袁熙平日看起来清心寡欲,原来他真的喜欢人妻!

好在她脸上黑红斑驳,看不出窘态,她慌慌张张转身就往外走,边走边说道:“是我来得不巧了。”

袁熙把她叫住,说道:“你来的正巧。”

他正愁不知道怎么打发马氏,只得道:“我和吴姬说些事情,你的事情,我会好好想想的。”

马氏听了,只得起身向袁熙拜别,她临走偷偷瞟了吴昭一眼,出门时顺手把门带上了。

她这动作不似有心,屋里两人可就尴尬了,两个人都觉得空气凝结了起来。

袁熙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涩声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吴昭更加慌张,轻声道:“我什么都没想。”

袁熙无奈,你这表情明显不对啊!

但他也百口莫辩,要说他对马氏一点冲动的想法也没有,那也不现实。

因为受后世的影响,袁熙觉得,二十多岁的女子,岁数正合适。

而这个时代,这个岁数的女子早结婚了,孩子都能下地干活了。

没嫁人的婢女,岁数一个比一个小,让他总觉得怪怪的。

不过对于马氏,袁熙也就是想想罢了,孤儿寡母的,他也下不去手。

袁熙干咳一声:“女郎有何事情?”

吴昭这才警醒过来,吞吞吐吐道:“我不想留在北新城。”

袁熙听了,颇为意外,“你要回家?”

他脸现惋惜之色:“女郎之才,在我见过的女子中罕有,真是可惜了。”

“将来我还想再幽州兴办义学,让女郎专门教习女子,让女子也能有书读。”

“说实在的,放女郎离开,我实在舍不得。”

“不过女郎既然对我有恩,我也不好强留。”

吴昭听着听着,心里又是酸涩,又是高兴。

她低声道:“我不是要离开公子,而是想和公子一起去兖州。”

袁熙一怔。

吴昭低头道:“刚才公子和兄长密谈时,我正好在隔壁,恰好有些缝隙,将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知道公子说的话有几分真假,但公子要做的事情,我大概已经明白了,确实是相当危险。”

“但只凭公仁先生的一封信,只怕其中变数颇多。”

“公子可是明白,张邈吕布,可是公子父亲死敌,万一暴露,会有杀身之危。”

“尤其是张邈,他乃八友之一,和曹操关系极好,袁公派曹操去杀张邈,曹操都拒绝了。”

“你想说动他反对曹操,当是通过兖州士族下手,以曹操杀边让之事说服之,但这应该还不够。”

袁熙听了,惊道:“你竟能听明白其中曲折?”

吴昭低声道:“我先前撒了谎,其实乃蔡中郎家中仆妇,对于士族之间的事情略有了解。”

她也是豁出去了,这段时间,加上方才袁熙和袁谭的谈话,让吴昭明白,袁熙此人,是有大抱负,大理想的。

终结乱世!

听起来简单,却无比沉重,有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实现。

但相比于只会空谈的士族们,吴昭却在袁熙身上看到了热切而勃发的希望。

那是被誉为天下十人楷模的父亲身上,都不曾看到过的璀璨光辉。

她想亲眼看看,袁熙到底能不能走到终点。

袁熙听了,心道原来如此,蔡邕乃是天下闻名的大儒,几乎所有有名的士族,都去拜访过,后来到了雒阳,也是身具高位,自然对天下士族了如指掌。

吴昭作为蔡邕家中仆妇,长期听其谈话,知道士族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倒是合情合理。

捡到宝了!

吴昭又道:“兖州之事,极为复杂,非边让之死,便能让张邈倒戈。”

“所以我想,也许能帮上公子的忙。”

袁熙听到这里,猛然醒觉,自己还是太过自信了!

他确实知道历史大概,也知道张邈会反叛曹操,但他却忽略了,其中到底还有隐藏着多少关节?

这件事是张邈等人促成的,不明真相的他要是言语露出马脚,会不会被认为是奸细,直接被张邈杀了?

他郑重一拜,“其中关节,还请夫人指教。”

吴昭连忙低头还礼,“妾惭愧,只是一点妄言,公子姑妄听之。”

她缓缓张口,说起兖州士族的情况来。

她对此地,当然很是熟悉。

从熹平六年(177年)到中平六年(189年)十二年间,蔡邕因避祸,带着家人依附泰山羊氏,在吴地和兖州一带生活了十二年。

可以说,吴昭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吴昭说着说着,袁熙越发惊讶。

兖州士族,里面有这么多道道?

吴昭这简单一番话,道出了兖州士族内部的很多问题,也不是铁板一块,派系也不少。

听着吴昭的话,袁熙的想法渐渐明晰起来。

曹操杀边让只是一个引子,根本在于,曹操同时触动了士族的根本利益。

屯田制。

袁熙和曹操,不约而同选择了对士族釜底抽薪,只不过曹操用的是屯田制等手段来限制士族土地。

虽然这类似于奴隶制的办法,在这乱世中筹措军粮非常有效,但也是瞅准了黄巾之乱屠杀士族后,在当地留下的劳力空缺的难处。

袁熙则是选择了士族稀少,且不愿意居住的幽州作为自己的根据地。

要想建立一个集权的势力,既要利用士族,又要限制士族,这和大汉历代皇帝的想法,不谋而合。

说是宦官之乱,其实宦官自始至终只能站在皇帝一边。

宦官要对抗的,当然是士族。

然而士族和宦官,也密不可分,袁绍曹操祖上,皆有宦官一党。

皇帝,宦官,士族,三者互相纠葛,形成了几百年来错综复杂的局面,

只不过如今曹操势力未稳,就迫不及待杀了边让,让兖州士族开始警惕。

徐州屠城,也有借屠杀百姓,掩盖清理当地士族的目的。

张邈陈宫陶谦等人也不是傻子,应该也是看出苗头来了。

以此为突破口,说服他们的可能性便会大增!

虽然袁熙不得不承认,他的想法很多方面,其实很多和曹操都很相似。

但他还是无法接受曹操的手段。

越是相似,越是要分出个高下。

虽然自己的能力,比这三国第一奸雄差了太多,但对于其最大的敬意,便是全力对抗,不留遗憾。

而且曹操对抗士族一生,在其死后,察举制被更加过分的九品中正制取代,天下还是进入了士族复辟的门阀时代。

自己能不能稍微改变一下历史的走向,让天下变得更好一点呢?

袁熙的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熊熊燃烧。

他俯下身来拜道:“如果夫人能够助我,便多了成功的希望,熙感激不尽。”

“此去凶险,生死难料。”

“去或不去,全在夫人。”

吴昭听了,抬头灿然一笑:“妾与公子同进退。”

袁熙见其脸上虽然颜色斑驳夹杂,但这一笑起来,却是风华顿生,满屋生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