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末世道长 >  第三十六章 借你挡煞

“不能出去,会破阵。”

王余一惊,打消了出阵的想法。

陈宝因回头看来,发红的眼中露出茫然惊异,眼见无数鬼影涌来,也是毫不犹豫的冲进了锦布下。

“走!”张虚静沉声叫道,危机关头之下,从未合作过的人们此时表现的十分默契,亦步亦趋的往镇外方移动。鬼物们前仆后继的涌来,却始终攻不破八卦辟邪阵的防御!

然而张虚静的内心却是焦急万分,鬼物的数量实在太多,如此一来,原本能坚持一分钟的阵法怕是不到二十秒就会被撞破,二十秒,能不能脱离鬼物活动范围?

“桀桀嘶——”

突然的,一声刺耳厉叫在无尽浓雾中穿透而出,震的人头皮发麻,那声音之凄厉,让人心脏都不自觉收紧。

铺天盖地的迷雾仿佛一滞,继而愈加剧烈的抖动起来,数不清的鬼物停止了攻击开始嚎叫起来,阴风呼啸着,浓雾翻滚着,四下里如同变成了无穷无尽的鬼蜮汪洋!

张虚静脸色陡然发生了变化。

“哥,怎么了?”张柠捂着受伤的胳膊紧张问道。

“有麻烦了。”张虚静说着,锐利的目光猛然看向前方。

无尽的黑雾中,正有一个暗红色的虚影缓缓显现,那是一个人影,看不清男女,只有一对充满戾气的褐色鬼眼阴冷的盯着张虚静。

“法师……”一个声音从红色鬼影处传来,那声音模糊嘶哑,冰冷冷的直击人的耳膜。

厉鬼!

张虚静只觉背后凉气直冒,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发慌。

“周围的鬼物都散开了。”王余惊疑不定的观察四周。

“是散开了,可我们遇到麻烦了。”张虚静沉声说道。

“什么麻烦?”王余惊疑。

“都要死——”

不等张虚静回答,红厉鬼处突然发出一声刺耳至极的厉嚎,浓雾滚动起来,红色影子眨眼间便直扑近锦布下的众人!

“快,闪开!”张虚静大喊一声,拉着妹妹的胳膊就往侧边逃去!

其他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傻愣愣的看着厉鬼靠近!千钧一发之际,王余反应极为迅速的冲出阵去,抡着手里的武器便对上了厉鬼。

下一刻,红色身影竟和王余直接融在了一起!

王余顿时立在了当场动弹不得,银色金属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作光点飘散,很快,他全身抖动着软倒在地,瑟缩成了一团。

紧接着,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红色影子缓缓的从王余身体中分离出来,继而再次加速,直接扑在了锦布上面。

明黄色的锦布开始变了颜色,几个呼吸间便成了一片血布,吓得梁安妮几人慌忙扔掉手中令旗,四下远离开来。

“法师,得死……”阴森的声音再度响起,红厉鬼充斥杀意暴戾的鬼眼死死盯着张虚静,一声凄厉嚎叫中,红色影子直扑向那身八卦道袍。

“混化万真,钦吾隶令!”

张虚静一把推开妹妹,同时手中三清印结出,对着瞬息而至的红影毫不犹豫的印了上去——

一声闷响后金光崩散,红影停在原地,巨大的震力下,张虚静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重重摔落地面,再起身时脸色已然惨白无比。

“张虚静,快逃啊!”眼见红厉鬼再度逼近,不远处的梁安妮惊的魂都要飞走。

完了,完了,今天是彻底玩完。

孔令海都被吓傻了,要不是周围还有无数鬼物围着,他早就跑路了。

沈冬灵全身颤抖着,握着武器的手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白,这样的形势下,她犹豫了,犹豫要不要去送死,王余都被一招拿下,何况她一个区区水系异能者。

“冬灵,你别过来。”张虚静看出沈冬灵的情绪挣扎,“顾好自己。”

“哥,打不打的过。”

张柠这次没有躲在一边看着事态发展,而是来到哥哥身边,右臂无力垂落,左手拿着铜钱剑指向红厉鬼。

“打不打得过不要你出头,在后面待着!”张虚静走到妹妹身前。

“法师……”阴恻恻的声音再度响起,红厉鬼的目光落在张柠的铜钱剑上,情绪开始变得暴躁起来。

“我靠,发生什么了!”

就在这时,浓雾中走出三个狼狈的人影来,一个全身坚硬岩石,一个全身覆盖冰霜,还有一个瑟瑟发抖的普通人。

“这什么东西?”胡孟山惊愕的看着飘在半空的红厉鬼,还有缩成一团的王余,以及脸色极为难看的张虚静,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胡哥,怕是遇到大家伙了。”冰人许显说着,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挪动。

红厉鬼的注意力被短暂的吸引过去,但也只是一瞥便不再理会胡孟山三人,它阴森的笑着,笑声中充满着对虐杀法师的血腥渴望。

张虚静努力平缓五脏六腑震伤带来的剧痛,喘气勉强笑道:“呵,你要知道,你是鬼,我是道,自古邪不压正!”他说着,表情发狠,咬牙握拳在自己胸口重重砸下一拳,喉咙间腥甜立时涌起,他丝毫不顾伤势,再度一拳砸下!

“哥,你做什么!”张柠大惊。

“噗!”

这一次,张虚静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尽数喷在了手中的八卦镜上,他动作不停,右手伸进口中刮出满手鲜血,拿出一叠破煞符,剑指捏着符箓在空中扰动画着三勾,口中念道:“人在太极八卦内,脚踏五岳阴阳开,三元天地……”

“去死——”

不等他念完,前方一道红影已然扑了过来!

张虚静大惊,连忙停止做法,“分开跑!”说着又推了妹妹一把,同时他自己也往旁边躲去。

红厉鬼瞬间扑了个空,就在它准备杀向张柠时,一道符箓带着铜钱嗖的射了过来。

鬼影无形,却被五帝符钱生生击中!

下一刻,符箓瞬间燃起化作飞灰,铜钱碎裂落地,红厉鬼怪叫一声,转身冲向张虚静。

“丙丁曜灵,破殄邪氛如律令!”

张虚静丝毫不敢停留,扔出一把破邪符后拔腿就朝着胡孟山三人跑去!

“姓张的,你干什么!”胡孟山脸都绿了,他如何看不出来这红鬼不好对付。然而他笨重的身体还来不及逃走,张虚静已经越过了他,至于许显,早就远远躲开。

“借你挡煞!”张虚静紧握八卦镜,在越过胡孟山的一刻立即掉头面向红厉鬼追来的方向,手诀扰动,口中快速念着:“人在太极八卦内,脚踏五岳阴阳开,三元天地人北斗,六丁六甲随吾行!”

“哥——”一声惨叫戛然而止。

胡孟山眼睁睁看着红影在身侧穿过,惊恐欲绝的目光下弟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皮肤变青,发黑,发硬,最后缩成了一团倒在了地上。

“张虚静!”胡孟山暴怒,岩石面目变得狰狞至极!

“神兵火急如律令,破!”张虚静一声大喝,左手持八卦镜对准闪电般扑来的红厉鬼,右手剑指捏着破煞符狠狠的戳在了八卦镜上——

咔嚓!

八卦镜应声碎成数块,下一刻,一道无形的气机猛的从碎裂处爆发开来,而后瞬间涨大化作了透明波动的太极八卦图形,夹杂着如同金属鸣响的嗡声,朝着红厉鬼横推过去!

“嘶啊——”

凄厉的惨嚎乍然响起,穿透层层浓雾,刺的所有人耳膜生疼!

红厉鬼的虚影被打的散开!

张虚静脸色也在同一时间变得煞白,身形摇摇晃晃的走向厉鬼散成的红雾处,盘腿坐下,从斜跨包里拿出所有破煞符。

“今日便收了你这恶鬼!”他说着扶正九梁帽,用带血的双手十指抵住符箓,口中念咒:“敕敕洋洋出东方,吾赐灵符扫不详,急急如律令……”

就在张虚静要把符箓扔出去时,厉叫响起,红雾翻腾着就往远方窜去,速度之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茫茫黑雾中。

跑了?

“鬼物灵智果然不低。”

张虚静大口喘着气,此时才觉浑身冰凉,胸口无比闷痛。

正在此时,四周鬼哭狼嚎声再度大作,地面上众人如临大敌,准备好了继续死战,却见无数鬼物时而化形时而化雾,窜来窜去的往四下飘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黑雾逐渐变了颜色,慢慢恢复到了正常的白色,继而开始淡去,最终全都消失不见,天地间一片大亮,一座破败不堪死气沉沉的小镇呈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街道空旷,处处都能看见干涸的血迹,冷风刮着路面上的灰尘和垃圾纸片,破烂的车辆横七竖八的停在任意位置,入目满是了无生机的荒凉。

“我杀了你!”一声瓮喝,沉重的脚步声咚咚响起,压迫感十足的岩石身躯冲向了张柠!

“你找死!”张虚静惊喝,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就往妹妹身边冲去!

张柠更是毫不犹豫的逃走。

同一时间,沈冬灵提着棍子就拦在了胡孟山前进的路上。

“滚开!”胡孟山大喝一声,手中铁棍在土元素的加持下更是粗壮威猛,一招势大力沉的横扫千军打了过去。

“哐当”一声脆响,钢管被直接崩飞了出去,沈冬灵手臂震痛,一个侧身闪到了胡孟山身后,双掌按在了岩石后背上,水波荡漾开来,从接触点开始上下蔓延,很快便覆盖了大半脊背。

“跟我玩花样!”胡孟山瓮喝一声,土系元素极速靠拢将水元素驱散,同时身体后转,硕大的拳头猛砸落下!

沈冬灵慌忙后退躲开了势大力沉的一击。

胡孟山轻蔑的瞥一眼逃开的沈冬灵,正要继续追击张柠,就听“咣”的一声响,碎石飞溅间脖颈处又硬生生挨了一击。

“是谁!”胡孟山怒极转身,竟是陈宝因手持钢管早已闪身退后。

“你也敢与我作对!”

陈宝因不语,胡孟山怒极反笑,此时王余生死不知,剩下的水系木系他压根就没看在眼里,让她们打,看能不能打不破自己的防御。

胡孟山主意已定,不理会其他人准备继续追杀张柠,等解决了那死丫头,然后再杀臭道士,到时候谁敢不听话,就统统干掉。

玛的,死丫头跑哪去了?

他四下张望,却没看见张柠的身影,顿时怒不可遏,再回头时,突然一张黄色方纸直冲他脑门而来!

“姓张的,少拿这些东西吓唬我!”

胡孟山抬手就要打去,却觉身体一沉,有人上了他的背!

陈宝因双腿紧紧夹住胡孟山的腰,双手抓着钢管死死勒住坚硬的岩石脖颈,使劲往后拽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