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宅门春光媚 >  第三十一章那你想怎样?

来旺照岱秋的交待,对席房岺解释了一番。

席房岺便将手帕交给了七房小姐。

小姑娘接过自然是欢天喜地的,其他姐妹也都凑上来瞧,均夸这花样子好看,绣工也好。

席房岺走到席夫人身边,小声说了要告辞。

席夫人一脸诧异,拉着她的手问:“怎么这会子就要走?你难得才来一回,不多住些日子,才刚到就要走,可是觉得姑姑这里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吗?”

其他人也止住了话,纷纷望了过来,有的也帮着劝留。

席房岺朝众人浅浅一福,道:“多谢各位夫人挽留,若不是要去通州给爹爹送过冬的衣物,房岺真愿意在这多住上些日子。”

众人一听,原来是这个原因,也觉不便多劝。

一行人正说笑着慢慢望外面走,却见徐进衣袍不整,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过来。

“那个贱人呢?那个贱人在哪儿!”

徐进环视了一圈,并没有从一众女眷当中看到岱秋。

他甚至气呼呼的扒拉了两个挡住他视线的丫头,一脸的凶神恶煞。

席夫人见状,忙喝道:“进儿,你在做什么!这么多姐妹都在这呢,也不怕吓到了人。”

五夫人却是上前去,心疼的拉着自己儿子问:“进儿你脸上是怎么回事?怎么肿了这么一大块,是不是有谁欺负了你?”

徐进实在没找到岱秋,便冲着席房岺道:“你带来的丫头,当真是好本事,竟然敢跑来打我!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没完,你给我把她交出来!马上!”

众人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便都朝席房岺探寻望去。

五夫人立刻惊讶着“哎呀哎呀”的叫,伸手覆在徐进脸上,心疼道:“竟然是叫一个丫头给打的,哎哟哟,这可怎么是好呀。”

她不便直接同席房岺发难,而是责备的目光看向席夫人。

席夫人觉得脸上挂不住,问徐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倒是说说清楚啊!”

席房岺单看徐进那猥琐的面容,心里就再明白不过了。

扬声便道:“我那丫头最是规矩,她绝不可能无缘无故伤人,倒是你,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一个丫头给打伤了,还跑来问我要人?

我还要问你呢,你说你被她给打了,那她为何要打你,可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席房岺原本就不喜这个比她小一岁的徐进,听他口出恶言,事涉岱秋,而席夫人半点也没有想要出面维护的意思,不禁也恼怒了。

徐进被席房岺一阵抢白,心中更加恼火,偏她所问之事,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便只得喝骂道:“好一张伶牙俐齿,主仆两人都这么嚣张跋扈,小心将来没人要!”

席夫人这才出声喝道:“进儿!”

她话音未落,众人就见到一记马鞭凌空跃出,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徐进另外一边脸上。

这边,岱秋在马车边上等得十分焦急。

见来旺许久都没带着席房岺回来,她又叫了同春过去迎一迎。

谁知又过了好一会,还是没有消息。

“就算是走路也早该到了,怎么会耽搁这么久?”

萧成琰:“你已经原地转了十几圈了,头不晕?”

岱秋这像是才想起萧成琰似的,急忙过来冲他笑道:“顾玖,你武功好,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萧成琰斟茶的手一顿,斜眼睨了她道:“你刚才还尊称我一句‘公子’,这会就直呼其名,还真是过河拆桥。”

岱秋忙解释说:“我一时着急,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我家小姐这会子还不回来,我担心再不出发,今晚就赶不到投宿的客栈了,你好人做到底,帮我去看看吧?”

萧成琰一脸嘲弄:“我又不认得你家小姐,你叫我去看谁?”

岱秋连忙提议:“那我跟你一起去,就像刚才那样,你提着我。”

不知为何,萧成琰竟然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

但他也没有轻易一口答应,岱秋又软磨硬泡了一会,萧成琰这才很勉强的起了身。

第二次飞檐走壁,岱秋已经远不如之前那么害怕了,至少她敢睁开眼睛往下看。

“快看!他们在那儿!”

岱秋伸手去指,结果重心陡然下沉,便又惊慌的用力抱紧萧成琰。

萧成琰不出所料的感到胸口一阵勒,几乎是屏着呼吸,落到了邻近的一颗大树杆上。

从高处下望,见到女眷们都惊呼着四散逃开,席房岺昂首立在原地,来旺档在她身前半步的距离,一脸戒备的望着捂脸哀嚎的徐进。

岱秋见席房岺势单力孤,挣扎着要跳下去,被萧成琰按在树上:“你急什么,那么多人在,你还怕她会有什么危险?先看看情况再说。”

五夫人已经被席房岺的鞭子吓得怔住了,其余几个媳妇太太,有的围护在韩老太太身边,有的躲在席夫人身后。

她们看着席房岺的眼神均充满胆怯,完全没有料到,她一个闺阁儿女,竟然也能会鞭子。

徐进被打得有片刻失聪,待回过神来时,便发狠的要朝席房岺身上去扑,被来旺和赶到的同春给拦腰抱下了。

他身子虽不能动弹,但嘴上却没闲着,骂席房岺的污言秽语简直不堪入目。

席房岺有心想再抽他几鞭子,又怕伤到自己的家丁,便转而朝向好一会子都没做声的席夫人:“姑姑难道就这么看着他,这样折辱于我吗?”

五夫人也醒过神来,指着席房岺喝骂道:“好跋扈的丫头,你怎么能先打人呢,进儿他可比你小!”

拉着席夫人的衣袖,哭求道:“大嫂,她虽然是你娘家侄女,可进儿可是你嫡嫡亲亲的侄儿!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

韩老太太也在一旁嚷着赶紧叫人去瞧徐进的伤势,席夫人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一时左右为难。

席房岺愤然道:“既然姑姑这里不欢迎我,那我现在就走!”

五夫人不依:“你才刚打了人,就想要走?”

席房岺一个眼刀扫过来,吓得她身子往后缩了缩。

“那你想怎样?”

席房岺这语气极尽威慑,吓得五夫人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徐进醒过神来,朝两旁的随从呼喝道:“你们都是死人吗?没看见公子我被打了,赶紧给我抄家伙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