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恭请陛下斩仙 >  第44章 处理回朝事宜

娶修仙者为王妃,将名字记载在玉牒上,违逆天道,也只有身负国运的许墨辰可以做到。

许承言求的就是这样的事情,要的就是如此的结果。

为此不惜设下大局,兜兜转转,最后成就许墨辰。

可是许墨辰不亏,写玉牒造成的国运损耗,又不是不可以弥补。

许承言愿意退出岐州势力,将它完全回归朝廷,后期只要加以善政,不愁不会通过这里增加国运。

说句不好听的话,他虽然是明面上的统一天子,但实际上政令也就在京城附近有效,多个岐州,自然利大于弊。

许墨辰笑着靠过去:“那就多些三叔美意了,不过这岐州,三叔一向熟悉,有些事情后面,还需要三叔多多照拂。”

岐王府不管怎么说,也是台面上的藩王,很多人还是会朝这边走的。

许承言心中有数:“陛下,臣已经不惑之年,至今还没有子嗣,臣以后还是多多留意闺房之事。

至于岐州政务,朝廷之中能人辈出,相信陛下可以找到合适人选。”

有这话许墨辰就更满意了。

只不过,看皇叔这样子,也不像亏损的模样,怎么这么久了孩子都没有生一个。

看来修仙者和人族之间,想要生孩子,是有很多限制的。

毕竟有仙术,派空不是什么难题。

这些都是细微末节的事情,许墨辰也就不关心了。

很快,岐王府的人前来报告,府内原来属于无极宗的势力,全部清除。

许承言这才点了点头,傀儡王爷做了好几年,确实也有点腻了。

这边事情解决,许墨辰一行便来到太守府。

太守府的事情,相对更简单。

修仙者对于人族的介入,还是有控制的,京城以外的地方官员,基本上没有涉及。

犯案的太守以及其左膀右臂,都是贪图修仙者所谓的“延年益寿”丹药,才把岐州这一带,老弱病残的人族,拿去做交易。

被带上来之后,一个个是痛哭流涕。

有的控诉私下受到威逼利诱的。

有的大呼上当受骗的。

毕竟这些修仙者,事情的实际情况没有和他们说,他们只以为是一些炼丹术士之流。

还有的,甚至扯出“清除不良民众,让粮食更有效使用”这样的奇葩理由。

许墨辰直摇头,唐德润一挥手,绣衣使将他们全部拉了下去。

各自的罪状,审明之后论罪处理。

接下来才是关键,岐州一口气没了岐王府和太守府,运转机制变得有所欠缺。

对此李碧彤给出献言,太守府二三线的官员,有不少是岐州李氏的子弟,还有其他当地颇有声望的人。

这些年,说到做实事,还是这种上一线的人。

许墨辰让这些人上来,问了一些问题,发现他们其实很有想法。

与其空降一批官员来,不如因地制宜,从这些人手中,提拔一批官员上来。

为此,许墨辰将事情交给李碧彤以及李奕航两人。

以后有合适的人选,尽快安排上岗。

作为皇帝,他没有办法长时间滞留此地。

这一次,基本上将都察院给拿下了,就刚刚,他才收到赵凌波送来的,几名御史的辞呈。

这些都是和无极宗周成云有关系的修仙者,不用他们请辞,墨盟也会去处理掉。

是时候安排自己人当御史了。

嗯嗯,一定要是栋梁之臣,而不是天天就懂得上奏让朕开后宫的。

想着,许墨辰不禁转头看了看赵凌波。

赵凌波正在写写画画,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赵凌波回头瞄了一眼,低下了头。

许墨辰盘算,这赵凌波也算在医学生有天分,加上自己打开的新世界。

日后好好调教,肯定能够不断解锁新姿态。

这回带回去的,还有李碧彤和李奕航两人,也需要好好开发一下。

这边,许墨辰正在处理回朝事宜,当然也有人不甘寂寞。

深夜,通政司。

房间内只有一只小小的蜡烛亮着。

微微跳动的烛光中,一名中年人闭着眼睛,右手食指中指交换着叩击桌面。

他的面前,另一位青年,却显得非常焦躁,快步在屋内走来走去。

“这神念断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消息。”青年右拳砸着掌心。

“玉珩,”那中年人却纹风不动,“这么多年修行,怎么还是如此毛毛躁躁。”

“师父,”青年上前数步,“您为了这冥婴,苦苦布局百余年,眼看就要成功,这突起的变故……”

听着,那中年人也忍不住暗中握紧了拳头,但语气却依旧缓和:“修仙一途,便是和天争,和天斗。

有的时候,仙缘如此,任你有再大神通,也是无济于事。”

青年愤怒:“要是查出来,是谁干扰此事,徒儿必定将其剥皮抽筋……”

正说话着,突然一阵冷风吹过,房间内的烛火灭掉。

窗户外,跃入一只小人,龇牙咧嘴,正是不久前从周成云体内破壳而出的冥婴。

“师父!”青年惊喜交集。

“不要慌,”中年人依旧很淡定,他摆了摆手,朝那冥婴招手,“过来。”

那冥婴一跳一跳,落在中年人怀中,唧唧吱吱地叫。

中年人神识一扫,顿时了然:“果然是仙缘尽了,还差一点,只要再数年,就能成为完整的冥婴。”

“可惜了,那师父知道是谁干的吗。”青年义愤填膺。

“冥婴说的不清楚,但是大概能知道,”中年人轻轻抚摸着冥婴,“恐怕此事和当今圣上有关系。”

青年脸色一边:“皇上?他动用国运了?”

“可能性很大,”中年人沉吟着,“周成云死在国运下,也算不亏,还好当年为师早做准备,不然连个结果都没有。

不过这冥婴不成熟,还不能给你。”

青年抱拳:“徒儿不稀罕,既然知道是皇上下的手,徒儿请示,今晚就到岐州杀了皇帝。”

“胡闹!”中年人斥责,“他斩杀周成云,并不意味着国运耗尽。

况且,这陛下自从刘毅的事情后,变得莫名其妙,还是先找个人探探他的深浅。”

他沉默了一会儿,将冥婴收起来:“话说,礼部张罗陛下后宫的事情,进行得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