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学姐,请你矜持一点 >  第三十七章—云山

“不知道也没有兴趣。”

梦星儿看见顾泽林坐到了位置便拿出手机给他发消息。

“学弟我先回去了,你这次很棒哦。”笔芯.JPG。

随后跟旁边说:“我先回去收拾东西去啦,最早今天晚上,最晚明天早上我就可以跟学弟同居啦!拜拜了您嘞。”

说完就拿起包包哼着歌走了。

其他三个人一脸懵逼看着她一蹦一蹦的出去了。

“这是不是重色轻友?”

“好像是。”

在前面的顾泽林因为台上是乐团部上台欢呼声特别响,没有听到手机声音。

乐团部把设备放好后,李郁散拿着话筒。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凤凰传奇的《云山》”

李郁散、宇凛林、常希悦、徐茼蒿、花夕落,五个人互相对视一开伴奏加上乐器声音响起。

李郁散:

“云来山更佳,云去上如画。”

“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

合唱:

“我回望来时路,谁家孩童追蝴蝶。”

“他一笑,怎么竟然落成我的脸。”

“树影深笑语藏,寻不见小小模样。”

“山路上走来白衣少年郎。”

“我遥望去时路,老翁归来踏夕阳。”

“他点头,叫我慢些看花不匆忙。”

“云聚散,变与幻,草木如期地生长。”

“愿只愿不负美景好时光。”

李郁散rap:

“我以高山为坚,我以流水为情。”

“我以四季为凭,乘着风云而行。”

“我在山间而立,一生清明为义。”

“和飞鸟走兽同行这片天地。”

“我以高山为坚,我以流水为情。”

“守岁为契,爱最美一朝一夕。”

“我在山间而立,一生清明为义。”

“观云散云起花落花开。”

“有风有雨有晴。”

听到这里的时候顾泽林有点惊讶,那天听歌的时候rap都是宇凛林啊,难道是李郁散把rap给抢回来了?

就在顾泽林这么认为的时候,接下来就打了他的脸。

宁凛林rap:

“要走过千山万水来和自己相见!”

“儿时追着蝴蝶少年读写诗篇。”

“时光是一片云海,人生有光影明暗。”

“管多少去和来,日月不改青山常在。”

“任我潇洒独行一人一影见天地。”

......

花夕落(戏腔):

“不必追那身外的浮明。”

“不惆怅那蜿蜒与高低。”

“当如云随风起舞纵情。”

“也如山常守着一方青。”

......

“谢谢。”

唱完后五个人起身向大家鞠躬示意,片刻后台下响起热烈般的掌声。

让顾泽林最没有想到的是,原来梦夕落居然会戏腔!深藏不露啊,这次的演唱比上次好很多,看来是真的有在努力的去练好。

整整一上午都是各个社团或者各个部在表演,最受欢迎的Cos部,小姐姐穿着二次元的衣服一出来全场欢呼。

魏博远伸了个懒腰。

“啊!可算结束了,我们去吃饭吗?下午还有班会。”

“吃,走吧。”

顾泽林看着体育馆不停的想外面出来人,他想找学姐迟迟看不见。

“老顾!这里!走了,吃饭去了。”

四个人出来体育馆后走着走着掉了一个人,付明知看见了顾泽林在原地不动还在看出口,以为是他迷路了。

“哦!来了。”

算了给学姐发个消息吧,顾泽林走到三人这边后,便掏出手机发现学姐给自己发消息了。

看完后才知道原来学姐已经走了啊,那个表情包...很喜欢。

四个人吃完饭回到宿舍后,顾泽林走到阳台上给老妈打电话。

“喂?老妈?我......”

他还没说完就被母亲打断了施法。

“干嘛?我在忙,你新生欢迎典礼弄完了?哎哎哎!我白班碰!等我打完给你发地址自己去,老师那边已经说好了。”

嘟嘟嘟......

不亏是自己老妈雷厉风行,算了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吧,刚住不到的宿舍两周就要搬出去了。

付明知看见顾泽林走了进来说:“狗泽林,你是不是今天就要搬出去?”

“我明天搬吧,今天还有班会什么的,晚上我点烧烤我们喝点酒。”

“我没听错吧?顾哥要请客?哎呀这多不好意思啊。”

付明知变脸比翻书还快,一脸掐媚看着他,给顾泽林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个这里恶心我,你的直播怎么样了。”

“还行,在稳固上升。”

......

梦星儿收拾的差不多了准备叫物拖拖给拉到那个和学弟一起生活的家里面,想到这里她脸上就开始泛红。

“咳咳,要稳固,得找个时间用梦大大那个马甲让学弟一步一步的追我,哎嘿嘿。”

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顾泽林突然感觉背后有点凉意,好像感觉自己被人给惦记上了。

算了,睡觉,下午还要开班会。

付明知看见其他三个人都上床睡觉了直播说话的声音都小声了甚多。

下午四个人走向教学楼走进教室里发现已经有许多座位坐了下来,看来导师管理的班不少。

四个人坐在中间那一排后面,四个人正好,看着导师还没来就先自己聊了起来。

付明知趴在桌子上吐槽。

“好讨厌开班会,无非就是介绍一下自己任何什么什么的,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回宿舍直播打游戏挣点钱。”

顾泽林有些好奇他的收入。

“老付,你的直播一天收入大概是多少?”

付明知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打来b站打开每日收入后,放在了桌子上三个人都有些好奇的看过去,手机屏幕显示着121.34元。

“你一天直播几个小时?”

“大概3个小时吧,有了一定的粉丝基础了,他们都建议我去找画师去弄个二次元女皮直播,说什么比较吃香,但是我懒得去弄。”

就在几个人闲聊的时候,白羽穿着一身连衣长裙,踏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原本吵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走到讲台中间的时候咳嗽了一声说道:“大家好,我是各位的导师,我叫白羽,平时叫我白老师就行,我今天才27岁,所以你们在私底下可以叫我姐姐哦。”

顾泽林没有想到白老师还有这一面,这下整个教室的气氛都上来了。

更有甚者站了起来说:“那白姐姐,等班会结束的时候我能够有这个荣幸请你吃个饭吗?”

“最近可不行,刚开学没多长时间我比较忙,等过段时间吧,下次一定!”

说完拍了拍手说:“之前已经拉大家进入各自的班级微信群了,课也发到群里了,大家记得要按时上课。”

“那么就各自来个介绍吧?我想想先从谁开始?那就从第一排左边开始吧,请同学上来。”

那个男生有些扭扭捏捏的上前介绍自己,顾泽林的心思全在学姐那里,要不给学姐发个消息吧,看看现在在干什么。

【柒染】:“学姐,在干什么?”

梦星儿刚配合女师傅把东西搬到女宿舍楼下,拧开了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喝完后对着师傅们说。

“师傅,我们不着急,休息一会在弄。”

“好,谢谢你小姑娘。”

“没事。”

梦星儿拿出手机的时候,正好也蹦出来一条消息,是学弟发来的。

【星河入梦】:“我在忙,弄东西,话说学弟你新生欢迎典礼结束后什么时候去?”

【柒染】:“我打算明天早上去,明天上午没有课,而且我东西不是很多但也不少,收拾也需要时间。”

【星河入梦】:“是这样啊,我先去忙了,一会聊。”

梦星儿起身和师傅们继续搬运东西,学弟明天才能来所以今天晚上我要大扫除一下那个房子,好久没扫过了。

跟着车过去后,打开大院门,看着特别干净的院子,就知道这里肯定有人打扫过,有这里钥匙的只要父母了。

这样正好省得我还要去打扫。

在开班会的顾泽林听着一个又一个的介绍完全没有心思,想的全是那个女孩子是谁啊?能不能好好相处啊?要不等我稿费下来了我去租房子和学姐一起住?

邪念!斩!斩!斩!

想什么呢,学姐怎么可能跟就自己住在一起啊。

就在顾泽林的心思飘到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在旁边的付明知晃了晃他的身体。

灵魂一下子回到了身体里,有些懵逼看着他。

付明知用着极小的声音说:“该你上前介绍一下你自己了。”

顾泽林这才明白原来到了自己,起身走向讲台上。

“大家好,我叫顾泽林,是相顾无言的顾,遗风余泽的泽,茂林修竹的林,来自于冀州。”

说完就走了下去。

“他就是今天上午那个诗词社的新生?顾泽林?”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他了。”

“哇!在上午肯本看不清他的脸,现在一看好帅啊,剑眉星目的,是我的菜。”

好多女生看到顾泽林后,都表现出了花痴。

等全部介绍完后,白羽导师交代了几句后就走出了教室,果然大学就是比高中自由的多了。

四个人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去的时候却被拦住了。

“顾泽林同学,我想跟你说一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