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镇魔歌 >  第十章 血魔

澳大利亚领事馆......

何丹的刀伤基本恢复完毕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何丹接过电话:“喂?”

“你还好吧?”手机那头说。

何丹问:“你是肖新新?“

肖新新说:“嗯!”

何丹问:“怎么?又有突发事件啊?”

肖新新冷冷地说:“我们碰见了老朋友!”

何丹说:“谁?”

肖新新:“血魔!!”

“什么!他不是被净化了吗?”何丹惊讶,不小心砰掉了桌子上的杯子。

肖新新:“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一个叫什么魔尊的大魔头把血魔复活了!”

何丹说:“他现在在那里?”

“在复旦大学后山!呼……”肖新新的电话挂断了。

一旁的龙天宇和刀锋听的明明白白的.

何丹对刀锋说:“准备好了吗?”

龙天宇和刀锋,齐喝:“走!”

何丹手一伸,抱着龙天宇和刀锋,呼的一声,三人一下子来到了复旦大学后山。

何丹手提起桃木剑向后山奔去。刚到门口就听肖新新的惨叫声,一进去就看到十几个雕像悬浮在空中,轮番向肖新新砸去。他的身上已经有明显的伤痕。何丹马上施术破去控制雕像的魔法,拉着肖新新逃出了后山。这时里面忽然喷出一道血箭。何丹连忙解下八卦袍甩了过去,挡住血箭,双方刚一接触就同时爆开。道袍被炸成碎片,而血箭也散开流了一地。

何丹向肖新新说:“你受了伤,先回去,这里有我!”

肖新新点了点头就飞也似的逃了回去。

何丹发出冷冷笑声:“没想到血魔这个老王八还没灰飞烟灭。”

里面传出尖厉的笑声:“嘿嘿……好!何丹想不到你还会来我这里”声音未尽红影已现,一个中年男人飞落到花园门前,龙天宇和刀锋仔细地看了看眼前这个妖怪,一头红发、两条红眉,双眼通红长得俊伟之中带着杀气,嘴角歪歪一笑,透出丝丝冷酷。

何丹不敢与之交锋,剑锋一转斜指血魔喉结。那魔头嘿嘿一笑,一道剑气迫体而至,将何丹击倒在地,若非在那千钧一刻之际,何丹及时回剑格挡,人头早就落地了。

眼看血魔第二支血箭已经射到,连忙横向滚到一旁,拿出身上黄符,以三昧真火点着,口念神咒,化为十丈长符将血魔缠住!血魔狂叫一声,猛然发力,将长符消失了,我一看,慌了。

何丹心想:这血魔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不行!再这样下去我非让他吃了不可!想罢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叫道:“你这个老妖怪!你别跟来啊!看我回去拿宝贝来收拾你!”

血魔又是一声狂叫,一振披风,衔尾追来。何丹心中暗喜!

血魔笑道:“害得我在魔界里飘荡了好久,我一定会把你撕掉!!!”

何丹把当血魔引到了阵法里,血魔刚一闯入阵心,我马上叫道:“封阵!”龙天宇和刀锋连忙从藏身的草丛里跑了出来,把绑着墨斗线的桃木钉打入地中!接着竖起诛魔符把血魔困在其中。血魔心叫不妙,连忙向阵外冲去。何丹立即甩出锁魂幡刚好缠住了血魔的脚,血魔心中一慌,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摔在地上。龙天宇和刀锋都被血魔发出的掌风推倒在地。这时何丹已经在作法招引天雷,知道妖怪已经被困阵中。

阵中的血魔大叫道:“你这小鬼!有本事就放我出去!光用同一招啊!!!放我出去……”

何丹笑道:“这叫智取!你是不懂的啦!你的血都充到脑里了!想不到东西了!哈哈哈……”

这时,天上乌云盖月,雷声隆隆!

忽然道蓝芒,一声霹雳!闪电劈到了孔明灯之上,强大的电流经过铁链导入阵中,只听到血魔发出叫声,几声爆炸,整个阵都散了架,血魔突出了阵法。何丹整个摊了下来,捂着胸口说:“怎么还活着???”龙天宇和刀锋扶起何丹说:“血魔怎么这么厉害!”

血魔站在何丹的面前说:“你已经不可能在杀死我了!!哈哈哈!!!”

血魔刚说完,天空中,又一次电闪雷鸣。

血魔看了天空一下,对天空点了一下头,对何丹说:“何丹,今天算你命大,主人让我放掉你,不然,你早就在我肚子里了,哼!!”血魔转过头向天空飞去。

何丹冷冷地说:“想走,呵呵,没那么容易。”

何丹瞬间向血魔飞去,手里集结了全身的能量,准备让血魔再次灰飞烟灭。

天空中血魔看见正在想他飞来的何丹,冷冷地笑着。

“混蛋!去死吧!”何丹一拳将手中的能量打了出去,“啪”何丹本想血魔即使要接住自己的拳头也会灰飞烟灭,结果,血魔却轻轻松松的接到了何丹的能量拳。

“过了这么就,你终究还是个废物!”血魔一掌把何丹打到了地上,动也不动!

一旁的龙天宇和刀锋立马抬起何丹,逃向最近的医院,因为龙天宇知道,以自己的能力,不可能与这么强大的对手较量,就是是龙天宇对打何丹,龙天宇也没有胜利的把握。

伤势刚好的何丹,又一次送进了医院。

远在加戈芝的魏泽南,正在旅馆下的餐厅里吃饭......

“妈的,老大说想收你,不然你他-妈脑袋早就开花了。”

魏泽南在旅馆里碰见了正在拉帮结派的黑手党。

“什么?老大要收他?”

黑手党里的一个人看了看我,不相信的问道。其他几个人也一脸疑问的看着那个人。

“是吗?承蒙看得起。”魏泽南平静的说道。

“你他-妈怎么着,入还是不入,入就是兄弟了,不入,今天脑袋见红,至于你。”

魏泽南摇了摇头。

“没看出你还是个狠角,老子等解决你再跟说。怎么样?我们老大看得起你,便宜了你小子了,还把入会费给你免了,你小子不会不识抬举吧。”

魏泽南看着黑色党的人:“我对你们帮派不感兴趣,黑手党,这名字起的就够俗的,知道我们可以一起干,不过我要当你们的老大,你可以考虑一下。”

“什么?”黑手党几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了有几秒钟,五人哈哈大笑起来。

“真他妈有意思,今天算他妈开眼了。”

“早说了不用跟这傻-逼废话了,看来是被我们那天打成白痴了。-------”

魏泽南看着眼前这五个嚣张的家伙,手里的拳头慢慢攥了起来,立即,魏泽南浑身的血脉贲张起来,胸口隐隐生出一股无比舒适的感觉,魏泽南低头一看,只见胸口那个绿晶石显现出来,颜色绿的像颜料涂在上面一样,慢慢的发出光芒。

魏泽南把上衣胸前的几个扣子解开,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黑手党几个停止了笑声,看魏泽南站了起来,笑着说道:“还变了,日了,想先动手?你胸口是什么,灯啊,靠,连你这样的都敢纹身吓唬人-------”

费话太多了。真不知这帮傻-逼在打架前为什么老是要发表一下狗屁感慨。

魏泽南冲了过去。魏泽南激起的情绪已经高涨,可黑手党是省油的灯,看魏泽南直奔他而去,一下拿过一旁的板凳腿,直接向魏泽南头上砸来。

魏泽南抬手一下抓住了那个黑手党的手腕,此时连魏泽南也不明白自己身手比以前的还要快,如此之快,不过已经没有心思想这个了。在魏泽南一只手抓住黑手党手腕的同时,另一只手迅速出拳,向鼻子奔去。黑手党的那个人大叫一身蹲下了身子,立时有很多血流到了地上。晕,怎么跟那死鸭子一个造型,一点新意也没有。

打架,打最致命的地方,在最短的时间里结束战斗,克敌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