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老师是魔导师是什么体验 >  第66章 重新认识

十月下旬,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柯林吃完晚饭,和穆勒太太闲聊并吹捧了几句之后,便来到泰莎的房间。

自己一个关于“风核对撞”的实验还缺少几样贵重的材料,需要进行采购。

他一开始总是去找老师伸手,几次之后,才明白法师塔的财政大权其实由师姐一手把持,老师恐怕连自己有多少钱都不太清楚。

敲了几下门之后,柯林意识到房间内没有人,他很快从二十三层一跃而下,出了法师塔,向南走了一段路后,果然在一处花园里看到了师姐泰莎。

这个花园是泰莎亲手栽种的。反正柯林自从来到法师塔,几乎从未见过师姐学习或者冥想,不是在操持内务,就是书写算账,一有闲暇时间,就会跑到这个花园里劳作,算是修身养性。

……

花园内。

泰莎正蹲在地上给几盆盆栽松土。

柯林跟在一边,摸摸叶子,碰碰果子,不断的沾花惹草。

过了一会,觉得不过瘾,便自己拿来锄头铁锹,帮着一起干活。

然而他毕竟祖上是个小贵族,尽管落魄了很久,也没有干过农活。不是把植物连根锄起,就是后退时不小心踩了师姐的花,一时间鸡飞狗跳。

“师弟还是别添乱了,在旁边看着就好。”

泰莎无奈之下没收了柯林的农具。

柯林讪讪的退到一旁。

泰莎看他杵在田垄上,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不禁好笑,随手拿起一个用竹筒做的花洒,说道:

“实在想帮忙,就浇水吧。”

“这个我会。”

原本就是陶冶情操,用魔法浇水就没意思了。

柯林兴冲冲拿着花洒跑到旁边的水缸里灌满水。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泰莎凑到一株淡黄色花朵旁闻了闻,一边闲聊般道。

“偶尔也要休息一下嘛。”。柯林抱着花洒跑回来。

“说起休息,后天就是拜火节了,你有什么安排吗?”

“躲在法师塔里做实验,算吗?”

“当然不算。”

泰莎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学习太过辛苦了,节日那天就好好出去放松一下吧。”

“嗯。”

柯林想到已经很久没有去找罗伊等人,也有些心动。

拜火节是整个南大陆通行的节日,据说这跟古代某一时期的奇异天象有关,就连风语平原上的兽人都会在这一天点起尽可能多的篝火来庆祝。

泰莎说道:“据说今年的拜火节,哈里斯阁下会在运河区的中央广场上表演魔法烟花,你可别错过了。”

“那还真得看看。”

能让哈里斯这位严肃古板的火系大魔法师作烟花表演,属实机会难得,不看真是可惜了。

柯林端着花洒在田垄间龙行虎步,肆意挥洒。

浇水很好玩。

看师姐种花,也是一种享受。

柯林十分珍惜这种短暂而美好的时光。

“对了,老师让我给你转达一件事。”泰莎站起身。

“什么事?”柯林疑惑。

“吉尔曼公国大使去王宫,面见了陛下,说是希望能够采购一台留影机。”

“啊?”

柯林没想到把这些家伙晾着还晾出事情来了。

“你也知道,陛下需要西大陆来牵制奥希克帝国,所以对于吉尔曼这些国家,一向以拉拢和交好为主。”

泰莎换了一把迷你小铁锹,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实在太重大,陛下也亲自询问过老师的意见。”

“老师是什么意见?”柯林问道。

“老师的意见就是你自己拿主意。”泰莎笑道:“不过你还是尽快找时间见一见吉尔曼大使,不管同不同意,给人一句准话,别让陛下为难。”

“我明白了。”柯林点点头。

“话说回来,你打算出售留影机吗?”泰莎好奇的问了一句。

柯林笑道:“别人要买,我未必肯卖,但吉尔曼公国嘛,就算他们不说,我也要向他们推销。”

“为什么?你就不怕被他们把关键技术给破解了?”泰莎有点担忧道。

“做生意嘛,总会有风险的。”柯林笑道:“何况想要破解现在的留影机,他们恐怕还得多花点功夫。”

“你有把握就好。”泰莎点点头,又问道:“不过为什么只卖给吉尔曼?”

“因为只有他们,有我要的东西。”

……

看到柯林一副打算把花园浇成湖泊的架势,泰莎无奈提早结束了农活,带着意犹未尽的小师弟往回走。

她一手提着一只装满花瓣的小竹篮,另一只手还是缩在袖筒里。

柯林好奇道:“师姐,这些花瓣有什么用?”

泰莎伸手在竹篮中摘捡几下,说道:“挑一些好的,用来做面霜,余下的铺在我阳台上的花盆里当做肥料。”

“这么讲究?”

柯林想到自己有时候晚归,都会在法师塔旁边的草丛里先解个手。后来,那个地方的花草长得尤其茂盛,可见肥料就应该有肥料的样子,花瓣肯定不如嘘嘘管用。

……

……

十天的期限很快就到。

柯林再次走进图书馆的包间时,却看到了一个眼窝深陷、精神极度萎靡的瓦尔德。

“瓦尔德先生,觉得怎么样?”柯林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

瓦尔德神情恍惚,对于柯林的到来半晌才反应过来。

“维恩先生……”

“看样子,你已经把32本书籍都看过一遍了?”

“是的。”他艰难的点点头。

“有什么感想吗?”柯林问道。

瓦尔德沉默半晌,突然长叹一声:“维恩先生,看样子我不需要再麻烦你了。”

“哦?”

“我错了,席勒·莫拉也错了,原来我一直都在一条错误的路上疾驰狂奔,我跑得越快,距离目标就越远。”

瓦尔德惨笑道:“我不用再去见留影机的设计者了,席勒·莫拉的构想完全是错的,虽然我不清楚那位设计者是如何制造出留影机的,但很显然,相同的技术无法解决‘留声机’的问题。”

柯林听罢,将身体靠向沙发背后,十分满意。

瓦尔德果然是个天才。

尽管他对空间魔法一无所知,但仅仅依靠十天的学习,就能够果断的排除掉错误的答案,这已经非常不简单。

有时候,确定一条路不可行,甚至比找到一条可行的路更难。

“现在明白还不算晚,瓦尔德先生。”

“不,我浪费了太多时间在上面,结果却是徒劳一场,或许我根本就不适合做研究。”瓦尔德面容变得极为痛苦。

“你要放弃吗?”

“也许吧。”瓦尔德十分迷茫道。

“那么,如果我说,我能够解决波频跳跃的问题呢?”柯林十指交叉,平静的问道。

瓦尔德先是楞了一下,随后猛的抬起头。

“重新认识一下。”

柯林微笑着伸出手,说道:“我叫柯林·维恩,留影机的设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