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将七道鸿蒙紫气全部赐下以后,鸿钧道祖转而取出一件宝物来。

“此乃先天至宝,太极图。”

“此宝可用于平息风水火地,所过之处风水火地皆平息,亦可困人和防御,当中伸出一架金桥,非圣人皆化为飞灰。”

“此外,还拥有增加气运之功效。”

鸿钧道祖手持太极图,介绍道。

听完这番话,众人顿觉大吃一惊。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的手里连一件像样的宝物都没有。

就更别说是这等先天至宝了。

何况此先天至宝,洪荒大地上,只有三件。

其中的两件都在鸿钧道祖的手里,至于剩下的一件,乃是太一的伴生之宝。

其他人,自然是与此等至宝无缘。

如今得以一睹至宝之容,诸多大能顿时激动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先天至宝太极图!”

“老师不愧为天地间第一圣人,手中竟有如此宝物!”

“此等宝物,吾等能够瞻仰其貌,倒也足矣。”

……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鸿钧道祖的目光落在老子身上,缓缓开口,道:“老子,你为三清之首,又是本座座下首徒,堪为此宝之主,本座就将此太极图赠予你吧。”

话音落下的这一刻,太极图已经被送到了老子的面前。

虽说老子的手里已经有伴生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塔,但此等宝物,自然也是越多越好。

故而看到眼前的的太极图,老子当即行礼道:“多谢老师。”

说完,老子连忙将太极图给接了过来。

随即,鸿钧道祖又取出一件宝物,道:“此乃先天至宝,盘古幡。”

“此宝主攻,可破开混沌,单体攻击仅次于开天神斧,同样也拥有增加气运之功效。”

接着,鸿钧道祖将此宝送到原始的面前,道:“原始,此宝,本座就将他赠予你了。”

“不过,由于盘古幡的威力实在太大,就连不死不灭的天道圣人也对盘古幡十分忌惮。”

“因此上,此宝万不可轻易使用。”

“另外,本座这里,有一天道无上异宝,名为诸天庆云。”

“本座就将此宝一并赠予你吧。”

说话间,鸿均道祖将诸天庆云取出,与盘古幡一并送到了原始的面前。

见状,原始连忙行礼,道:“多谢老师。”

不等原始将诸天庆云与盘古幡给收起来,鸿钧道祖已然又取出四把长剑与一份图纸。

随即,鸿钧道祖的目光落在通天的身上,道:“通天,此乃诛仙四剑,以及诛仙剑阵的阵图。”

“诛仙四剑虽是极品先天灵宝,其威力不及先天至宝,但四剑并用,其威力亦是堪比先天至宝。”

“本座这里,还有诛仙剑阵图一份,此阵一旦落成,非四圣不可破。”

“较之先天至宝,其能力丝毫不弱。”

“只是……此宝不可增加气运。”

“本座就将此宝赠予你吧。”

说完,鸿均道祖便将诛仙四剑以及诛仙剑阵图送到了通天的面前。

虽说诛仙四剑,每一把都是极品先天灵宝。

但较之老子与原始所获得的先天至宝,还是相差甚远。

这让通天的心里感到有几分不悦。

尽管如此,但通天还是在稍加迟疑之后,行礼道:“多谢老师。”

通过通天的表现来看,可以明显的看出,其心中对此,感到有几分不满。

但当前的原始,正沉浸于获得宝物的喜悦之中,对此毫无察觉。

而老子所修,乃无为之道,对此也并不是那么的看重。

唯有一旁的叶玄,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瞬间意识到未来三清分家,并非偶然,也并不是三清各自立教,因其教义不同而大动干戈。

如今看来,其主要原因,还是鸿钧道祖的布局!

别的暂且不说,就拿此事来说。

此番赐宝,宝物品阶上的差距,已经引起了通天的不满。

而鸿均道祖之言,还刻意点出诛仙四剑不能增加气运,而先天至宝可增加气运,这也难免有挑拨之嫌。

毕竟一旦修为提升至圣人境以后,气运也会变的极其重要。

不过,这对于当前的通天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有诸天气运相助,即便是不再增加气运,通天所坐享的气运,也能胜过老子、原始千万倍!

而鸿钧道祖在赐下诛仙四剑以后,转而看向女娲与西方的准提、接引,开始分别为他们三人赐宝。

在场的其他众人见鸿钧道祖已然赐下多件宝物,而其中最差也是先天灵宝,顿觉心中骇然。

同时,也对鸿钧道祖所赐的宝物,生出了几分渴望。

在为他们六人赐下宝物以后,鸿钧道祖也不吝啬。

接着,就将分宝崖给取了出来,道:“此乃本座存放灵宝之物,名为分宝崖。”

“诸位可上前来,看看这分宝崖中,可有心仪的宝物。”

“若是遇上心仪之宝,各位皆可自取之。”

此言落下,在场的诸多大能全部一拥而上,准备抢夺宝物。

而坐在三清近旁的叶玄。

等待这一刻,早已整整等待了三万年!

分宝崖出现的那一刻,他的眸子里顿时精光浮现。

随着鸿钧道祖此言出口,他更是直接奔向前去。

由于他早就知道鸿钧道祖会在赐宝以后取出分宝崖,让大家自行挑选宝物。

故而当分宝崖出现之后,他已经做好了抢夺的准备。

如今,更是抢先一步,直接来到了分宝崖的近旁。

只不过。

叶玄上前来,并没有直接挑选宝物,而是直接把整个分宝崖给扛了起来。

“吾观此宝与我有关,我就不客气了。”

叶玄看着分宝崖,看向鸿钧道祖,笑道。

当他们来到近前的时候,叶玄已经将分宝崖扛在了自己的肩头。

看到这一幕,他们惊讶不已。

叶玄的这一举动,可以说是直接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即便是鸿钧道祖,也完全没想到叶玄竟然搞了这么一出。

此刻,鸿钧道祖的目光落在叶玄身上,圣容之上产生了些许波动。

显然他也为此深感震惊。

短暂的震惊后,诸多大能瞬间炸开了锅。

“这......”

“老师让吾等各自挑选宝物,你怎可如此放肆?”

“是啊,这也太过分了!”

“这位小友,吾劝你还是遵从老师之言为好,切莫做那贪心不足之事。”

......

这些大能也是急了。

见叶玄扛着分宝崖,不给他们挑选的机会,直接斥责起叶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