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北宋小丈夫 >  第六十七章 千刀万剐,罪孽深重

有一说一,陈美的一番话说完,整个郭聂院子里的人全部都是义愤填膺。

皇城司的皇城使查出来的东西,可信度极高。

加上王双喜的一番作为,更是让陈美的话可信度提高了几分。

这王双喜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大善人!

哪有大善人在被人说了几句之后,就愤而拔刀,动辄威胁挖人祖坟的?

王双喜的护卫里,一个面黄的粗壮汉子在王双喜倒地之后立马就站出身来,跪在地上。

“陈大人所说,可否属实?!”

“草民左想右想,也不知道为何同样吃了王双喜给的稀粥,整个牛家屯子逃到陈留的十几人里,就草民一个人活了下来。”

“今日听到陈大人所说,方才想到草民那苦命的弟弟临死前说那粥里不仅有沙子,还有一股霉味!”

“陈大人,草民那可怜的家人朋友,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些,才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没等陈美说话,赵榛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说话。

“如果是偶尔吃了一次,而且摄入量不够大的话,那就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可能会有腹泻症状。”

“如果是经常吃亦或者摄入了大量发霉食物,那么很容易出现严重的肝病,腹泻,肠胃疾病。”

“而这些疾病,都是可以轻而易举要了体质过差的人性命的。”

“孤看你面色发黄,是否偶尔也会觉得肝脏剧痛?”

感谢前世的信息大爆炸,赵榛作为一个历史老师,而且还是有着猎奇倾向喜欢搜一些猎奇内容的人,自然搜过吃了发霉的食物会引起什么后果这种算不上太猎奇,只能算脑洞大的问题。

所以赵榛很清楚,发霉的食物吃了,吃多了,会有什么样的异常情况,会得什么样的疾病。

特别是煮粥用的米这类的粮食,一旦发霉最常见的霉菌就是黄曲霉。

而这黄曲霉引起的中毒主要是损害肝脏,发生肝炎,肝硬化,肝坏死。

主要表现有胃部不适,食欲减退,恶心,呕吐,腹胀及肝区触痛等等。

更为严重的甚至会出现水肿,昏迷,以至抽搐而死。

至于如果大量摄入了含有黄曲霉的食物,那么基本就跟直接喝毒药没啥区别了。

黄曲霉毒素的致死量是0.36毫克/公斤,毒性比砒霜这种古装剧里最常见的剧毒要强68倍。

如果说这黄脸汉子他们屯子里的人,都是大量喝了王双喜提供的霉粥的话,那么还真就有可能基本全是被王双喜毒杀的!

听着赵榛的话,跪倒在地的黄脸汉子双目滑下了一行热泪,双手狠狠的抓起了一把地上的泥土,捶地痛哭了起来。

“王爷说的一点没错,草民在喝了王双喜这狗贼的粥之后,脸色变黄,偶尔肝部剧痛。”

“至于摄入量大……哈哈哈哈!”

“王双喜……王双喜那狗贼恐怕是见草民能打,所以他特意吩咐了让他们府邸里施粥的那些下人,对草民一同来的那些牛家屯人们,不限量供应粥饭!”

“为了让草民能够更加尽心竭力的为他办事,他还主动给牛家屯的人们,加了酱给他们佐餐!”

“原来,是我害了他们啊!我该死啊!!!”

黄面汉子嚎啕大哭,泪流满面,甚至手指抓地,都抓破了手掌,抓的鲜血淋漓。

得,看着这黄面汉子的举动,赵榛看了看躺在地上如同死猪一般的王双喜,彻底绝了收这人为己用的心思。

固然这王双喜有着几分能耐,可是这王双喜干的事情,是个人都接受不了。

别的一切都不谈,单单说他作为一个大商人,一个经常施粥的“大善人”,他能不知道霉变的粮食不能吃?吃了会死人?

这黄脸汉子同村十几人,王双喜腿上拔下来一根腿毛都能喂活他们,可是王双喜却不干,偏偏要继续加大剂量,用霉变的食物生生把这黄脸汉子的同村,全给弄死了。

有一说一,如果说黄脸汉子没有帮王双喜做事倒也就罢了,黄脸汉子既然在帮王双喜做事了,就该算是王双喜的自己人。

可对自己人都下手这么狠,那还能叫做人吗?

哪怕后世的996、007资本家,也不至于压榨的这般离谱吧?

至于欺软怕硬,不敢对纯种辽人动手,只敢欺负那些和辽人“有往来”的客商,更是夺人性命都不够,还要夺人基业。

这王双喜,确实是一个大奸大恶的人。

而且这货还演技过关!

说实话,如果这人是辽国人,西夏人,甚至是日后的金国人,赵榛听到他的故事都会拍手叫好。

只是这货是自己国家的人,赵榛只能表示,死一万遍都不够。

“陈美说的没错,这是粮商和王双喜以及他后边那些人的双赢,输家是数不清的大宋百姓和大宋官衙。”

“这王双喜,孤会带回汴梁,在万民之前活剐了他,通过他来告诉天下人,发国难财,蒙骗坑害大宋百姓,作奸犯科,是何下场。”

“至于这位……王双喜的护卫,你可否要随孤一同回汴梁,好好看看这王双喜的下场?”

说到这里,赵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挑了挑眉道:“不过即便你那么惨,可你同样是王双喜的帮凶,这死罪恐怕是免不了了。”

听着赵榛的话,黄脸汉子惨然一笑道:“王爷杀便杀了,草民罪有应得,为虎作伥本就早做好了死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草民心心念念最应该恨的人,居然是草民跟了这么多年的主子。”

“恨!好恨!草民恨不得能够将王双喜亲手宰杀!剥皮抽筋!牛家屯十几条人命啊!”

有时候,这些早已是罪孽满身的人比谁都要明白自己的下场到底是什么样。

黄脸汉子到了如今,甚至都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名字,早已上了户籍册子。

加上他说出的牛家屯子,足够让官府查明他的真实身份了。

他不说,兴许小王爷还能因为他的凄惨而放过他,不让他的名字遗臭万年。

如果说了,小王爷身边的人只需史笔一写,他的所作所为,他的为虎作伥,都将成为万古流传的故事。

而他,就是那一个小丑。

那一个警醒世人的小丑!